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3章 会于匈奴(第二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既然如此,本单于自然是要先将那项羽请到我匈奴地界,再言其他!”

    这一瞬间,冒顿仿佛一下子恢复了匈奴单于那爽朗的气度一样,忽地站起身来,上前拍了拍张良的肩膀,就在这一瞬间,也没跟自己手下的什么人商量,就算是把这个事儿给定下来了。

    “单于,不知我先前所提的那些要求,单于是否能应允?”

    张良是个谨慎的人,之前冒顿就说了让项羽来,可没说你尽管过来吧,你提出来的那些要求我都能满足你。

    这么不明不白的就回去把项羽给请过来的事儿,张良是肯定不能干的,要不然等你们一到这儿了,冒顿一问三不知的话,那张良这一次可就算是玩脱了。

    “能否应允?我从未见过项羽,又如何能够定夺?再者,项羽若是当真有心去往月氏,你这等人才又为何会绕路到我匈奴这四战之地出使?”

    冒顿这话里面的意思已经是相当的明显了,那就是我虽然是个匈奴人,但是你们可别忽悠我,你们要是真的也想投靠月氏的话,那就近去了不就完事了吗,又何必派这么老哥一个这么费劲的到我这来费劲口舌呢。

    话都说到了这么个份上,张良知道,人家冒顿单于可不是像他和范增在来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好说话,就算是自己从他的眼神里面已经看到了他对于大秦的渴望,但是自己所提出来的那么个条件他依旧是并没有完全答应。

    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早就在张良的心里面了,你一个张良就是再厉害,再能把项羽给包装的跟一朵花似的,但是实际上,项羽不也不过才带着剩下的六七千人吗?

    至于你所说的什么项羽麾下那是猛将如云,人家冒顿又没有亲眼看见他们打仗,人家当然不可能就凭借着你张良的一面之词就大包大揽的啥都答应了。

    要不然等到项羽真的到了之后,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话,匈奴的单于还得把你一个中原人单独放在一块领地上面供起来,那冒顿的脸估计也没地方放了。

    “单于谨慎,我等自然理解,但想来我家公子到了匈奴地界之后,那是定然不会让单于失望的!”

    这个时候张良要是再在这求爷爷告奶奶的,那可就显得有点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张良知道到了适可而止的时候了。

    “尔等到达那月氏的领土边上之后切莫妄动,我遣一队人马前去接应,尔等跟着我匈奴大军归来即可,不然一旦与月氏先行发生了战争,就莫要怪罪本单于袖手旁观。”

    在张良临行的时候,冒顿的这番话也是让张良心里一动,照实说,他们在中原所了解的匈奴,那都是一言不合就拔刀的主,而这个冒顿,好像是对于跟他的这些邻居们发生一些个随机的无谓的战争那是相当的忌讳。

    这样的做派在张良眼里面那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这么冒顿本身就不是个狠茬子,手里面虽然有着不少的兵马,但是就想要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面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

    至于另外一种,那就是这个冒顿的心机还是十分的深沉的,他想要做到的事儿,那就不会事先表现出一丁点的破绽,但最后,他是一定会毕其功于一役的。

    被匈奴的两个将领送到了匈奴的边境,并且带回了一封冒顿写给项羽的书信,张良一路走着一路想着,这样的一个匈奴单于,对于心里面有着十分之大的野心的项羽而言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两名匈奴的将领送走了张良之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告知张良他们会去和月氏商议放行项羽的人马之事,十日后项羽知道率军前往张良和他们分别之地就可以了。

    对于冒顿的这点能耐,张良还是不怀疑的,月氏的势力相对与匈奴来说,的确还是稍微弱了一点,而且月氏可没有匈奴那样的癖好,非得想要去图谋一下大秦。

    所以区区这几千逃荒一样的中原人,在月氏的眼里那还真的是没啥用的,除了会浪费不少的粮食之外,貌似是起不到什么正面的作用。

    所以当张良回到项羽的身边,并且把冒顿的信件交给了项羽之后,项羽几乎是并没有什么迟疑,直接大手一挥,就要率军想着匈奴的方向进发。

    其实要不是害怕直接穿过月氏的领地万一发生了战事,让自己手底下这原本就不多的军士损失了不少的话,项羽还真就早都直接自己去了。

    如今这冒顿既然应允了自己率军前往,并且帮助自己打通了月氏和匈奴之间的这道鸿沟,项羽自然是没啥可怕的了。

    至于冒顿并没有当时就答应张良提出来的条件,那是项羽心里面早就想到的了,这要是换成他就是冒顿的话,他相信自己也不会上来连项羽的面都没看见就大包大揽的啥都答应人家了,要不然他这个单于当的,可是着实不怎么样。

    项羽的决心,他麾下的将领们都是知道的,所以到了这么当口,他们也只能是紧紧的跟着项羽的步伐,至于到了匈奴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情形,那也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了。

    “单于,那项羽仅仅带着不到一万人马,并且非我族类,若是一旦到了我匈奴的地界上,生出了什么狼子野心的话……”

    冒顿的这个决定,自然也并不是所有匈奴的首领都能理解的。

    他们都想要打进长城的里面去确实是不假,但是有一点,他们对于跟自己长得有点不一样的中原人,可是没有自己的单于心态那么好。

    “我匈奴数十万铁骑,还怕区区不到一万中原人生出狼子野心?”

    冒顿就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虎视眈眈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几个部族的首领,这一下子,倒是把他们都说得低下了头。

    这些部族的首领心里面都在暗暗的想着,你这个家伙现在说得倒是硬气,那东胡的使者来要我们匈奴的良马,要你的阏氏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像现在这么硬气呢?

