手机上阅读

第619章 罗马之败(第二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个时候,罗马将领手下的人终于也是忍不住了,他们知道要是在这样下去,足足三十万人极有可能会全部覆灭在在这,要是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罗马人的实力和与周边盟友之间的关系都会大大的退步。

    的确,一个大秦,不管实力怎么样,他们还是有着不少的信心的,但是大秦加上他们原本的死对头马其顿呢,再加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是却有着十万之数的大军的势力呢?

    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强大的罗马人终于不得不承认,他们这一次要不就是落败,要不就是全军覆没,已经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我等还是撤兵吧,不管回去之后元老院的人如何处置我们两个,至少将我罗马的精锐带回去一些,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告知执政官,不然的话,他们要是真的完全联合在了一起,罗马将会面对十分严苛的情况。”

    终于,其中一名将领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知道,除非奇迹发生,自己能够在这里战胜大秦和腓力五世的骑兵,不然的话自己要不然就是在这战死,要不就是回去等待着元老院的审判,罗马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这样的败仗了,必须是要有人站出来为这样的情况承担责任的。

    这两名将领的心里都没有,能够承担责任的只有他们两人,执政官和元老院的人是绝对不会像罗马百姓承认是他们对大秦的判断出现了失误的,虽然他们是替罪羊,但是他们不能做任何的抗议。

    “好!撤兵!”

    终于另外一个将领也做出了相同的决定,虽然他们可能会面临着牺牲,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罗马的将领,他们对于这个王朝和这个王朝的军士都是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的,在自己不论如何也是会死去的情况之下,还是希望多保全一些军士。

    罗马人的撤军决定做出来的如此果断,倒是韩信他们没有想到的,他们原本认为罗马人既然性情十分的高傲,那么他们肯定就不会轻易的承认他们打不过大秦,打不过的匈奴,打不过腓力五世,这样的话他们肯定是有可能全歼这部分的大军的。

    而现在,罗马人忽然之间有了撤军的迹象,虽然三路人马也是在奋力的追杀,但是毕竟人家也是骑兵,把送死的往后面一挡,想要掩护着他们的精锐撤走也还是十分可能的。

    这一次罗马人做的其实是一锤子的买卖,在来之前他们从上到下就没有想过自己的骑兵会输,更没有想过这样情况下应该怎么办,所以他们逃的十分的仓皇,十分的彻底。

    这样的结果就是不少在关注着这场战斗的塞琉周边的势力都看到了罗马人的失败,通过罗马人的失败,凸显出来的正是大秦的强悍。

    大秦自打出现在这一片土地上之后,一直就没有经历过失败,而这一战,更是奠定了他们的地位,可以说也是这一战,让大秦真正的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庞大的几个势力之一。

    这些来自有些遥远的东方的黑发黄皮肤的战士,现在让世界震颤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极限在什么地方,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不是会停下他们的脚步。

    韩信和蒙恬眼看着罗马人跑了,虽然也一直在奋力的追赶,但是人家让不少肉盾在后面供他们攻打,而真正的精锐则是在前面跑的飞快,他们知道,想要全歼罗马人的精锐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这个时候韩信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想要了一件事。

    之前有人十分精确的给了他们罗马人的行军位置和攻打塞琉城池的时间,那么这部分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是不是就混迹在这一队人马里面,韩信觉得都是可以找出来的。

    “盯住那些跟着罗马人的势力,要是有哪个势力没有一直跟随着罗马人逃跑,而是在途中就逃往了其他的方向,速速将情况告知于我!”

    韩信下了这么一个命令之后,知道自己也是追不上罗马人了,决定带着一部分人马先回去,把查探这件事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一个副将。

    一夜的时间,罗马人留下了不少的尸体之后终于算是来了一场胜利大逃亡,他们总共又是损失了不下于十万,但是真正涉及到罗马人的精锐也就是两三万人,但是这也足够让罗马人疼一阵子的了,更为关键的是,这打破了罗马人让人闻风丧胆的传言,取而代之的是大秦。

    腓力五世派出来的那个将军在罗马人退去了之后和韩信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的走了,最终剩下了项羽,却是被韩信和蒙恬邀请到了塞琉的城池中。

    这一战的胜利其实已经早就在韩信和项羽的心里面了,没有什么军队能在经历了这么长途的跋涉之后再经受住三支强劲的军队的围攻,他们都是经历了很多战争的人,知道战争比拼的不是名气,更不是单兵的战斗力,而是料敌于先的策略,罗马人的策略并不好,而且十分的高傲,在面对大秦的时候,这些当然会让他们付出十分惨痛的代价。

    把项羽邀请进塞琉的城池中,韩信没有别的目的,而是按照之前嬴高的说法,兑现分给项羽的城池。

    这个买卖对于匈奴来说可实在是太简单了,因为之前罗马人策略的关系,匈奴面对的都是一些个战斗力不行的骑兵,他们的损失并不大,就当是的来溜达了一圈。

    但是溜达这一圈所获得的收获却是不少的,塞琉领土的三分之一,不得不说就是匈奴打酱油打来的。

    “这一次要是没有单于出兵,罗马人是不会这么容易就撤走的,这些城池乃是单于和匈奴应得的,还请单于不要推辞!”

