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1章 科举的雏形(第二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君上只需将你需要我等做到之事告知我等,之后的事宜便由我等完成!”

    知道了嬴高的决心之后,他们萧何最先给嬴高做出了保证,他知道,这件事自己估计又是躲不了了,肯定是要由自己挑头来做的,索性还不如自己就亲自操刀得了。

    虽然陆贾这一次也被嬴高给叫到了这里来了,但是萧何在不知道嬴高对陆贾下一步到底会如何使用的情况之下,自然不能再把陆贾当成是自己的小弟一般使用了。

    萧何说完之后,嬴高眼看着再没有人提出来什么反驳了,当时就拿出了一份竹简,上面是自己之前急匆匆的写出来的大概的方针性的东西。他们要制定出能够在朝堂上面颁布实施的条例来,两天的时间还是十分的紧迫的。

    但是跟着嬴高办事就是这样,说出来了之后立刻就得去实施,而且之前萧何已经大概了解了嬴高的这个想法,只不过是没有想到嬴高会这么快就开始实行这件事。

    “君上,不知这一条新政有何名称?”

    “此条新政名曰科举,意在在我大秦的范围内推举出合格的人才,并且尔等在制定此事之时一定要讲明,不管是贵族的子弟还是黔首的子弟,只要是能够入得了我大秦科举制度的法眼者,尽皆会有我大秦的各个郡县或是朝堂上的官职供其历练,而在这样的历练之中能够脱颖而出者,则会走向更高的职位,这乃是一套严苛的官吏筛选制度,而非是像我大秦朝堂上如今这样,官吏全部都靠推举,而到底有多少的真才实学则是无人知晓的。”

    嬴高这么一解释,再加上自己在竹简上面写出来的那些东西,基本上就让萧何等人明白了这个新政他们该如何制定了。

    “君上尽管宽心,两日之后的朝堂上,君上定可以宣布这一次新政的实行!”

    “此事还是由陆贾辅佐左相共同完成,若是还需要何人的辅助,直接调拨便是!”

    临走的时候,嬴高还是特意叮嘱了陆贾一番,毕竟在这样但凡是和新字有关的东西上,陆贾都还是有着不小的见解的,有他在旁边辅佐萧何,嬴高知道新政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两天萧何和陆贾到底有没有睡觉,嬴高倒是不知道,但是当第二天就是朝堂前的那一天晚上,萧何和陆贾终于拿着二人制定完成的新政到了嬴高所在的大殿之中,请嬴高做最终的校验。

    嬴高在这个时代绝对称不上是一个严谨的皇帝,他对于细节几乎是没有什么要求,对于语言也是,给他呈现的东西,只要意思能表达明白,没把他要求的东西给落下就已经是十分完美的东西了。

    “好,就按照此宣布下去,尔等速速回到府中好生歇息一番,明日的朝堂上,矛头可是要指向你们二人的,你们二人若是应付不好,朕和扶苏兄长又能如何相帮?”

    和萧何预料的一样,这件事最终在前面冲锋陷阵的还是自己和陆贾两个人,这样的情形二人都已经是有所准备了,于是将这关于科举的新政给嬴高留下了一份之后,二人就自顾自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的朝堂上,扶苏依然是出现了,这是他出现的第二天,虽然知道他很有可能在不久之后依然会离开咸阳到的的西域去管理那一方水土,但是在那些个老秦贵族的眼中,扶苏依然得到了重用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嬴高在骨子里面还是没有忘本的,他还是那个老秦的公子,无非就是当了皇帝了之后对于自己麾下之人严苛了一些罢了,人家本质上还是十分念旧的。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的朝政说完了之后,从西域回到咸阳城中,也和扶苏一样回到了大秦的朝堂上面的陆贾忽然之间站了出来,说是他有一条新政,问嬴高能不能说出来看看合不合嬴高的胃口。

    一听到新政这两个字儿,不少的官吏心里面就是咯噔一下子,因为之前的两次新政,哪一次基本上都是在咸阳宫的朝堂里面掀起了一阵子的血雨腥风,而且陆贾本身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些大秦朝堂上的老人都是知道的。

    见陆贾站了出来,嬴高摆了摆手,貌似十分随意的说道“既然你有些对我大秦有利的想法,那自然是要说出来看看了。”

    底下的扶苏当然知道接下来陆贾说出来的东西就是嬴高之前跟自己说的科举了,但是看到嬴高竟然和陆贾之前的配合表演的十分的纯熟,扶苏也只能是暗暗佩服。

    这么一来,矛头根本就不会怎么指向嬴高,而是会一股脑的指向陆贾,这倒是让扶苏即将承受的压力也会小了许多。

    果然陆贾开始拿出一份竹简陈述他新政的内容,而随着他说的东西的进展,不少大秦朝堂上面的官吏脸色可就不是那么的好看了。

    不少人还没等他说完呢,虽然不敢公然出声,但是心里面却是已经开始骂上了。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陆贾整出这么一出为的是啥,他又不是什么学派的大儒,他已经是大秦朝堂上面举足轻重的官吏了,那大秦接下来怎么选拔官员跟你又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在他们看来,这件事就是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儿,那些个黔首家的子弟们都参加了考校了,都成功了的话,挤占的肯定就是以往几乎打个招呼就能送到大秦朝堂上面的大秦贵族的子弟了。

    果然,当陆贾长篇大论的说完了之后,立马就有人站出来反驳了,虽然在新政之中陆贾和萧何已经是努力的时时刻刻都点出他们这么做那是为了能让大秦发展的更好了,但是却还是有人极力的在其中寻找着漏洞。

    “君上,那些讲学堂的水平参差不齐,怕是难以达到君上的要求啊!”

