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0章 大秦的长城是纸糊的(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纵观自己麾下的二十五万骑兵,冒顿感到自己的精气神从来就没有这么足过,对于匈奴骑兵的能耐,冒顿还是有着十分的信心的,他相信,一旦让自己冲破了这一道看似牢不可破的长城,大秦的境内将会是任由自己驰骋的画面。

    除了骑兵之外,冒顿准备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项羽的要求,用极为粗壮的木材制作而成的冲车,按照项羽派遣到大秦境内的斥候发回来的消息,因为当年东胡和韩国之间的战争,有一小段的长城曾经在修建的时候就被东胡的骑兵攻破过。

    而之后由于战乱,韩国也并没有好好的修补这段长城,而是草草了事,之后韩国便被大秦直接给灭了,而大秦修建的长城,只不过是将其他各国境内的长城连接起来罢了,所以这个位置,大秦也并没有发现,只有极少数的亲眼见证过当年的战乱的韩国老人才知道这个事儿。

    这套说辞,倒是并没有让项羽起什么疑心,因为当初韩国和东胡之间的战争,他虽然远在楚国,但是也是知道的。

    而对于冒顿来说,这个说法那可就是更加的靠谱了,因为从项羽的嘴里面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冒顿还特地找到了一些个东胡里面比较长寿的家伙,根据他的询问,当年东胡和韩国之间的确是在那附近频频发生交战,所以冒顿已然也是不疑有他。

    按照项羽的估计,若是那城墙真的那么脆弱的话,用他们制作出来的冲车撞上小半个时辰,那城墙就得倒塌,给他们弄出来一个通道以供他们进入大秦的境内。

    对于这一点,冒顿自然也是不疑有他,因为对于回到大秦境内的这件事,他心里面还是有底的,项羽是一定会比他更加急切的进入大秦的领地之中,这是在他的心里面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真理。

    按照冒顿的布置,从匈奴的王庭附近出发,只需要一天多的时间就可以赶到他们的预定地点,所以按照他的想法,匈奴的铁骑两日之后就会横扫大秦境内的韩国故地,再过个十天半个月,咸阳城极有可能也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从自己的匈奴王庭之中走出去不久,秦长城之内上郡的兵营之中,一队五万人左右的骑兵队伍也是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几乎是第一次在没有战事的情况之下走出了长城,之后在长城脚下的阴影里前行,这一切,几乎并没有看到。

    而这一切,韩信自然都还并不知道,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他看来,匈奴的骑兵要是来的话,也就在这数日之间了,因为他知道,不管冒顿还是项羽,都不会想要把这件事拖得太久的。

    在韩国长城的城墙之上,早已经有了数个秦兵的斥候,在日夜的监视着远方,韩信知道,匈奴足足至少二十万的骑兵,是一定瞒不过他斥候的眼睛的。

    “将军,这大秦的长城全部都是十分的坚固,用这等兵器,当真能够将其击破?”

    对按照项羽的吩咐制作而成的冲车,距离大秦的城墙越发的近了的时候,冒顿的心里面还是有一些不托底的,毕竟大秦的城墙到底是怎么一番样子,冒顿心里面还是有点数的。

    “单于还请宽心,其他地方的城墙暂且不论,但是这一段,当真就如同是那纸糊的一般……”

    项羽这个人,之前那几乎是从来不说这样的话的,所以冒顿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心里面还真的就有了一些底了,但是冒顿不知道的事,现在的项羽,整个心态已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通过这一个月和虞姬在一起对于项羽心灵上的洗礼,让项羽卸下了之前一直背在自己身上的不少包袱,心态也比之前开朗了不少。

    “将军,根据斥候回报,果然有大批的匈奴骑兵正在向我等的方向逼近!”

    这一日的清晨,韩信终于得到了自己一直在期盼着的消息,一听麾下之人的来报,韩信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但随即又恢复了一丝的清明,他知道,这一次绝对是自己建功立业,展示自己独一无二的战争天赋的时候,匈奴这二十多万大军,对于秦兵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韩信知道,就算是自己的计策全部都成功了,那边蒙恬也跟上来了,对匈奴的骑兵形成了预想之中的夹击,但是一旦有一头没有堵住,让冒顿率领着大批的军士冲进了大秦的郡县之中,或是在冲进了大秦的领地之后全身而退了,自己的这一次表演就算是完全的失败了。

    、

    对于自己这一次的计策,嬴高已经算是相当的支持了,不但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几乎全部都满足了,并且将之前答应给蒙恬的装备和兵器全都给了自己,在战马上也是在这数个月以来便向咸阳周边的几个郡县全力调拨,要不然韩信的麾下是绝对不会有五万以上骑兵的。

    这些骑兵虽然大部分只训练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是因为马镫这个东西的存在,让韩信对于骑兵当真是松了口气。

    但是纵使这样,韩信也知道,当匈奴人真的发现自己落入了大秦的圈套之后,他们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他们会用尽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尽可能多的给大秦造成杀伤,而这也是韩信最担心的,就算是自己的运气好,把冒顿和项羽全部都给拿下了的话,嬴高可是最不想看到自己麾下的军士伤亡太大了,所以在韩信的心中,每一个能够减小伤亡的细节都是他所必须要做的。

    “还有多少距离,共有多少人马?”

    “按照匈奴骑兵的行进速度,两个时辰之内便会感到长城脚下,人数远远看去,怕是至少也要有二十万之多……”

    二十万大军,还是骑兵,这在大秦的将士们心里还真的是一股子不小的压力,而韩信要做的,当然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匈奴人不管来了多少,那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速速将此消息到咸阳城中告知君上!”

