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6章 真正的主力(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其实就算是萧何不能理解自己,嬴高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改变了自己的做事方法,但多一个人的理解,在嬴高这样的基本上也算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心里还是相当的重要的。

    “如果朕告知左相,在攻打下孔雀王朝之后,朕的脚步依旧不会停歇,左相有何感想?”

    嬴高一想,心说既然你能理解我,那我何不把自己的计划都大概说那么一下子,这么一来,下一次再有忽悠别人去传道受业解惑这样的事儿,嬴高也就不用再亲自出马了,把这些事儿交给萧何也就行了,当然,这前提就得是萧何知道嬴高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

    这个时候,萧何的眼神明显缩了一下,他快速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显然是有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是却又没有说出来,最终萧何没有立刻回答嬴高的这个问题,而是在地上缓缓的踱步,显然是正在想着嬴高这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萧何这个时候的心情,嬴高是能够理解的,这个时代的人,原本就是很难想象在大秦这样广袤的领土之外竟然还会有着那么大片的土地的。

    而嬴高将孔雀王朝这个地方灌输给大秦的官吏和百姓,那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虽然萧何在这个时代属于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想要让他在这件事上面举一反三显然也是十分困难的。

    “君上的意思是……我大秦的周边,除了孔雀王朝之外,还有其他的王朝存在?”

    足足在地上走了好几圈,想了很长很长时间之后,萧何再次看向嬴高的时候,终于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在后世的人的眼里,这样的反射弧着实是有点长了,但是在这个时代,这都是颠覆性的东西,所以萧何能在这么长时间之内想到这一层,嬴高已经是觉得相当的不容易了,所以他连忙到了萧何的面前接过了他的话。

    “那是自然,虽然朕不能告诉左相朕是如何得知的,但是在朕的心中,孔雀王朝这样的势力一直就不是我大秦真正的敌人,而只是大秦的一块试金石罢了,若是连孔雀王朝都打不过,大秦就算是再发展五年,十年,怕是也难以达到朕之前的想法,若是能够将孔雀王朝拿下,朕自然会将下一步的打算告知左相,左相只要知道,真正的敌人,现如今肯定是比我大秦强大的,但是我大秦还有许许多多的潜力可以发掘一番,等到顺利的将孔雀王朝拿下了之后,大秦的发展方才会进入一个很快的阶段,而且孔雀王朝对于我大秦,也是一道屏障能够让我们更加迅速的获知远方危险的存在。”

    对于萧何,嬴高解释的还是非常的耐心的,而且从嬴高的嘴里面确认了除了孔雀王朝之外还有其他王朝的存在,甚至于可能比孔雀王朝还要强悍不少的这个事实之后,他也就能够理解嬴高的想法了。

    “既然如此,君上此种做法还是相当可靠的,待得我大秦攻下了孔雀王朝之后,君上当可以暂时的放下心来的,好生发展大秦的国力,以备不时之需。”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道理萧何自然是知道的,如今已经确定了可以从与大秦和匈奴相连接着的荒芜之地上进入到孔雀王朝的境内了,那孔雀王朝就算是不被大秦灭了,也是有可能被更大的王朝灭了的,这是萧何的想法,也是不少知道了这件事的大秦官吏会有的想法。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想,那是因为他们全部都经历过战国这个时代,在战国这个时代中,那就是典型的一有空就相互征伐的时代,直到整个中原的土地上就剩下了一个大秦,无休止的战争才算是结束了。

    既然你这个小的范围内都是这样,那么在萧何想来早晚孔雀王朝和大秦都得相遇,要是在双方都准备的充分的情况下再发生战争,大秦会损失多少就不一定了,而这个时候大秦用突袭的方式去攻打孔雀王朝,能够达到的效果肯定只能比那个时候好。

    既然萧何理解了这个大方向上的问题,嬴高也就又把派遣一些个大秦土地上的厉害的讲学之人到孔雀王朝的土地上去传道授业解惑的必要性跟萧何说了一遍。

    这么一来,萧何显然也是感觉这个活计那也是相当有必要,那些人要是留在大秦的讲学堂之中教小孩,轻松是轻松,但是的的确确是被大材小用了,他们要是真的能够让连语言都不通的孔雀王朝的百姓在短时间内就认可了大秦的统治,那他们还真就算是有着相当的能耐了。

    这一次嬴高也并没有跟萧何深说,也没有透漏干掉了孔雀王朝之后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因为现如今说这些那都是没啥用的。

    嬴高跟那些个对他稍微还有点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读书人表达出自己对于这一次征伐孔雀王朝的信心那是对他们的一种威慑,但是对萧何,可就没有这个必要了,现在的当务之急一是等待三路大军的结果,而是在大秦的国内做好一切结果的准备。

    毕竟这一次的进攻要是直接成功了还好,一旦要是失败了,最大后果就是被人家孔雀王朝知道了大秦的存在,那么下一次就有可能是人家到你的地盘上来进攻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但是嬴高当然也不能百分之百的就相信自己肯定能赢,自己的到来已经是让大秦产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他觉得不至于改变距离大秦那么远的孔雀王朝,但是这个可能性肯定还是有的。

    萧何走了之后,嬴高再一次到了地图之前,心里面对他设想的情况进行着一遍又一遍的推演。

    按照他的预计,海上的两路人马在历经风浪之后,在航行的路线没有错误的情况下应该会在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到达孔雀王朝,而登陆之后,战争就会随之展开。

