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8章 胡亥在行动(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扶苏和刘为等人对于大秦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还是十分的振奋的,特别是扶苏,毕竟司马欣那可是在他这一片土地上面修建的战船,征的兵,所以这么巨大的一个胜利显然也是有着他的一份功劳的。

    但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帮助刘为和孙前将桂林郡和象郡发展的还算是步入了正轨之外,扶苏的心里面一直有一根刺,那就是自己的弟弟胡亥。

    虽然是经过了自己苦苦的寻找,但是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就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到现在自己还是在苦苦的派人寻找,并且几乎是将这三个郡所有隐秘的地方都寻找了好几遍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胡亥的消息,胡亥的事儿已经成为了大秦的一个悬案了。

    而真实的情况自然不是胡亥真的白日飞升,从人间蒸发了,只不过是那一处南越人在好几十年前就设计出来用于保命的地方实在是太过隐蔽了,寻常的士兵那是根本就无法找到的。

    而且平日里传递消息,都是依靠着一个高手赵虎,虽然消息进出的稍微慢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赵成和胡亥在这里躲着还是相当的安全的。

    他们之所以在一年多的时间之内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动作,其实所为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在等候着大秦攻打孔雀王朝的消息,而现在,这个消息终于是被赵虎给送来进来。

    “你是说,此事跟之前我们预测的一样,大秦果然将孔雀王朝的土地给攻打了下来?”

    赵虎一进入这片十分隐秘之地,就直接找到了赵成,将这个已经在大秦地界上传开了的消息告知了他,当然,胡亥也是早已经问询赶来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胡亥和赵成都是难掩自己眼中的兴奋之情,全都又重新问了一遍。

    气喘吁吁的喝了一口水之后,赵虎这才把自己的一口气喘匀乎了,然后开口对这件事他所打听到的前因后果解释了起来。

    “据大秦朝堂上发出来的诏命所言,自从韩信,司马欣和彭越的三路大军赶往了孔雀王朝之后,其实是一直有消息传回咸阳城的,他们在孔雀王朝几乎就是势如破竹之局,几乎没有尝到失败的滋味,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攻下了孔雀王朝的都城,而且将孔雀王朝的君主个生擒活捉,此时正关押在大秦的牢狱之中,因为这是大秦皇帝亲自授意发出的消息,所以此事应当是真的无疑!”

    听了赵虎的话,赵成不由得微微叹息了一声,随后说道“那孔雀王朝不是疆域和大秦相当吗?为何这样轻易就被大秦和匈奴的联军给拿下了呢?这对于我等,怕不是一件好事啊,孔雀王朝的百姓和军队定然都是万分的羸弱,不然怎能如此?”

    赵成原本希望的是大秦虽然胜利,但却是凄惨的胜利,孔雀王朝就算是被大秦给拿下了,但是反秦势力依旧是十分的猖獗,只有那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几个要是到了孔雀王朝之后才能有所作为,要是孔雀王朝的人都让大秦的军队给吓唬的像是小猫小狗似的了,他们到了也没法立刻有什么作为不是?

    但是胡亥的眼珠子稍微转动了一下,脸上却没有和赵成一样的那种颓废,他看向赵虎,几乎开口问道“这三路大军,都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再有,那孔雀王朝之地,大秦和匈奴是如何分的,可曾打探到了消息?”

    胡亥问出来的这两个事儿,可是全部都不在嬴高发出来的昭告里面了,但是赵虎那也是搞了多年情报工作的高手了,关于这一次的战争,几乎所有能打探出来的事儿,不管自己相不相信是真的,他都已经打探的差不多了。

    而这两件事,他也的确是曾经从那些个好信的人的嘴里面听到过一些风声。

    “听闻此战主要是项羽和韩信起到了作用,他们从大秦刚刚开拓出来的那一片被大秦皇帝命名为西域的地界到了孔雀王朝之后,发现那孔雀王朝的都城距离西域并不十分的遥远,于是乎他们没有等候司马欣和彭越,就已经开始对那都城进行猛攻,最终竟然是以少胜多,没等司马欣和彭越赶到就拿下了孔雀王朝的都城,至于那疆域如何分配,倒是无人知晓的十分清楚,只知道西域给了匈奴人一半,那孔雀王朝的土地匈奴人也是三有其一,只不过不知道到底哪里是大秦的,哪里是匈奴的,某还听闻,大秦的皇帝只派出了一些个西域的官吏,却没有往孔雀王朝派出官吏,如今韩信和项羽已经归来,孔雀王朝只有司马欣和彭越等人带着兵马在驻守着。”

    赵虎将这些消息说出来之后,胡亥就陷入了沉思之中,显然,他是在通过这些消息分析着孔雀王朝里面如今的形式,他和赵成在这几乎算得上是鸟不拉屎的地方窝了太长时间了,虽然这里不愁吃喝,还有自己的夫人戚懿在这陪着,但是让胡亥在这样的地方过上一辈子,他是万万不会甘心的。

    自从他从大秦的咸阳城里面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心里唯一想着的就是自立门户,然后将自己的兄长,也是生生的将本来已经唾手可得的皇帝之位从自己的手中抢走的嬴高彻底的击败,最终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都拿回来。

    论起对于嬴高的了解,赵成知道自己还是不如胡亥的,而且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和胡亥的相处,赵成发现胡亥还真的是一个有想法的青年,所以看到胡亥听完了赵虎的汇报之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赵成并没有打断他。

    “韩信和项羽的那一队人马起到了十分之大的作用,那孔雀王朝的都城距离西域十分之近……韩信和项羽又已经回到了大秦?”