    韩信知道,嬴高必须得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儿,因为按照他的想法,蒙恬怕是还不知道呢,嬴高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才能根据他们不知道的渠道联系到蒙恬,然后蒙恬才能赶到这里支援。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韩信立刻将章邯和司马欣二人召集带了自己的身边。因为这一次的计策几乎全部都是韩信想出来的,所以韩信责无旁贷的成了这一次和匈奴大战的统领,虽然章邯的心里面还真就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平衡,但是韩信的才学是他亲眼见证过的,所以为了大秦能够一劳永逸的将匈奴的祸患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消灭掉,他还是甘心成为的韩信的副手。

    “果然是二十万大军?若是当真让他们直接破开了那一段长城,而蒙恬将军又在路上,怕是我等要先行与匈奴大军交战至少一日的时间,这一日,我军的损失怕是不会小了……”

    在三人里面,唯一没有跟匈奴有过正面交战记录的就是韩信了,章邯这个时候提出来这个问题,显然是因为他对于匈奴的战斗力还是十分的了解的。

    按照章邯的估计,要是用埋伏在这里面的十几万大军跟匈奴人硬抗的话,纵然是在前期可以利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和秦弩的优势,但是足足一天的时间要是能坚持到最后的话,他们的损失至少也要有四五万的人马,特别是那些步卒,要是真的跟匈奴的骑兵正面相扛的话,损失会是十分之大的。

    “二位将军,这番战争,你二人只管率军在阵前厮杀,若是当真未能达到君上的要求,便是我韩信一人之事,与二位将军绝无干系!”

    心知在蒙恬感到的这个时间差里面自己的处境当真是十分困难的,韩信先给章邯和司马欣俩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嬴高对于损失军士是十分忌讳的,这件事三人的心里面全都知道,

    但是韩信也知道,这一场战斗蒙毅和嬴高都没有亲自前来,自己带着十数万的大军,不可能再亲自在阵前厮杀了,他必须要在中军根据形势来调配人手,所以在阵前冲杀的这个事儿,就只能交给章邯和司马欣了。

    韩信怕他们因为嬴高的命令而在阵前畏手畏脚,那样的话,显然会损失更多的人马,虽然没跟匈奴正面交手过,但是韩信知道,想要真正的达成十分之少的损失,那就得在拿着刀面对着自己面前的匈奴人的时候,有一股子比他们还狠的架势,只有这样,才能增加自己活着的几率。

    章邯和司马欣两个人得了消息之后,当然也是不敢怠慢,毕竟两三个时辰之后,匈奴的大军极有可能就会出现在大秦的领土之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这是之前大秦的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过的事儿,所以作为大秦的将士,面对着这种情况的他们毫无退路,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去守卫大秦。

    而在长城的脚下,一路前行的蒙恬也不望派出斥候看看走在自己前面的匈奴大军的动向,虽然早已经掐算好了时间,但是蒙恬也知道自己不能跟的太紧,不然一旦被冒顿和项羽给发现了,那他们的目标估计就不会再试大秦的境内了,而是怎么着都得先把自己给消灭了再说了,虽说蒙恬面对着匈奴还几乎没有尝到过什么失败的滋味,在大秦也是素有战神之名,但是五万对二十多万的话,他肯定是怎么安排都白费了。

    当最新一轮的斥候告知蒙恬,他们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匈奴的队伍,他们正在全速的向前进发,怕是再有一两个时辰就会赶到大秦的城墙下面了的时候,蒙恬并没有着急的在后面追赶,而命自己麾下的将士们先停下来歇息一阵子,并且饱餐一顿,之后再行出发。

    虽然自己麾下的一些个副将还并不能理解蒙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蒙恬自己的心里面却是清楚着呢,虽然是埋伏,但是那一段的长城肯定也不能太过脆弱不是?这要是自己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了,等自己到了近前了发现人家匈奴人还没等破开大秦的城墙呢,那这事儿可不就穿帮了吗?

    一旦这件事因为自己的鲁莽穿了帮,蒙恬当然知道,不但自己麾下的这五万大军会在匈奴的地盘上面遭遇匈奴人的围攻,而且里面的韩信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一定会率领着里面本来埋伏着的人马出来解救自己。

    这么一来,原来的计策就全部都白费了,而且秦兵还得到空旷的匈奴平原上面给匈奴人交战,那么一来,想要抓住冒顿和项羽显然就十分之难了,而且,到最后大秦兵力的损失,可就不知道能有多少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蒙恬宁可自己晚点去,也要保证自己去了之后匈奴人已经是破开了城墙,攻打进了大秦的领土之内,只有这样才能被称作是关门打狗。

    当然,这可能会让韩信的压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大,但是蒙恬同样知道,这一点韩信肯定是有准备的,因为按照之前的安排,自己要是等待韩信和嬴高的消息的话,估摸着现在能出发就不错了,现在的自己,在进度上面已经算是提前了的。

    大秦的长城,威严而肃穆,站在长城的脚下,每一个个人都会深深的感知到自身的渺小,匈奴人自然也不例外,他们到了长城的脚下的时候,城墙上就跟项羽的亲信传递回来的消息一样,当真是没有秦兵把守的,这倒是让冒顿松了口气,他看向项羽,显然对于打进长城之内而言,他还是要依仗项羽的,不然的话光是那冲车到底怎么使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力来,冒顿都并不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