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0章 西域的重要性(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嬴高随即就把西域之中的气候都告知了扶苏,在陆贾拒绝了嬴高让他到西域去当郡守的提议之后,嬴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扶苏,扶苏当初可是将一个几乎和大秦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的南海郡生生的给弄到了他自己的手中的人物,而现在的西域只不过就是从头开始罢了,其实从执政的难度上来说并没有当初的南海郡那么大。

    毕竟当初南海郡中可是还有着不少心怀叵测之人和南越的敌人的,而现在的西域则是一点的敌人都没有,只不过是将现有的东西理顺了,让那些的第一批过来的孔雀王朝之人融入到大秦的律法和政策之中罢了。

    当然,在日后孔雀王朝真正成为了大秦领土的一部分的时候,西域还要承担着孔雀王朝地界和大秦之间唯一的陆路的作用。

    到时候往来的客商和物资都会是十分之多的,再加上这其中还有一半的领土是匈奴的,所以管理这么个地方还是需要十分高超的能耐的,没有扶苏这样的经验,还真是很难玩的转。

    而对于这件事嬴高担心的就是扶苏的身体能不能适应这样巨大的差异,其实西域没有郡守这件事在嬴高的心里面已经是十万火急的了,按照之前他的想法,要是直接把扶苏从南海郡调到西域去,可是要比先回到咸阳城再到西域去不知道要剩下多少的时间了。

    但是南海郡和西域气候上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嬴高没有冒那个险,因为根据他的了解,原来在咸阳城里的时候,扶苏可是一个文弱书生,身体可能是比自己还差一些呢,要是现在还是那样的话,可不是有着十分之大的风险吗,毕竟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是什么样,嬴高在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有所见识了。

    “有何不能胜任,这些年在南海郡和南越之人的历练,我已经并非是之前那个在咸阳城之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了,君上大可不必担忧此事,若是急切的话,明日我就能出发前往西域。”

    当扶苏说完了这话之后,嬴高下意识的往扶苏的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之前没有注意,现在这么一看,除了那张脸还是跟之前差不多,身形上扶苏的确是不知道比之前自己印象中的扶苏魁梧了多少,显然已经从一个读书人变成了一个能够出将入相的家伙了。

    “如此一来,朕便安心了,一旦兄长在西域这样的苦寒之地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朕可是没法向兄长的夫人和我嬴氏一族的公子们交代啊!既然兄长已经答应了此事,也不必急在一时,兄长且先在咸阳城中歇息十日再行出发即可,若是兄长认为你带回来的那五万人马能够适应西域的苦寒,便直接将他们带去西域,若是不能,兄长可以将他们留下咸阳城郊外的大营之中,然后再从我咸阳城的守军之中挑选五万人带走。”

    到了这个时候,扶苏才知道嬴高让自己带回来五万人到底是干啥的,按照嬴高的说法,现在西域只有陆贾带着的几百人是正规军,等到人家匈奴的部族真的迁移到西域之地,大秦是不可能没有一支完备的守军的。

    所以这五万人,就算是西域的常驻守军,而且他们的任务那可肯定是不轻的,孔雀王朝的移民,日后可能会往来于大秦和孔雀王朝之间的商队,都在他们的管辖之中。

    “此事还要容我去跟南海郡军队之中的几个副将商议一番再做决断,君上大可以宽心,十日之后我便带着五万精兵出发!”

    说到这,扶苏算是完全接受了西域郡守的这个职位,而且是没有一丁点的拖泥带水的,和之前相比,不但官职上都是区区一个郡守,鸡毛蒜皮的事儿也是多了不少。

    嬴高知道,以扶苏的政治觉悟应该是能够看出来自己这么安排的深层次含义的,几年之后的西域,那肯定不会单单就是一个郡那么简单,它所承担的任务是多样的,起到的作用也是万分的重要,交给别人的话,嬴高肯定是不会放心的。

    送走了扶苏之后,嬴高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件事的完成,对于他来说算是暂时缓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但现在大秦的朝堂上其实还是十分的尴尬的,每一天的朝堂看似乌央乌央的一大片可用之人,但是这些人基本上全部都是锦上添花有余,雪中送炭不足的家伙。

    且不说就他们的那点能耐嬴高还是看不上的,就算是能看上的话,让他们去西域他们也肯定是什么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这样的说辞在那等着嬴高呢。

    而这一次事先根据萧何他么几个的举荐送到西域去的官吏,虽然职位全都不高,但是却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出身并非是贵族,再有就是年纪上都相对来说并不是十分的大,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日后等到他们在扶苏的领导之下走向成熟的话,孔雀王朝的一个个重镇里面肯定是有着他们的一席之地的。

    西域的事儿虽然随着扶苏的欣然应允算是解决了,但是嬴高却知道,自己在用人上已经有点陷入到了捉襟见肘的境地了,要是以后再有一次这样的情况出现的话,估计自己就是无人可用的境地了,所以通过这件事的发生,让嬴高渐渐下定了一个决心,有一件自己心里面早就想着的事儿,是时候开始施行了。

    这件事可能会造成不少贵族反对,但是嬴高是不怕的,毕竟自从拿下了西域又打下了孔雀王朝之后,自己的声望那可以说是如日中天,这样的时候正是提出新政策的良辰吉时,而且现在趁着扶苏这样重量级的选手暂时在咸阳城中的这几天,更是能够威慑住不少老牌的大秦贵族。

    说干就干,就在嬴高召见了扶苏的第二天,扶苏又被嬴高给弄到了咸阳宫的大殿之中,原本以为是昨日的事儿还有什么未尽的东西,但是刚一见面,嬴高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兄长回到咸阳,实在是十分的难得,朕想要借此机会在大秦的地界上实施一个新政,还望兄长能够参加一次两日后的朝堂,在朝堂上若是有些贵族想要反驳的话,有兄长在中间缓冲一番,倒也会轻松不少,不然的话,朕在老秦贵族之中的恶名怕是一时半会都消散不了了啊!”

