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8章 对匈奴的新思路(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显然,韩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有顾虑的,所以并没有说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变化,但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应该当然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如何随之变化?难道是让我大秦与匈奴人和平相处吗?”

    韩信一听嬴高这拉长了嗓音的质疑声,心里就知道嬴高这肯定是怕他们俩在那一唱一和的引起了太尉蒙毅的不满,这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于是也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了。

    “君上切莫急切,之前那冒顿作为匈奴单于的时候,我大秦在他的眼中只是烧杀抢掠的对象而已,东胡和月氏皆是和他们一般的游牧部族,交战只能害人害己,只有我们大秦村落在他们的铁骑眼中就相当于是一块块肥肉,所以他们才如此拼命的对我大秦部族进行抢掠。而项羽成为了匈奴单于之后,虽也知道匈奴的土地并不适合耕种,但据我前次到上郡之时所了解,项羽将一部分草场分出来专门做了豢养一些供匈奴人食用的牲畜的所在,使一些匈奴女子日日豢养一些不能骑乘征战的牲畜,所以到此时,匈奴人已经不用再为食物而发愁了,这就给了我大秦一个机缘!”

    韩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正想要喘口气继续往下说的时候,蒙毅却是稍微有点不乐意了,他当时就反驳道:“匈奴人不再为食物发愁,乃是我大秦之祸,又何谈是大秦的机缘,如今项羽已经将马镫应用在了匈奴骑兵上,若是再不用为食物而发愁,只能说是我大秦永恒的敌人!”

    虽然知道韩信和嬴高的关系,但是韩信这话实在是有点让蒙毅绷不住了,他压根就不知道韩信说的这都是些啥,韩信在带兵打仗上的造诣,蒙毅的确还是相当的敬佩的,但是这番说辞,实在是让蒙毅有点蒙圈了。

    “太尉莫要动怒,且先听韩信一言,若是最终韩信无法将太尉说服,韩信甘愿受罚!”

    韩信也知道蒙毅是大秦朝堂里面的老字号,虽然有的时候思想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僵化,但是对大秦,对嬴高的忠诚是一丁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且之前为了配合大秦的新政,据说有不少蒙氏一族的子孙差不点没被蒙毅给打断了腿。

    这些事儿韩信都是知道的,所以对于蒙毅,他也是相当的敬佩,并没有什么不屑的想法,毕竟人家嬴高都十分给蒙毅面子呢,自然当然也要紧跟着皇帝的步伐不是?

    见韩信的态度还算是谦逊,蒙毅纵然不满意,也不能太过,只能微微的点了点头,开始等着韩信的下文。

    “不用为食物发愁了匈奴人,对于战争的渴望是必然会大大降低的,因为我大秦的骑兵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骑兵,跟我大秦的骑兵战斗,除了削减匈奴人的人口,给刚刚被他们打跑了的东胡和月氏机会,并没有任何正面的意义,所以此时项羽心中所想的,理应不是什么时候来攻打我大秦,而是如何避免我大秦的骑兵出了长城去攻打他的匈奴,因为他的心里十分明白,大秦现在除了他,已经没有任何像样的敌人了,所以他的心中,怕是早已经打起了鼓了!”

    随着韩信的话,蒙毅的脸色已经缓缓的舒展开了,的确,他之前心里面想着的匈奴,还是那个杀人不眨眼,嗷嗷叫唤着就知道往前冲杀的匈奴,但是现在,匈奴换成了项羽之后,匈奴人的生活习惯,甚至于是思想都已经不是之前的匈奴了。

    之前的匈奴天天的处在挨饿的边缘,所以他们才要用无休止的掠夺来平复自己心里面的危机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经过项羽的努力,之前压根就不怎么入得了匈奴人法眼,但是肉质不错繁殖速度又快的羊和几乎遍布中原的山彘都成了匈奴人豢养的对象。

    按照项羽的命令,几乎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匈奴部落都会有不少专门豢养这些牲畜的女子,动物的肉质和羊的,都是匈奴人很好的食物,这些,在之前蒙恬传回来的消息里那也是都有所提及的。

    “太尉,不知韩信将军的这番说辞,你感觉如何啊?”

    嬴高这话问的,那是一本正经的,让人丝毫看不出来他是在给蒙毅台阶下呢,其实嬴高也的确是想要第一时间获知蒙毅的真实想法,作为大秦的太尉,蒙毅必须要跟嬴高的思想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要不然的话,有些事嬴高还真的就是十分的不好安排。

    “韩信将军所言,当真是颇有道理,但虽然匈奴对于我大秦多有惧怕,但他们有了食物,又占领了月氏和东胡之前的大片土地,这些年一定会迅猛的发展,一旦若干年后他们的骑兵是现在的数倍之多,难保其不会生出攻占我大秦的想法啊,毕竟那项羽本就是被大秦灭了楚国这反开始反秦,加之项梁死在君上的手中……”

    说到这,蒙毅的担忧不言而喻,虽然项羽不是冒顿,但是项羽跟大秦之间却也有着十分深的冤仇,所以现在的项羽不想攻打大秦,不代表着以后的项羽也不想攻打大秦。

    嬴高当然知道蒙毅的担心是十分有道理的,但是对于项羽最终怎么处理,是他这一两年来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研究的一件事,项羽是他的敌人不假,但是嬴高同样知道项羽是一个人才。

    而且和前世的那个孤胆英雄,只知道前进不知道后退的项羽不同,这一世在自己的打压和前期范增和张良等人的辅佐之下,项羽显然已经足够的成熟了,这些就从他在匈奴的那些举措就可以看得住来,他想要的明显就不是一个雇佣兵式的匈奴,而是把匈奴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国家了。

    嬴高相信这样的项羽肯定不会是一个损失个十万八万的士卒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人的,对于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匈奴,他肯定是有感情的,就像自己对于大秦的感情一样。

    而这样的感情,正是嬴高能够在这个阶段好好利用的东西。

    “太尉所言,自然是有着相当的道理,但朕以为,此事还是事在人为之局,以我大秦如今的实力,想要让项羽也落得个东胡和月氏的情形,他自然是在劫难逃,但想要将匈奴彻底抹杀,却是不可能之事,朕相信项羽也是知晓这件事,故而……朕想要与这项羽谈判一番!看起是否愿意臣服!”