    这么几句话,胡亥足足重复了好几遍,显然他是想要在这里面获取一些什么东西,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的赵成和赵虎二人都已经有点困了,特别是赵虎,本来就是非常的劳累,眼瞅着胡亥迟迟不说出点啥来,马上就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睡着了。

    但就在这时,胡亥忽然之间不再重复那句话了,反而说出了一句别的。

    “如此说来,我等之前暗暗准备船只怕是派得上用处了!”

    这句话,胡亥说的那是相当的兴奋,直接就把昏昏欲睡的赵虎给惊醒了,赵成听了之后也是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看着胡亥问道“这是为何?之前不是说乘坐船只出海风险十分之大,不如等到那荒芜之地到孔雀王朝的道路通了我等从那里过去吗?”

    的确,他们原本准备船只也只不过是以防万一之用,但是现在胡亥却说要乘船出海去往孔雀王朝,这在赵成看来风险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的确,从那片荒芜之地上走相对安全了不少,但是先生你可曾想过,如今大秦发现孔雀王朝的都城距离那片荒芜之地十分之近,大秦的皇帝直接就开始率先发展那片区域,并且派去了官吏,我等若是强行从那里经过的话,且不说没有验传等物件,就算是有,一旦哪一个早年在咸阳城内任职的官吏认出了先生或是胡亥,等待我等的就是在咸阳城中被砍下脑袋的结局。”

    这句话,胡亥说的那是相当的笃定,因为他自认为自己对于嬴高还是了解的。

    “但这般也是冒险,乘船也是冒险,我等为何不走陆路,若是当真被大秦的官吏追击,那其中还有一半是匈奴的领土了,我等怎能那么容易就被抓获?”

    显然,赵成还是对于乘船有着相当多的顾忌,毕竟风浪一来,纵然你再厉害,也是葬身鱼腹的结局,这样的心理压力,一般人都是承受不了的。

    “先生可曾想过,孔雀王朝的都城在靠近西域的一侧,项羽和韩信先行找到并且将其攻打了下来,这便足以说明当项羽和韩信攻打下来都城的那一刻,司马欣和彭越还没有赶到,而孔雀王朝的疆土和大秦相差无几,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们是不可能将孔雀王朝完全占领的,所以依我之见,他们定然是攻打下来了都城和周边的城池,又将君主生擒之后就回来向大秦的皇帝交差了,这样一来,从海上登陆的地方的领土大秦一定是还没有攻占,并且短期内是不会攻占的,因为大秦的兵力不足以守住那么大的一个孔雀王朝,所以我等若是乘船到了孔雀王朝,所到之处,尽皆还未被带大秦攻占,而我等又是大秦之人的相貌,到时候便是大有可为之局面!”

    这么深入浅出的一解释,赵成和赵虎就明白了胡亥的想法,他们也都微微的点了点头

    的确,到了孔雀王朝的地界之后,若是已经被大秦占领了,他们几个的生存状况就依然是举步维艰,但要是到了一片还没有被大秦占领的地方,他们的存在感就会十分的明显,所能够做出来的事儿也是十分的多。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那一艘比大秦的战船不知道小了多少的船只,风险还是十分之大的,这也是他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你可曾想过,到孔雀王朝去,那可是需要海图的,如今我等的手中并无海图,如何去得?”想了一会,赵成又提出来了一个现实的问题,你要是从陆地上走,走错了也没事,起码还有东南西北可以分辨一下,但是在海上行船要是真的走错了的话,那可就完犊子了。

    “这海图正是我等需要战胜的第一道关卡,不过此事还是应该交给赵虎,之前司马欣是从南海郡出走的,南海郡定要有人知道这海图,并且大秦皇帝并没有下令对着海图之事进行保密,加之日后不少大秦人都会经由海上去往孔雀王朝,故而这海图理应是不难得到。”

    说完之后,胡亥将目光放在了赵虎的身上,这件事只有他能办,所以他的意思也是至关重要的。

    “此事倒是不难,南海郡距离此处也并不远,只是先生的意思……”

    赵虎说着话看向了赵成,毕竟自己是赵成的麾下,而胡亥和他们不过是一个合作的关系,最终拿主意的还得是赵成。

    这一次,赵成真的是考虑了挺长的时间,之后终于开口道“此事胡亥公子说的的确是有着十分的道理,我等已经躲了这么多年了,不能再行躲避了,此番,不成功,便成仁!”

    终于,一向谨慎的赵成也做出了这个看似有着十分之大的风险的决定,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的额头上都已经是见了汗了,而胡亥也是微微的松了口气,他知道,这是他为自己争取来了另外一次机会,要是再不成功的话,恐怕他的存在就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于是乎,赵虎这个大汉又离开了他们这片地方,开始了他可能是在这片土地上最后的一个任务,而赵成和胡亥也一天都没有闲着,他们知道一旦到了孔雀王朝的地界上,就会有着许许多多未知的危险在等候着他们,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全新的,他们必须要提前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不然的话就算是成功的到达了孔雀王朝,也会惨死在那个他们一丁点都不了解的地方。

    赵成和胡亥的打算,不管是扶苏还是嬴高都是不知道的,虽然扶苏和刘为,孙前一直都没有停止在岭南三郡的搜寻,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要是胡亥真的在一个能够轻易的就让他们找到的地方的话,他们估计早就找到胡亥了。

    这一天,扶苏忽然之间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咸阳的书信,写信的人自然是嬴高,而且这一封书信和之前不同,乃是一个诏命,不是以嬴高个人的名义,而是以大秦皇帝的名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