    “君上,万一这其中被刺客混了进来,那可是相当的危险啊,此事君上还是要三思啊,招了一些个不明来历的官吏进入我大秦的朝堂,可并非是明智之举啊!”

    “君上,陆贾已然在西域呆了许久怕是对我大秦境内之事不甚了解,不然怎能说出这样滑天下之大稽的新政来?”

    陆贾听了这些人的说辞,一丁点都没有反驳,反而是差一点没笑出声来,心说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这个事儿要真是我想出来的还好了呢,这可不正是你们一口一个君上的叫的十分热情的那个人自己提出来的吗?我也只不过是个搬运工罢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几乎都要把陆贾给吃了,但是陆贾却依然是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因为他知道,自然会有人站出来帮助他的,当自己念完了昨天贪黑和萧何商议出来的新政之后,自己这一天的任务基本上也就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就要看嬴高接下来的安排了。

    等到那些个反对的人的话基本上都说完了之后,嬴高依然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而这一次站出来的是萧何,他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然后对着嬴高说道“我等身为大秦的官吏,自然是不能因噎废食,陆贾所提出的新政,尝试一番还是不错的,若是当真能为我大秦搜罗出一些人才,那自然也是十分之好的事。”

    萧何说完了之后,那些人依旧是纷纷摇头,显然是对于萧何的话也是相当的不认可,不少人已经做好了站出来的准备,想要去跟萧何掰掰手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扶苏忽然之间站了出来,一看就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那些个之前反对这个事儿的大秦贵族一看,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扶苏那可是被嬴高从南海郡里面给请回来的,足以说明嬴高对于他这个兄长有多么的重视了,而现在扶苏站出来,理应是帮着他们这些老秦贵族说话的,毕竟之前扶苏那可是一个十分念旧的人,他要是站在朝堂上面,是肯定不会对嬴高和他的这几个亲信这样的瞎折腾听之任之的,毕竟人家扶苏之前可是连始皇帝的决定都敢于当众反驳的人。

    “君上,扶苏认为陆贾大夫此新政对于我大秦的确是有着相当的益处,而且我等身为老秦贵族,理应多多为了我大秦的朝政着想,君上为人十分的仁厚,是一定会让我们老秦人衣食无忧的,但我们老秦人也不能对于新政尽皆反对,我大秦即将将孔雀王朝的百姓和土地纳入到我们的领土之中,若是诸公不能有一个宽容的心态,怕是难得善终啊!”

    这一句句话说的,让那些个老秦贵族听的是一愣一愣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件事上扶苏会这么看。

    而且扶苏的最后一句话说的那还是相当的隐晦的,仿佛就是在提醒着那些个老秦的贵族,你们要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反抗到底的话,到了最终很有可能吃亏的就是你们自己。

    他们的心里面都开始琢磨,为何这样的话会从扶苏的嘴里面说出来呢?而最终他们全部都认为,这件事一定是扶苏事先在咸阳宫里面听到了什么样的风声,这显然是在提醒自己呢,万一自己执迷不悟,非得跟陆贾,萧何掰掰手腕的话,那么人家背后站着的是皇帝,弄不好肯定是会分分钟灭了自己的。

    “哦?此事看来在我大秦的朝堂上还是有着不少不同的意见的,无妨,今日我等就在这好生商议一番,总能商议出格所以然来!”

    嬴高却高高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好像底下之前的那些个争吵都跟自己无关一样,最终说的好像是一切好商量的样子,而且说完了之后,还特意点了一个之前反对的最欢实的家伙的名字,让他详细说说自己的看法。

    但是那个人在看了一眼扶苏之后,犹豫了半天终于说道“此事乃是我之前思虑不周,确是如同陆贾大夫所说一样,对于我大秦乃是十分有益之事啊!”

    而说着这话的同时,这人却是一副苦瓜脸,显然这并不是自己的心里话。

    但是嬴高可是不管这些的,他接下来又点了一个人的名字,让那个人也说一说自己到底是为啥反对这个新政,而这回他所得到的结果也是跟之前的那个人一样,改了口说陆贾的提议相当的好了。

    又接连问了三四个人,这回嬴高得到的结果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了,那就是全力支持陆贾的这个新政。

    “好!既然诸公全部都对陆贾大夫的这个新政十分的支持,朕自然是不能让诸公的心意白费了,此新政即刻便在大秦所有的郡县之中发出,按照陆贾所提出的时间,在各个郡中组织考校之事,左相,右相和陆贾暂时负责此事,最终入围的人选,朕可是要亲自出题考校的,诸公府中的子弟若是也有有才学之人,那都是可以一并参加这一次的考校的!”

    这一天的朝堂散去了之后,不少大秦官吏都是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自己的府中。

    而这一天的晚上,咸阳城中发生了不少奇怪的事儿,经常在一些个休闲娱乐场所消费的公子忽然之间没了踪影,而在不少大秦官吏的府邸之中,都传出了十分凄惨的叫喊之声,以及声音十分之大的训斥之声。

    “此番的考校你若是不能脱颖而出,我们整个家族可就算是都毁在了你的手中了!速速去读书!”

    “你若是再这个样子,待得我百年之后,你的贵族之位定然是不能保全,若是不能依靠自己的能耐到大秦的朝堂上为官,我便将你这双腿打断!”

    诸如此类的话,在这一夜在无数个大秦贵族的府邸之中上演着,虽然这些人都知道自己的孩子参加这一次的考校已经是肯定够呛了,但是以他们对嬴高的了解,这件事肯定还是会有下一次的,所以这一年不行,那就等下一次,左右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自己的儿子弄进大秦的官场。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