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8章 舍利输迦的愿望(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在彭越和司马欣期盼着的时候,韩信和项羽却已经是先行出发了。

    项羽的八万大军在路途上并没有什么损失,又在这山脉之下经历了半个多月的休整,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里大风飘雪的气候,毕竟这样的事儿在匈奴境内的一些个地方也还算是常见的,并没有什么十分不好适应的地方。

    这一次出征,按照嬴高之前的保证,粮草全部都是由大秦的巴蜀两个郡运送过来的,当项羽到了的时候,粮草基本上已经是十分充足的了,并且按照陆贾的说法,还在向这里源源不断的运送,而且他们并不想隐瞒项羽,嬴高想要将这个山脉的底下打造成一个对孔雀王朝的中转站,到最终,这里的规模理应是不下于一个郡的大小。

    虽然项羽也知道嬴高这么做的话,无疑就相当于是先把从大秦的巴蜀到这的这一块地给占据住了,但是这一路走来功劳都是人家的,现在的项羽是讲道理的,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

    之前派出去的两个斥候在他们即将出发的前两天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一个对于韩信和项羽来说还算是不错的消息。

    根据斥候的说法,从这山脉过去之后,对面的情况跟这边差不多,也是相对比较恶劣的气候,但是地形却要比这里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着对于他们这十万清一色的骑兵队伍来说,无疑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消息。

    韩信坚信嬴高的消息是肯定没有错的,按照他的想法,到了对面之后,自己作为先锋,只要能够在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发现孔雀王朝的人烟,然后让孔雀王朝的掌权者知道自己的土地被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军队给入侵了的话,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了,至于之后的事儿,那就是自己和项羽两个人的表演时间了。

    由于和项羽早就定好了这一次出征的一干事宜,所以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二人直接就整顿兵马,按照嬴高给他们定下的时间果断出发,因为已经知道了对面在附近是没有人烟的,所以韩信直接带着三万的先锋就开始穿越这一片山脉了。

    按照项羽和韩信之前的商议,韩信带着先锋过去了之后,会在项羽前面大概三十里到五十里的地方探路,项羽只需要远远的跟着韩信,这样一来,一旦遭遇了对面的小股兵力的话,韩信自己也就解决了。

    而且要是对方慌乱的就把消息报告给他们的统治者的话,会让统治者认为入侵的人马只有三万,而剩下的七万人就是不折不扣的奇兵了,在这样的细节上,那是相当能够体现出项羽和韩信指挥作战的功力的。

    且不说韩信和项羽几乎在一天的时间里就把十万大军成功的从之前完全不可能的地方带到了孔雀王朝或是说和孔雀王朝相邻的土地上。这个时候,孔雀王朝的君主舍利输迦,依然还沉浸在攻克大秦,得到无数的大秦的宝藏和美姬的幻想当中。

    经过了好几个月的熟悉,这个时候的徐福,已经在孔雀王朝的都城华氏城混的如鱼得水了,经过了一段时间对孔雀王朝的一些个重要官吏的查访,徐福发现这孔雀王朝其实就是国君舍利输迦的一言堂之地。

    但凡是哪个朝臣做的让他不满意了,舍利输迦就会对其进行一番的责骂,当然责骂那都是最轻的了,徐福就亲眼看到过有一个朝臣说了,这战船出征并不靠谱,万一都在半路上翻了就完了,毕竟孔雀王朝并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用战船征战的经验不是?

    这话要是在大秦的朝堂上,虽然始皇帝并不一定会听,但是人家起码也知道这个朝臣肯定是为了自己好,为了大秦好,不听也不会把人家咋样的,但是舍利输迦可就不一样了,他上前一脚就把那个朝臣踢翻在地,然后竟然直接将他逐出朝堂了,要不是众多的朝臣都在场劝阻的话,那个家伙估摸着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一定保得住了。

    这样的场景告诉徐福,这个舍利输迦就是一个偏听偏信的家伙,对付这样的家伙,那不正是自己擅长的吗。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徐福对舍利输迦那叫一个投其所好啊,隔三差五就说自己忽然之间发现了自己带过来的一个宝贝,自己不敢独享,直接就献给他了,这一手就把舍利输迦给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对于徐福那是更加的崇信,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能够到舍利输迦和大臣们议事的朝堂上面随意的溜达了。

    孔雀王朝的都城华氏城,并不是坐落在孔雀王朝的正中央,而是坐落在孔雀王朝的东北部的,位于孔雀王朝之中东西贯穿的一条大河恒河的下游附近。

    之所以在这个地方建立都城,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和气候那都是相当的不错的,不但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而且绿树成荫,但是孔雀王朝的掌权者们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距离韩信和项羽过来的那个山脉,实在是并不怎么遥远,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就相当于是跨越大秦两个不大的郡那么远吧。

    当然,初来乍到的项羽和韩信也不知道,那片山脉在孔雀王朝的人的眼里,就是一大片荒芜的地方,所以他们的城市和村落也都距离那里并不是十分的近,几乎所有孔雀王朝的人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人从那么一大片的山脉之中冲杀出来,来到他们的土地上面。

    而这华氏城距离项羽和韩信的进攻路线近,就说明距离海岸线十分的远,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项羽和韩信前期的压力会非常的大,而这也是嬴高之前就想到了的一点,但是在嬴高看来,要是他们俩遭受了一些压力,他们俩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转危为安的,但是要是刚刚经过了长途跋涉水军遭受了那么大的压力的话,那可就不一定怎么样了。

