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1章 一个破绽(第二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但是胡亥不知道的是,人家蒙恬和韩信两人是有分工的,蒙恬带着兵马在外面迎敌,而韩信则是站在高处,看着敌人的动向。

    “其他的军士全部都是四散逃走,其中自相踩踏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了,这一队一万人的人马却是见事不好就直接向一个方向撤回去了,看来这一次战斗敌人的主心骨就在那一万大军里面。”

    韩信发现了这件事之后,立刻派出了一队自己的亲兵,想要看看这一万人马的情况,他相信,嬴高所说的神秘的敌人的破绽应该是就在这里。

    绕了不知道多少路之后,胡亥和赵虎带着属于他们的一万人马直接回到了他们的城池中,而到了城中之后,胡亥发现那个使者已然是在城主府中等待着他们了。

    “此战如何?”见到了略显狼狈的胡亥和赵虎之后,那使者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略带调侃的语气。

    “你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并非事实,要不是我们当机立断撤回来了的话,怕是此时已经被大秦的将领给捉住了,你所说的精兵到底在何处?你所说的里应外合又在何处?那十万人马根本就无法和大秦的骑兵抗衡,若是你们的军士全部都是这个水平的话,怕是五十万大军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胡亥这话虽然是带着气说的,说的也算是十分的难听,但是却也是事实,之前那个使者是答应过他们的,虽然人是少了点,都是都是精锐,再有一个就是到了塞琉的地界上会有人和他们里应外合,让大秦的军队疲于应付。

    但是这两个最重要的条件显然罗马人都没有达到,这才让胡亥带着十万杂牌军还没过上三天就被人家给干的几乎啥也不剩了。

    那个使者听了胡亥这样的话之后并没有任何生气的神情,而是缓缓的继续说道“这两件事的确是我们之前没有布置好,但是经过这一战,你的任务也算是完成的不错,而且你自己的人马也并没有任何的损失,你何来的气呢?”

    “我的所在和身份要是暴露在大秦将领的眼中,很快这里就将会变成一片废墟,而你自然是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就万事大吉了,你们自然是无法体会我疾苦。”

    胡亥显然依旧带着气,他知道就算他面前的不过就是一个罗马国的使者,在罗马的地位肯定并不会是非常高的,但是想要整死一个他,甚至于想要把他这两个小小的城池给灭了都是非常简单的。

    但是他依然这样说了,因为胡亥想要看看,自己这个大秦皇帝弟弟的身份对于这个不可一世的王朝倒是是不是重要的,胡亥甚至下定了决心,要是这个使者对自己有了不轨之心的话,他可能还真的就走不出自己的城池了。

    “在我们再次出兵之前,你不会暴露,你的身份对于我们来说还有用,你就在此处,等候我们的消息便好。”

    他并没有对胡亥说出的话生气,而是自信满满的直接走了。

    “公子,这厮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那个罗马的使者走了之后,赵虎一脸疑惑的问道。

    “他既然能够轻易的调集十万人马而且不在乎这些人马的死活,就足以说明他们的王朝的确是有一定的实力的,但是根据他们人马到来的速度来看,他们距离塞琉应该是相当的远,所以他们才不惜先召集了些战斗力一般的人马来试验大秦骑兵的战斗力,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本来也没有把大秦骑兵的战斗力放在眼里,以为这十万大军加上理应外和,就能把塞琉给拿下来,没曾想他们的内应早就不知道啥时候被韩信给拿下了,这才得了一场惨败。”

    赵成和赵虎一听就知道胡亥分析的肯定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但是这么一分析问题也出来了,那个使者虽然牛皮吹的呱呱叫,但是很明显他得先回去报信,万一这个时间人家韩信和蒙恬先找到了胡亥的所在,他们几个基本上也就玩完了。

    “公子以为,这个王朝真的能击败大秦吗?”

    “他们自然是不能击败大秦,如今的大秦,可不是以往的大秦了,但是他们不能击败大秦,我们却可以依靠他们的力量把塞琉给拿下来,我们不需要大秦,只需要一个塞琉,若干年后,这天下是谁的,还不一定。”

    胡亥显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了,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韩信和蒙恬的心里面也是有了点打算。

    “你真的看到了有一万人马有序的撤走了?”当这次酣畅淋漓的战斗结束了之后,蒙恬回到城里韩信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自己观察到的东西。

    “不错,这一次战斗的发起之人,想来就在这一万人的护送中,他们的确有可能是不少个势力组成的联合军队,但是那一万人,肯定是这一支军队的灵魂,只要找到这一万人的所在,我们应该就能够给君上一个惊喜。”

    “之前寻找胡亥一直未果,那是因为我们无迹可寻,现在这支军队仓皇逃窜之下,是不可能一丁点的蛛丝马迹都不留下的,我们只要能将其找到,后续的事宜就好办了!”