    谈判?臣服?

    这两个压根就不可能出现在匈奴身上词语,忽然之间从嬴高的嘴里面说了出来,然身边的蒙毅和韩信全部都是十分的惊异。

    如何去跟项羽谈判?又如何能让项羽这样的人臣服?特别是在人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地盘,又已经是匈奴的单于的情况下,怎么想,这都是绝无可能的事。

    “君上,此事可不能信口开河啊,君上与那项羽,乃是有着血海深仇之人,而且听闻那项羽的性情十分的刚强,如此一来,怕是直接就会引发大秦和匈奴之间的一场恶战啊!”

    依然是蒙毅,对于韩信之前的那一番的分析他倒是都十分的认可,但是嬴高忽然之间整出来了这么一出,就实在不是蒙毅能招架得了的了。

    “就算是引发了我大秦与匈奴的一场恶战,太尉以为我大秦还能惧怕了他项羽的匈奴骑兵不成,虽然他得了马镫,但朕依然有手段对付他,再者说,太尉的兄弟,一直镇守在上郡的蒙恬将军怕是早就想要与匈奴来上一场恶战了吧?”

    “但根据之前君上所言,我大秦不是不应该与匈奴在这个时候开战吗?”嬴高的想法,简直就是越来越不能让蒙毅理解了,现在蒙毅已经不知道嬴高到底是想要跟匈奴开战,还是像怎么样了。

    “应不应该是一回事,但是惧怕与否,却是另一回事,我大秦不愿用我大秦将士的生命与任何一个势力展开无谓的战争,但是我大秦却也不惧怕和任何一个势力之间的战争!这便是朕想要的大秦的风骨!”

    “嘶……”

    蒙毅和韩信忽然之间发现,嬴高这两句掷地有声的话语,他们竟然找不出任何一句话能够反驳的出来,不错,大秦这个庞然大物,为什么要害怕跟一个区区匈奴开战呢?这显然对于大秦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君上,不知你想要如何跟项羽谈判,又有何手段能够让项羽臣服于我大秦?”

    韩信的脑袋,反应的终究是要比蒙毅快上不少,蒙毅还在消化着嬴高这个第一次提出来的思想的时候,韩信已经问出来了的。

    嬴高之前的两句话说的他那叫一个热血沸腾,他忽然之间觉得,大秦在战场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事儿要做,而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等着南方水军征召的差不多了的死后自己再过去看一看,大秦的地位,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个将领在府中等着就能够等出来的。

    “项羽虽然这些年也成长了不少,但是这世间他不知道的事儿却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心中只知道有我一个大秦,自然是想要将大秦当做是自己的敌人了,朕是时候让项羽开开眼界了,他是不是可造之材,不日便可以见分晓!”

    听了嬴高这话,韩信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件事。

    “君上所说的让项羽开开眼界,说的是……将那孔雀王朝告知项羽?但如此玄妙之事,怕是项羽不能相信啊。”

    以韩信的头脑,那肯定是一点就透,他当然知道嬴高如今在战争上面的主要精力已经放在了所谓的孔雀王朝上,因为就在嬴高在九江郡告知了王离和彭越等如何建造战船和征兵的事儿之后,嬴高在咸阳城费劲心思找来了当初曾经接触过徐福出海之前所绘制的海图,以及曾经参与制作过这些海图的人。

    在嬴高丰厚的奖赏下,这些人在一些只忠于嬴高的禁卫的护送下赶往了九江,虽然嬴高没说,但是韩信一猜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去给嬴高绘制海图去了。

    虽然没乘坐着战船出海过,但是韩信也是知道的,你想要出海作战,或是到其他的陆地,岛屿上去的话,海图是必须的,不然就算你有钢铁一样的战船,也经受不住在大海上漫无目的的航行。

    但航海图的制作又是十分复杂的,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的失败和多少人的死去才能完成,所以嬴高没有对外公布这件事儿,韩信心里面也是相当的理解的。

    但是有一点,嬴高为了这跨过大海的战役做出了这么多的准备,项羽肯定是不知道的啊。

    人家也不可能跟着他曾经战斗过的九江郡看看大秦新造出来的战船,所以在韩信看来,这个事儿虽然极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想要让项羽相信,并且因为这个事儿就调转枪口的话,比痴人说梦稍微能简单点,但是也简单不到哪里去了。

    “项羽能不能相信,并不取决于这件事是什么样的,而是取决于朕拿出来什么样的诚意!”

    “君上,项羽如今在匈奴多年,已然是越发的奸猾,你可万万莫要生出了亲身犯险的心思啊!”

    蒙毅一听嬴高这话,怎么听怎么好像是嬴高想要亲自去看看先项羽的架势,也来不及求证了,直接就甩出了这么一句。

    蒙毅这一着急,把嬴高自己都给吓得够呛,虽然通过之前项羽给他发送的那封到现在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的书信他已经分析出来项羽如今的心态肯定是比之前不知道平和了多少,但是嬴高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项羽的心态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可依然挂着杀死项羽叔父项梁的的仇人的名号呢,而且自己的大秦相比于项羽的匈奴不知道强大了几十倍,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肯定是不会放低姿态的,所以,蒙毅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