    另外的一路从陆地上去的人马,也就是韩信和项羽带领着的十万骑兵,因为不知道对面是个什么情况,有可能穿越过那片山脉之后数日内就发现敌人,也有可能需要走行个半个多月才能看到孔雀王朝的人烟。

    除此之外,嬴高还考虑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在作战的能耐上,项羽和韩信的组合无疑会比彭越或是司马欣强上不少。

    他们两人就算是只有一个,那都是可以创造奇迹的,如今两人一同带兵出发,嬴高知道,他们对于攻打孔雀王朝肯定都是有着十分高的心气,只可能比着斩杀敌人,而不可能再途中出现什么内讧,所以在嬴高的心底,他还是希望项羽和韩信这一队人马承担更多的责任。

    当然,还有一个隐藏在嬴高心里的原因,就是大秦的水军在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航行之后,登陆的时候战斗力估计也就能剩下个四五成,要是让他们去担任主力肉盾首先吸引孔雀王朝的大批量军队的话,造成的损失肯定不会小,而且他们的机动性也不如韩信和项羽率领的骑兵。

    经过了这么多的思考,嬴高才最终决定将骑兵队伍作为正面战场上的主力,虽然只有十万,但是项羽和韩信的能耐却是在那摆着呢,这十万大军要是不能整出二十万的效果来,那他们俩的名气和能耐基本上也就会随着这一战掉到地上了。

    在给陆贾和韩信的书信之中,嬴高并没有隐瞒,而是将自己的想法和目的都告知了韩信,而且在书信中有言,跟不跟项羽说出实情,选择权就在韩信了。

    毕竟项羽在这一队人马中出兵八万人,占的是大头,万一让项羽知道了这个事儿之后,他难保不会以为嬴高是想要将他的匈奴骑兵当成是冤大头,要是这样的话,那项羽在这一次战斗中可就不能跟着韩信一条心了,那对于这一次战斗的效果,无形之中就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当这封书信到了荒芜之地尽头的山脉的时候,陆贾和韩信也是才刚刚接收到了消息,项羽的人马已经走过了一大半的路程,再有十来天也就到位了。

    而到现在这个时候,摆在韩信的骑兵面前的,已经是两个在山脉中开凿而成的能够容纳两匹战马并排前行的通道,而在陆贾的命令下,那两架投石机还在紧锣密鼓的开凿第三条通道,这也是在陆贾计划之中的最后一条通道。

    在他和韩信商量了之后,他们决定在这个山脉上暂时开凿三条通道,这样既能够让大军进出的速度快上一些,又能够在不好的情况发生的时候及时的将这三个通道封堵住,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情况。

    在完场了这些之后,陆贾的任务还远远的不会结束,按照嬴高在书信中的说法,陆贾还要在这等待那些个行动非常缓慢的各个学派的中流砥柱的到来。

    当他们到来了之后,先让他们适应这里的气候,然后护佑着他们等待韩信和项羽传回来消息,一旦韩信和项羽能够稳稳的占领一些个地方之后,他们就得穿过通道,在韩信骑兵的护佑下在占领的地方开展他们的工作了。

    韩信得知了这个事儿的时候也是一副苦瓜脸,他是一个将领,他想要的是在孔雀王朝的地盘上酣畅淋漓的打仗,而现在嬴高显然是给他送来了不少拖油瓶,而且在书信中,嬴高还命令韩信,务必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住这些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知识分子,这样的学者,那可真的是死一个就少一个,嬴高虽然吓唬他们的时候还是相当的狠的,但是却也知道这些人的珍贵,他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太拿他们当回事,但是真实的情况却是自己必须得拿他们当回事。

    “君上竟然并非是想要将我们这一路人马当做奇兵,而是想要让我和项羽对孔雀王朝的大军做一定的吸引,之后以水军作为奇兵……”

    当彻底领会了嬴高的意思之后,韩信才终于明白了为何跟项羽一起的这个任务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原本以为自己就是给水军打配合的,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场战斗能不能取得应有的效果可不是在水军,而是在自己和项羽能够在这场战斗中打出什么样的效果来。

    “按照君上的意思,将军当自行决定是否将君上的真实想法告知项羽,不知将军是如何想来啊?一旦项羽觉得君上此举乃是为可节省我大秦的兵力而将匈奴人推到了第一线,万一项羽临阵退缩,又该当如何是好?”

    嬴高的意思陆贾自然也是看到了,见韩信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戏份有多么的重要,他不由得开始担心这样的事儿让项羽知道了之后项羽的想法,要是人家带着八万人高高兴兴的来搞偷袭来了,结果发现你是想要让人家去当敢死队,这样的事儿任谁都不会高兴的。

    韩信眉头紧锁的沉思了一段时间,之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项羽虽然自从成为了匈奴的单于之后性情已经变化了不少,但是那也不过就是他为了当好这个匈奴的单于才做出来的罢了,在内心里,他理应还是当初江东的那个不服输的少年,就算是知道了君上的真正意图,有我这个君上妹妹的夫君和大秦的两万精锐人马陪他,他也应该放下心来。”

    战争的事儿,陆贾还真就是不懂,而且他也并没有跟项羽打过交道,并不知道项羽到底是个啥样的人,所以听韩信这么一说,他也没啥可以反驳的,只能默默的点头。

    十数日之后,伴随着一阵子战马的嘶鸣声由远及近,匈奴的八万骑兵终于到了山脉之下,和嬴高与韩信之前想象的一样,带兵的人正是匈奴的单于项羽,他亲自来了,带着龙且。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