    项羽当然不会推辞,和韩信交割完了一些塞琉的领土之后,才算是进入了比较轻松的时间。

    “不知大秦在这一次击退了罗马人之后,有何打算?”

    项羽其实最感兴趣的还是嬴高的后续到底是什么,既然嬴高已经和罗马和马其顿都有了交集,那么他再想要过消停的日子几乎就是不可能了。

    不管是罗马也好,马其顿也罢,都是有着相当宏大的目标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三个势力相互之间都是对方的绊脚石,这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真的要是都倾尽全力的话,按照项羽的分析现在这个阶段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消灭对方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君上曾经有言,我们刚刚拿下了塞琉吗,首要之事是让塞琉的百姓像孔雀王朝的百姓一样,先认可我们大秦的语言和秦律,只要将塞琉真正的变为我们大秦的领土之后,我们才能想其他的事情,罗马人虽然狂妄,但是显然也并不痴傻,这一次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大秦的厉害,当然在短期内不会再来侵扰,君上的意思是,在将塞琉完全掌控在我们的手里之前,我们暂时不能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韩信说出来的这番话,其实还是十分符合项羽对嬴高的印象的,在项羽的心里,嬴高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不愠不火,但是等你发现了他的厉害之后已经来不及了的主儿。

    当初自己在江东的时候,就是压根没有把带着兵来剿灭自己的嬴高放在眼里,最终却中了嬴高的连环计导致自己不得不远走匈奴。

    而之前的刘邦在项羽看来更是一个诡计多端自己一丁点都看不出来这个家伙心里面是怎么想的的人,但是就是这样的人,也是在岭南三郡之中被嬴高活生生的给抠了出来,项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儿能够难得住嬴高了。

    当初刚刚和大秦合作的时候,项羽其实还是存有自己能不能在今后的某一个时间暗暗做大,然后取而代之的想法,但是和大秦合作的时间长了,项羽发现嬴高和自己玩的全部都是阳谋,自己压根就不会有一点点那样的机会。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项羽几乎已经没有了那样的想法,嬴高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只要自己真心实意的跟嬴高合作,那就已经相当于是在和嬴高的较量中立于不败之地了,但是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项羽也在知道自己领导之下的匈奴只能永远是大秦的附属,跟在大秦的屁股后面办事儿。

    这要是在之前的项羽看来,显然是一件十分窝囊的事儿,但是在现在的项羽看来却是一个让自己活的十分轻松的办法,毕竟就连之前那么年少轻狂的项羽都没有想到过中原大地已经不在自己的计划之中了,在那之外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土地等待着他的征伐,要是没有嬴高,这些都是他永远也不会看得到的,所以对于嬴高,项羽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完完全全的服气了。

    和韩信稍微打探了一下大秦下一步的计划之后,项羽就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地界上,虽然平白又得了这么多的土地,但是对于项羽来说最难的不是怎么获取这些个土地,而是如何来管理他们,匈奴人总是认为自己最终归属就是那广袤的大草原,而项羽现在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已经不应该在存在这样的想法了,但是这显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项羽走了之后,韩信并没有让麾下的军士们放松下来,因为他还要等待一个消息,一个对于他而言十分重要的消息,毕竟嬴高在他出征之前给他下达的命令不仅仅是这一个任务,而是还有一个任务,并且在嬴高的眼里,那个任务的分量好像是并不比这个任务小。

    “将军,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胡亥的影子?”

    蒙恬已经和韩信配合了不断的时间了,他知道这一次韩信到了之后就一直对于胡亥这个名字十分的在意,并且之前韩信曾经说过,胡亥很有可能就隐藏在他们附近的一个什么位置,然后默默的观察着他们,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寻找着他自己的机会。

    “的确,胡亥对于塞琉十分的了解,而且身份特殊,之前塞琉为了应付大秦就曾经因为胡亥的身份而将他留在自己的领土之中,那么现在的罗马人自然可能也会知道这一点,不光如此,罗马人想要了解大秦,只有胡亥这一条途径。”

    “那胡亥此时一旦要是跟着罗马人回了罗马了,该当如何?”

    “胡亥只有在我们的附近的时候,他才是有用的,而且之前我们收到的那个神秘的信件,我认为极有可能就是胡亥所为,他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想要让我们和罗马拼杀得两败俱伤,所以他的麾下肯定是有着一定数量的人马的,他不会放弃自己苦心经营了不少时日的势力而去罗马受气的,所以我断定他就隐藏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这一次,就是我们找到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不会想到不可一世的罗马人会这么快就在我们的手中溃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之前他隐藏的多么好,在这样的时候都是会露出马脚的。”

    韩信的这些分析虽然在蒙恬看来稍微有点牵强了,但是他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所以就只能等着韩信的亲信传回来的结果了,毕竟狡猾如胡亥,是不可能战败了直接就回到自己的地界上去的。

    作为大秦这个庞然大物的首脑,在咸阳宫中稳坐钓鱼台的嬴高收到这一场战争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儿了,这么大的胜利,自然是快马加鞭一刻也不停的送到嬴高的面前的。

    当嬴高看到的时候,不由得也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能做到的只能是让韩信和蒙恬他们用对自己的策略,而其他的东西则不是他这个远在天边的皇帝能够决定的,毕竟现在虽然不是罗马人最强悍的时候,但却也是他们势力飞速增长的时期。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