    但是当着冒顿的面,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于表现出这样的想法,原因很简单,冒顿的武力,就算是他们里面的两三个一起上,也肯定不是对手。

    而且冒顿的统兵能力,那是老早就在匈奴的地界上经过了检验的。

    冒顿之所以被东胡王被欺负成了那样,但是他手下的那些个将领和部落首领们依然是愿意叫他一声单于,那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冒顿的能耐实在是太大了,不说别的,就自打冒顿当上了这个单于之后,匈奴的人口都比之前多了不知道多少。

    虽说之前匈奴动不动就去侵扰一下这个邻居,再不就是骚扰一下那个邻居,但是他们的心底却并不是那么想的,匈奴人也是人,那也得在匈奴的地界上娶媳妇生孩子。

    哪个匈奴的战士不想要天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只不过他们已经那样习惯了,很难停下来罢了,但是冒顿还真就有能耐让他们停了下来,所以冒顿决定的事儿,他们基本也不会冒死的去反驳。

    “那不知单于想要将那项羽和其麾下的中原人安排到什么位置?”

    匈奴的领地虽然宽广,但是但凡是差不多的地方,那都是有部落占着的,这一下子来了几千人,原本倒是没啥,但是这几千人可都是战士,很少有妇孺在里面,这样的一批人一旦到了自己部落的领地上,那领地上的资源还不得都让他们给抢了去?

    更不用说现在寒冬的脚步那已经是越发的近了,任何一个部落的首领都不想让冒顿把这几千人给安排到自己的领地上去,只不过他们当着冒顿的面,有些不太好意思说罢了。

    这些部族首领们的心思,冒顿哪能看不出来,他听了这话不过是微微一笑,站起身来。

    在他的背后,是一张用硕大的整块兽皮绘制的地图,虽然线条肯定是没有嬴高在咸阳宫里面挂着的那些细腻,但是对于匈奴来说,却也相当的精细了。

    冒顿没说话,他的手指直接点在了地图上的一片区域上,之后回头看着站在他后面的那些个部族的首领,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这些人家见冒顿有了动作,那都是忙不迭的上前看去,想要看看这个地方是不是在自己的领地之内。

    但是当他们看清楚冒顿手指的地方的时候,都是松了口气,再次看向冒顿的眼神也全都带了不少的笑意,显然,这个结果还是让他们都十分满意的。

    “我乃是匈奴的单于,并非是中原的单于,那项羽率军到了此处,尔等须得以礼相待,若是何人率军与那项羽发生了冲突,导致我匈奴儿郎的折损,谁的脑袋便会出现在我大帐之外的帅旗上!”

    让他们满意的事儿冒顿也做了,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要做一些让害怕的事儿了,果然,这话一出,不少部族首领脸上的笑容都凝了一凝,显然,这些人之前的心里面都没憋着什么好屁。

    这一番穿越月氏的领地,虽说有了匈奴的将领穿针引线,但却绝非是容易之事,之前在大秦境内行进的数月,那都是夏季和秋季,至少气候上来自江东的项羽和其麾下的大军还能勉强的接受,并且在撤离的时候,项羽几乎是带走了当时寿春周边那数万大军的军粮。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项羽的大军那可真是一丁点的军粮都没有了,大家都是挨着饿,节省着体力,慢慢悠悠的向前行进。

    足足半个多月的时间之后,项羽才终于平生第一次到了匈奴的领地。

    让张良和项羽都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他们踏入匈奴的领地没多久,前方就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骑兵,搞得项羽还以为是东胡还是月氏现在来进攻匈奴让自己给赶上了呢。

    但是张良一指那对人马的帅旗,告诉项羽那可不正是冒顿亲自的率领着他麾下的五万匈奴最精锐的骑兵。

    “冒顿这厮,竟会亲自来此迎接少将军?”

    项羽的身后,龙且和钟离眛他们几个已经是议论看来,这要是匈奴的单于当真亲自出来迎接项羽了,那项羽还是相当的有面子的,而且到了匈奴的领地上之后,那地位肯定也是不用说了。

    但是范增和张良却相互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向项羽,脸上的表情可是没有身后的龙且他们几个那么的乐观。

    项羽立在马上,凝视了一番自己面前那黑压压的一片匈奴骑兵,心里面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不说别的,自己身后的这几千人要是面对着这样的敌军的话,还真就是一丁点的办法都没有。

    “先生,去看看那冒顿到底意欲何为,若当真是迎接的话,怕是不至于携带如此多的人马吧?”

    显然,项羽也看出来了这些人的来者不善,他看向张良,这个时候,当然要有人上前去通报一番,而这个人,显然没人比张良更加的合适了。

    “单于,这等阵势,却是何故?”

    跟冒顿见礼之后,张良直接到了冒顿的跟前,低声问道。

    “并无他意,只是想要让项羽见识一下我匈奴的底蕴。”

    说完这话之后,冒顿一挥手,自己身后排列的整整齐齐的一队各个部族的首领全部站了出来,跟着他缓缓的向前而去。

    项羽一看这个阵势,心里面也有点明白了,心说我这虽然是衣衫褴褛的,但是总不是输了气势不是?

    于是乎项羽也是一招手,自己身后的几个将领也全部都策马而出,跟着自己缓缓的跟冒顿相向而行。

    渐渐的,在项羽的眼中,匈奴的单于冒顿的身形越发的清晰了,让项羽惊奇的是,这个在自己想来应当是凶神恶煞一般的人物,看面相却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人罢了。

    同样的,在冒顿的眼里,这个在不久之前险些颠覆了大秦统治的人,竟然不过是个二十余岁的青年,这也着实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