    扶苏一听,心说这不是让我给他站台呢吗?但是心里面又想了一番,他也知道嬴高素来就跟那些个老秦贵族关系不太好,更是在之前的新政实施之后在通过陆贾整治了不少老秦贵族,甚至于有的人因为这个事儿上了断头台,有的人因为这个事儿现在还在修长城呢。

    当时也的确有老秦贵族将书信发送到了南海郡中,向扶苏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控诉嬴高的无道,但是这种事扶苏当然是不会参与的,所以对那些书信他肯定就没有在意,更没有回复。

    “君上既然觉得我这个兄长有些用处,我自然会按照君上所言,只不过此事到底是什么事,还望君上告知一二啊!”

    扶苏虽然是嬴高的臣子,但是人家办事儿可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则的,当年那也是连发怒了的始皇帝都敢于顶撞的人,让他帮忙肯定是可以,但是不明不白的忙扶苏肯定是不会帮助的。

    “兄长可能已经知道了,在我大秦的地界上,讲学堂的开设已经有了一定的年月了,通过这各个郡县之中的讲学堂,不少黔首家的少年也已经开始跟着饱学之士学习了,如今这件事既然已经走上了正轨,朕倒是想要让这件事更进一步!”

    “如何更进一步?”

    “朕要将那些已经学有所成的青年利用起来,从中选择学识优异,对我大秦忠心之人,在一番考校之后给与官职,让其在我大秦的各个郡县或是朝堂之中锻炼一二,最终他们会在数年甚至十数年之后成为我大秦朝堂上的中流砥柱!”

    扶苏一听这话,当时就明白了嬴高为啥非要让他到朝堂上面去站台,嬴高说的那些个青年,无疑全部都是百姓家的孩子,这样的考核一旦开始,会直接将贵族弟子直接到大秦为官的先例给破坏掉。

    这就相当于是断了贵族弟子的后路了,往大了说就是断人香火的事儿,就算嬴高是皇帝,估计到时候这个政策一出,反对的声音肯定是相当的大的,至于大到多大程度,那可就不一定了。

    “那不知君上要如何考校这些人,征召的规模又当如何?”

    “到时会由朕何太尉,左相等人亲自出题目,让其在郡中作答,择优到咸阳进行第二轮考校,最终由朕亲自选择其中的优异者,这第一次,至多不会超过五十之数,若是朕对他们的学识并不满意,可能还会比这个数目更加的少,毕竟讲学堂制度才刚刚开始没几年,诸事还是要循序渐进才行。”

    扶苏这一听,就知道了嬴高的心里面已经是有了一套十分完备的方案了,几乎到了就等着宣布的程度了,于是他微微的想了想,问出了自己的最后一个问题。

    “不知这一次,君上是否允许那些个贵族的弟子参与考校?”

    “那自然是允许的,朕与大秦贵族无冤无仇,只要他们族中的青年有才学,能为我大秦效命,朕自然是欢迎的。”

    “好,此事若是有哪一个贵族在朝堂上反驳,扶苏定会为君上出言训斥!君上只管安排下去!”

    有了扶苏的这句话,嬴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十分高兴的神情,虽然没有扶苏自己的这个计划肯定也是能够实施下去的,但是他知道这会引起大秦贵族对自己更加的仇恨,虽然嬴高对于他们是不是仇恨自己也并不是非常的在意,但是能和在咸阳城里面占主流的他们缓和关系,嬴高又何乐而不为呢?

    送走了扶苏之后,嬴高摩拳擦掌的就把萧何和陆贾等一干人都召集到了自己的大殿之中,显然,他这是要把自己脑袋里面的想法变成可以实施的文案了。

    其实这个想法还是十分的简单的,就跟后世历史上的科举差不多,但是在这个时代,必须就要和这个时代相吻合。

    而且嬴高是个务实的人,自然不会去考校那些个复杂浪费时间又一丁点用都没有的东西了,当然这些都是细节,他今天不过是想要将这件事实施的方法先给定下来。

    萧何和陆贾等人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听嬴高说起过这件事,但是当初只不过是提了几句,但是今天这忽然之间就要开始实施了,实在是让他们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措手不及。

    “君上,此事从发布到实施,可是至少需要数月的时间啊,何不等到孔雀王朝之事完毕了之后……”

    一听嬴高马上就要这件事的方案,而且要两天之后就在大秦的朝堂之上宣布出来,萧何不禁低声的提醒道,现在可正是举国欢庆的时候,忽然之间实施这么一个方案,在他看来肯定是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的,这对于嬴高刚刚攻打下来孔雀王朝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不好的冲击。

    “此事和孔雀王朝之事显然并不冲突,我大秦朝堂之上能够为朕何大秦分忧者已然是越发的少了,就说这西域,一个个都生怕自己被朕派去,对于这样的人,朕自然是不能将其派去西域,但是他们在大秦朝堂上的日子,怕是也会越发的少了。”

    他们几个在这个时候相互对视了一眼,发现嬴高很有可能是已经想要对咸阳宫的朝堂进行换血了,这样做正是为了换血做准备呢,这样的事儿,可就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了的了,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配合着嬴高完成这件事,而不是说出什么找不自在的话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