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5章 失落的青年(第九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沛公之意,乃是我等要依附于人?”

    樊哙有点听出了刘邦的言外之意,脸上露出了些许不乐之情,在这些人里面,他的脾气是最爆的,要是按照他的想法,早就把周边的几个县全都拿下了,但是刘邦却屡屡未能同意他的谏言,如今又要等着依附他人,樊哙能乐意才叫怪了。

    “依附于人有何不好?若是依附于人,秦兵来了自然有兵多将广者在前相抗,我等便在后方跟从即可,若是两败俱伤……嘿嘿嘿……”

    刘邦自有一套理论,别人那都是完全无法理解的,樊哙听了之后,也只能是摇了摇头,他不开心归不开心,大哥的话还是要听的。

    但是对于刘邦的这套理论,樊哙和卢绾他们虽然一时间还不能适应,但是吕氏却有点明白了刘邦的小心思,至于原因嘛,只是因为刘邦最后所发出的那嘿嘿嘿三声奸笑,和他俩晚上做某一项运动时候的声音是何其相像啊。

    蒙毅这一去,纵然洛阳和咸阳相去不远,但却一连半月也没有消息。

    嬴高虽说等的急切,但也是无可奈何,自己能不能到前线去,还得始皇帝点头,而在如今的始皇帝眼中,自己肯定是重点保护对象,所以想要带兵去迎敌,怕是还要在朝堂上过几轮筛子。

    足足等待了二十天,嬴高终于等来了自己的老丈杆子冯劫,听闻始皇帝这一次派遣的是冯劫,嬴高的心就先落了一半,都说自家人好办事,老丈人来了,自己的目的还会远吗?

    “外舅此来,是否有喜事相告?”

    嬴高一看到冯劫的那张老脸,心情倒是好了不少,至少不用像蒙毅来的时候那样还得斟酌着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

    “率军剿灭反秦诸多反秦势力,当真是你的本意?”

    冯劫没正面回答嬴高的问题,反而义正言辞的问了这么一句。

    “当真!”

    “此事君上已然力排众议,应允了,我此番前来,正是代替尔等,领兵三万镇守梁县,与尔等遥相呼应,关中的辎重粮饷,皆由我在三川调度。”

    短短的一句话,让嬴高的心中还是相当的温暖的,没别的,就因为冲着这样的安排,嬴高就知道至少始皇帝用心了,而且是真的相信自己有能耐剿灭那些个反秦势力。

    因为陈胜的势力主要集中在颍川和陈郡这两郡之地,而要攻陈郡,需得先拿下颍川,就单说拿下陈胜,嬴高就肯定会不可避免的拉长自己的战线。

    这样一来,辎重的补给无疑会成为大问题,颍川和陈郡原来的县令不是被杀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指着他们是万万不可能的,而这个尴尬的问题,始皇帝通过把朝堂上对于嬴高来说最靠谱的冯劫请出来,基本算是能化解掉了。

    要不然万一一个外人想要给嬴高使点坏的话,稍微拖延一点他的补给,嬴高的十五万大军就会出现无以为继的情况,而这个,也是嬴高这些天来一直苦思冥想的问题,而现在,一个冯劫,基本也就解决了。

    “高此番请命向东破敌,外舅如何想来?”

    既然冯劫来了,那么嬴高就得让他安安心心的在三川之地给自己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毕竟等到灭了陈胜这层浮灰之后,真正的硬骨头才会出现。

    而且项羽了,张良了,刘邦了究竟都有多大的能耐嬴高心里也没啥底,所以他向咸阳要的东西,那是一丁点都不能差事儿的,万一冯劫在这不情不愿的候着,可就埋下隐患了。

    “若以我冯氏一族而论,公子自然是不要冒此凶险才好,但若是以大秦江山而论,公子此举,但当真是极具老秦之气,君上对于公子此番气节,在朝堂上那是赞叹不已,若非公子在此,如此规模的反秦势力,怕是会让朝堂之人尽皆悲观起来。”

    “既然如此,外舅为何自蒙毅归去二十日方才来到,殊不知,此时那会稽郡的项氏叔侄怕是已然过了江,九江之地,多半已然不保……”

    “原本可提前数日到来,不过如今那负责冶炼兵器名曰张开之人言有公子吩咐之物未能制作妥当,故而拖至了今日。”

    “何物?”

    “秦弩三千,箭矢无数……”

    一听这话,嬴高脸上顿时露出了释然的表情,他原本向张开要求的,不过是一千秦弩,因为按照当时张开的制造速度,在之前已经提供给了王离两千秦弩之后,只能制造一千之数。

    但如今竟有三千之多,虽说嬴高不知道张开这个戏法是怎么变得,但是秦弩这个东西,至少在对付陈胜手下那些个衣不蔽体的大军时候,真的是太有用了!

    冯劫驾临,洛阳事毕,嬴高将王离和司马欣带着身份,直接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就奔了梁县了,在那里,章邯正在等候着他们,汇合之后,他们将冲出老秦之地,头一次开始对反秦势力的主动出击。

    在嬴高出发的前夜,他接到了一封来此会稽的书信,这封书信,让他想要到漩涡附近的距离更加的近了。

    而在嬴高出发的同时,距离嬴高数千里之外的江水上,那个给项羽牵马的青年正独自站在一艘小舟的船尾,看着渐行渐远的会稽郡,时而又向西望去,心中不知想着些什么。

    项梁叔侄的大军即将从会稽出发渡江之时,韩信曾借着牵马的时机向项羽进言,直言项羽理应劝谏项梁,在渡江之后前去直接攻取陈县,将陈胜取而代之,而后再以陈县为中心招兵买马,扩充实力,而非是直奔九江郡而去。

    但韩信的这个经过了脑海中好几十次推演的提议,换来的却是项羽的冷嘲热讽,按照项羽的意思,韩信天生便是牵马的料,好高骛远的事儿,还是省省吧,至于去攻取陈县的事,项羽想都没细想,就给忘了。

    “他甚至连缘由都未曾相问……”

    韩信不知道他还在这蹉跎岁月有啥意思,忽然之间,他想起了数日前一个中年大叔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