    很快,韩信和蒙恬就达成了共识,他们当然也能想到之前的十万人马非常有可能并不是嬴高在书信里面提到的罗马人,但是他们是不是罗马人派过来打前站的,就是韩信和蒙恬必须要整明白的问题了,毕竟他们在这些人马的面前已经展露出了大秦骑兵的真正实力了。

    韩信派出了一队自己的亲信,沿着那一万人逃走的方向开始搜寻,这一次韩信有着强烈的预感,一定会有收获的。

    十万人在攻打塞琉的行动中折戟沉沙,这十万人的规模要是用在攻打其他的小势力上面的话,是肯定会有十分大的收获的,这也让周围的势力再一次见识到了大秦骑兵的实力,大秦占领了孔雀王朝,现在又占领了塞琉,所以从能力上来看,大秦的崛起,是不需要任何的怀疑的。

    风暴过后是无尽的平静,那一万人的踪迹也并不是那么好找的,韩信和蒙恬在找了近乎两月之后发现,这一万人很有可能是故意绕路来掩盖自己的行踪。

    要是真的是和罗马有关的话,按照嬴高说的那么厉害的罗马是肯定不会有什么顾忌的,所以他们完全没有必要绕路来让大秦的骑兵不知道他们去哪。

    所以根据这个细节,韩信就判断出这队人马非常有可能距离他们并不是非常的远,甚至可能就是罗马在附近找的盟友。

    显然韩信想到这就已经是距离真相越发的近了,他开始了在一定范围内的排查,他相信,一定是会有什么蛛丝马迹让他找到这队人马的,而这队人马找到了之后,到底这件事是不是和嬴高口中的罗马有关系,也就一目了然了。

    与此同时,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嬴高也得到了这一次的消息,见只不过是十万的杂牌军,嬴高倒是并没有像韩信和蒙恬想的那么多,在嬴高看来,这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人家有点看不起你的实力,所以就先试了试。

    他在意的是这么试试之后的事儿,嬴高自己想了一阵子,之后将安条克三世召入了大秦的咸阳宫。

    这段时间里,安条克三世虽然暂时没了性命之忧,但是生活也绝对算不上是好,他被嬴高相当于是囚禁在了分给他的府邸之中,府中除了一个照顾他起居的侍女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安条克三世哪里过过这样的生活,所以在思想上他还是十分的痛苦的。

    这一次被嬴高召进了咸阳宫中,安条克三世的性情已经是变了,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就掌控在嬴高这个大秦皇帝的手里面,并不是自己想活就能活,想死就能死的。

    “罗马可能真的对我们在塞琉的势力动手了,但是却不是以朕之前想象的方式,这一次叫你来,就是想要看看你的意见。”

    嬴高没有跟他有任何的废话,而是开门见山的将塞琉领土之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等着安条克三世开口。

    “这倒是没有什么稀奇的,像是罗马和马其顿这样的王朝,他们的身边都是有着不少的簇拥的,这些王朝依附在他们的身边存活,甚至在历史上又不少次是因为他们才免于亡国,罗马凑齐十万人,也是不足为奇的,他们一方面是想要看看大秦的骑兵是不是如同他们听起来那么厉害,另一方面嘛,要是罗马人得精锐出兵的话,多半会马其顿知道,一个不好就会挑起这两个帝国之间的战争,所以对于这件事罗马人一定会是十分的慎重的。”

    安条克三世这回不再惜字如金了,而是把自己的意思第一时间说了出来,虽然他也是在极力的掩饰,但是嬴高还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这么长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几乎已经是憋坏了。

    按照安条克三世说出来的话,第二点倒是嬴高没有想到的,按照嬴高的理解,两个大的王朝,相互之间用兵应该都是十分克制的才对,毕竟一旦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也非常有可能是两面都讨不到好的局面。

    但是细细一想,嬴高也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关键,罗马攻打谁,马其顿正常来说的确是不会管的,但是塞琉就不行,一者塞琉是之前马其顿的盟友,虽然现在被大秦占领了,但是在马其顿看来也轮不到罗马来管,二者就是攻打塞琉是要经过马其顿的附近的,作为之前爆发过大战的两个势力,现在当然关系也不会好,罗马要是十好几万的骑兵到了马其顿的附近,腓力五世怕是不会让他们走到塞琉就会率先出手的。

    这么一想,嬴高还真的就有点不担心了,而且一个有点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心里。

    当初腓力五世联合了安条克三世和其他的一些个势力,却还是在第二次马其顿战争中败下阵来,最终导致了不久之后马其顿王朝的覆灭。

    这说明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马其顿的实力肯定是不如罗马的,只不过他们自己应该还不知道罢了。

    “此事,怕是还要借你的一臂之力啊!”

    嬴高再次看向安条克三世,微微一笑说道。

    当嬴高说出了他的要求的时候,安条克三世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仿佛是在向嬴高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嬴高话语之中的意思。

    “没错,朕就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成与不成,和你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只要写下这封书信就可以了,朕以为在你的心中,对罗马应该也没有什么好感的吧?”

    安条克三世当然知道,自己其实是没有选择的,自己要是不写下这封书信的话,嬴高一样有很多方式可以达到他的目的,所以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开始书写了。

    通过最近发生的这一次战争,嬴高忽然之间发现可能大秦发展到现在的这个程度,罗马和马其顿这样让这个时代的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对于大秦而言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但是纵然这样,嬴高还是决定用一点计谋,虽然对大秦来说什么罗马什么马其顿都是一样的,都是自己一统天下路上的绊脚石,但是能用更加少的代价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嬴高还是不怕过程中稍微费事一些的。

    安条克写下了这封书信之后,嬴高把他送了回去,作为奖励,嬴高给他配上了一个来自匈奴的美姬,说是为了给安条克三世解闷。

    安条克三世当然知道嬴高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他什么时候变成了下一个舍利输迦了,而且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变成了那个模样的话,估计自己在大秦这片土地上面也就彻底的安全了,但是到底是不是能够真正的变成那样,安条克三世自己的心里面也是没有准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