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1章 扶苏的改变(第一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厮怎地忽然之间便到了我府中?”

    一听扶苏竟然是不请自来,任嚣的脸上就有点显出了微微惊慌的神色,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自己这边还没下定决心到底要怎么样呢,所以对于扶苏,他现在是撕破脸也不是,答应他也不是,所以就只能天天的这么晾着他。

    “若非来的是平日里的彬彬有礼的公子扶苏,怕是郡守此番就是不想和大秦撕破脸也得撕破脸了,扶苏在番禺的驿馆之中已然等候了如此长的时间,若是再不来寻郡守,那才是有了问题了。”

    年轻的赵佗显然看起来还要比任嚣更加的淡定一些。在南海郡,虽说目前是任嚣管事儿,但是赵佗就相当于是任嚣的智囊一般,但凡有啥疑难杂事,任嚣都会把赵佗找来,就像这一次一样。

    “那便如何是好?如今若是被扶苏看出了端倪,他等便是退无可退之局啊!”

    “郡守不必挂怀,且让扶苏入内,再言一其他,若是这厮态度强硬,怕是郡守就算回到了咸阳也不会有甚好结果,不如直接一不做二不休……我南海郡中如今尚有精兵近三十万,虽战力不及秦兵,但那些反秦势力尚未剿灭,公子高又如何敢于直接对我南海这样的偏远之地大举用兵?”

    说完之后,赵佗又在任嚣的耳旁低声言语了几句,任嚣听完,那是连连点头,而后二人纷纷走出了书房,奔着任嚣府中的后院就去了。

    这边扶苏足足在门口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此时的南海郡尚且是梅雨季节,空中湿漉漉的总是滴滴答答的掉着雨滴,扶苏的身后虽也有侍卫撑伞,但却依然感到十分的不耐。

    但他知道,他今天必须要在任嚣这里得到一个结果,不论你是真的病了还是装病,扶苏都要让他看看老秦王族的威势,至于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扶苏倒是不得而知,但是至少他要让自己父亲的在天之灵看看,自己为了大秦,那是并不惧怕献出性命的。

    “公子久候了,郡守当真是重病不能起身,如今依旧是卧在病榻之上,公子若是无甚大事,可等郡守身体好转些我等再行去请公子,若是公子执意入内,还请屈尊到郡守病榻旁去相见。”

    扶苏一听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这话乍一听起来的确是没什么毛病,但是这任嚣的病要是一旦是假的,这不就是在明面上折腾大秦帝皇的亲哥哥扶苏呢吗。

    这个时候返回驿馆自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儿发生,但是扶苏办事就是这样的一根筋,而且一直以来就是如此,所以,那开门的小厮话音刚落,扶苏一伸脚直接就踏入了任嚣的府邸之中。

    “既然郡守已然病了如此多的时日,我身为大秦公子,父亲之前派到此处接管南海郡一应事宜之人,更应当好生探望郡守一番,郡守的病榻在何处,头前带路便罢。”

    那小厮听了扶苏的这番话也是一惊,他在任嚣的府中已经许久,出来开门之前任嚣和赵佗就已经有言,谈及当他按照任嚣交给他的这番说辞说完之后扶苏便很有可能会知难而退,返回驿馆之中,但是现在,显然并没有如此。

    慢慢悠悠的带着扶苏,当然还有扶苏身后跟着的两名侍卫,还有在任嚣府邸门外等候的一队侍卫,扶苏虽说带着一腔热血而来,但是他也并非是一个愣头青。

    扶苏能保证的就是他在这任嚣的府邸里面真要是有了啥三长两短的话,咸阳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到那个时候,扶苏相信他的死不会白费,自己的弟弟会为了大秦的荣光让任嚣付出他应有的代价的。

    七拐八拐的,终于扶苏被那小厮带到了一处房间之中,在那房门口,扶苏就已经是闻到了阵阵的药味,心说莫不是任嚣这厮当真得了急病,起不得床?

    再往里走,扶苏看到这个宽大的屋内果然是往来穿梭着好几个的侍女,端着汤汤水水的就往屋里面送,这要是一般人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屋子里面肯定是有着一个病的不轻之人。

    但是扶苏并不是一般人,他之所以在跟嬴高之间的皇位争夺中败下了阵,那不是他的能耐问题,也不是他比嬴高蠢笨,而是性格问题。

    所以打眼一看这些往来穿梭的一个个急吼吼的侍女,扶苏的眼角就微微的眯了起来,显然,他观察到了那么一点东西。

    之后,扶苏再没了迟疑,大踏步的就往屋里走去。

    果然屋里面那宽大的床榻上,之前扶苏就已经见过了的任嚣正在那四仰八叉的躺着,看样子那端的是十分的虚弱。

    而扶苏注意到在任嚣床榻的旁边坐着一人,模样比任嚣小了不少,此时也正在一脸忧虑的看向任嚣。

    “郡守,扶苏公子已然到了。”

    那小厮快步走到任嚣的身边,在他的近处轻声言道,但在他说话的时候,扶苏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在原地等候,而是直接几步就到了床榻的边上距离任嚣那是相当近的地方,正细细的端详着躺在榻上的任嚣。

    “哦……?公子竟然亲自到了?快,扶我起来向公子施礼!”

    任嚣听了这话抬头一看,见扶苏已然是到了近前正在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那是直接就地打了个激灵,挣扎着就要往起起身。

    扶苏笑眯眯的看着任嚣,并没有什么动作,直到这家伙在自己府里的侍女和床榻边上坐着的家伙的搀扶下已经是堪堪起来了一半的时候,扶苏才张开了自己的嘴。

    “郡守既然当真身体如此抱恙,这些许俗礼便免了也罢!”

    说完到了任嚣的面前一摆手,示意他躺下便可,任嚣看了扶苏一眼,发现他的神情跟自己之前拒绝立刻回到咸阳时候的那般急切已经是天差地别,不由得跟坐在自己床榻边上的赵佗对视了一眼,之后继续装模作样的在旁人的搀扶下往下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