    总之,在舍利输迦还沉浸在自己如何如何攻占了大秦的土地,掠夺了大秦的美姬的美梦之中的时候,大秦的三路大军已经像三柄利剑一样,正飞速的挥向孔雀王朝的腹地。

    而这个时候,舍利输迦几乎每天都在加紧催促的战船依旧没有如数的完成,这让舍利输迦十分的恼火,他已经下了死命令,最多再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就一定要出发去攻打大秦,要是依然没有完成目标的话,所有修建战船的人都要被扔进大海里面去。

    其实舍利输迦虽然是个稍微有点暴虐的君主,但是在他的内心里面,最敬佩的还是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君主阿育王的,阿育王为孔雀王朝开疆拓土,这才有了这个王朝稳定的基业。

    而现在王朝到了他舍利输迦的手中,他虽然脾气不好,又日日就知道享受,但是他也是有理想,有愿望的君主,之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达到阿育王的高度应该怎么做,但是现在,徐福的忽然出现,一个面积和自己的孔雀王朝差不多,但是在徐福的口中能耐却远远不如自己的大秦的出现,让他看到了自己成为一个能够被后世称颂的君主的绝佳机会。

    只要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远隔重洋的大秦拿下,自己的成就和阿育王相比那就是只高不低了。

    但是舍利输迦不知道,看似忠厚老实的徐福就是一个大忽悠,而且现在大秦的皇帝已经早就不是在徐福嘴里已经五十多岁,疾病缠身的始皇帝了,而是二十多岁,雄才大略的嬴高。

    当孔雀王朝开国的时候,他们有五万左右的骑兵,五六十万的步兵,还有一万头的战象,这个军事能力,就算是给如今的大秦相比,那也是占了不少优势的。

    但是经过了阿育王时期之后。孔雀王朝的军事力量并没有得到多大程度上的提高,反而在舍利输迦的懈怠之下来到了一个低谷。

    此时的孔雀王朝,登记在册的人口已然是超过了两千万,但是机动兵力却仅仅有三万左右的骑兵,不到四十万的步兵和不到两千头的战象。

    大象的的确确是孔雀王朝的杀手锏,但是每一头大象平日里训练和饲养所消耗的人力物力都是十分惊人的,舍利输迦一懈怠,这个优势就几乎是每一天都在削减着。

    而因为有战象的存在,孔雀王朝也并不是十分依赖自己的骑兵,他们的骑兵发展最好的时候也只不过比五万多那么一点点,而且这些骑兵的主要任务无疑就是配合战象作战罢了。

    原本孔雀王朝的这些机动兵力和大秦差不多,都是驻扎在都城华氏城的周边,但是近期因为舍利输迦要对大秦进行征伐,所以这些军士之中的不少都被派遣到了海边去了。

    按照舍利输迦之前的设想,攻打大秦,他是要发兵十五万的,基本的军事常识他是有的,就算大秦再弱小,少于这个数想要将那么大的一个帝国给拿下都是几乎不可能,而现在他之所以没有强行出发,就是因为目前制造出来的战船就算是满打满算也装不下这十五万的军士和他们的粮草,要不然的话,急性子的舍利输迦估计早就派人出发了。

    十万骑兵,到了另一片土地上绝对是一个不小的目标,韩信和项羽都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们到了之后,一面迅速的向前方行军,一面频频的派出斥候,以便于他们掌控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彻底的走出这一片的无人区。

    原本他们以为的是这一大片的无人区肯定至少也要跟大秦的那一片荒芜之地差不多,但是才行军的没有十天,前方的斥候就兴奋的回报韩信,他们在前方百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了村落,而且规模还并不小。

    一听到这个消息,韩信的双眼当时就放光了,他命令队伍当时就扎下了营寨,而自己则是飞马向后,去找项羽了,这样的进展对于他们这一次出兵来说是绝对的大事儿,韩信是不可能自己决定的。

    “什么?如此快就看到了人烟?这比之我等之前预测的,当真是提早了不少,按照大秦皇帝的预计,也算是提早了不少,若是你我二人现在就直接率军攻打的话,恐怕那边的水军距离孔雀王朝还有非常之远的距离啊……”

    项羽听了这个消息之后,默默的分析道,嬴高的书信他也是亲自看了的,嬴高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并没有细说,站在项羽旁边的韩信知道,项羽没有细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一旦他细说了,那就有点让韩信以为项羽怕自己麾下的匈奴人马有损失了。

    “不错,按照君上之前的设想,我等到了这里之后,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都是在熟悉孔雀王朝的地形,而现在才刚刚过去了十数日,若是贸然进攻,过早的将孔雀王朝的数十万大军吸引过来的话,对于我等的确是十分的不利啊……”

    韩信这话一出口,项羽就知道他的的确确是将这一次共同出兵都当做是自己的军队了,在韩信的心里,并没有两万大秦军士和八万匈奴骑兵的区分,所以项羽的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至少从现在看,这一次的结盟,大秦的确是实心实意的。

    项羽稍微考虑了一下,一个计策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此处居高临下,若是周边有风吹草动倒是可以观测一番,如今我二人就在此处驻扎下来,派出斥候到那村落的附近查探一番,若是能够在村落中人不注意的情形之下抓回来一人的话,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单于的意思是,抓住一个孔雀王朝之人,然后从他的口中探知这孔雀王朝的都城所在?但是君上曾经有言,我大秦和孔雀王朝言语不通,怕是就算抓回来了,无人通晓孔雀王朝的语言也难以应对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