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章 冰火两重天(第二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尔等,若是当真想要到战场上扬我大秦男儿威势,便可加入到军中,或许多年之后,尔等之中亦会有不更,有五大夫,有大上造,有关内侯!尔等莫要不信,这便是大秦的铁律,不论何人,只要军功到了,便可做上这些,领朝堂上的俸禄,而跟着陈胜反秦,他又能给尔等何物?”

    啥叫洗脑,这就叫洗脑,嬴高今天一丁点都没用自己储君的身份来压这些个黔首,说出来的那都是为他们着想而且实实在在可能的话。

    虽然要想当真凭借军功达到嬴高所说的那些爵位,无疑是难上加难,一百个里面九十九点九个最后都得死在战场上,但是之前就是有人成功过,这是不用怀疑的。

    接下来,嬴高更是在这五六千黔首感激的目光中,让他们排成了一排,然后由县令安排各个亭或是村中的负责人按照顺序一个个的将他们带走,早在司马欣出发的时候,嬴高就已经要求这些人将各自区域内的房屋和田地给准备好了。

    至于房屋和田地从哪里来,以嬴高现如今的身份,一张嘴那可真就是好使的。

    毕竟这洛阳城中之人皆是期盼着嬴高能一直在这和他们同生共死,所以对于嬴高的要求,那几乎可以说是予取予求,别说要房子要地了,只要不要命,他们都是可以拿出来的。

    毕竟一旦把嬴高惹毛了不管他们洛阳了,就这么个周文估计就能把这洛阳城给破了,到时候损失的可就不是这房子和地的问题了,在这个事的面前,洛阳城的老百姓和富人们还是能算过来这个账的。

    这一切,都是在嬴高的监督之下进行的,并且嬴高有言,两三日后,他还会派人到这些黔首被分配的房屋之处去查看,一旦有甚与之前承诺不符之处,这个锅可就要由县令来背了,所以这个事,县令可是不敢有任何马虎的。

    洛阳城中的一切,都在按照嬴高的指示有条不紊的进行,而进入城中的那些个黔首,算是体验到了一把身为大秦子民的实惠,同时也牢牢的记住了大秦储君公子高的名字,因为正是此人,让自己重获新生。

    但与此同时,有些人可就不这么好过了,这其中就包括已经距离荥阳十分之近,并且刚刚收到周文大军消息的吴广。

    “周文竟被司马欣杀死?”

    吴广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可是满脸的不敢相信,在他的眼里,周文应该是陈胜手底下数一数二的家伙,怎么就能一下子被一个在大秦都不怎么能排的上名号的司马欣给斩杀了呢?

    “周文这厮,之前所言定非是实言,不然怎能以十万大军之数轻易便被司马欣取了首级?司马欣连洛阳城外的三万秦兵都未能带出,足以见得这周文是何等的蠢笨,若是换做某前往洛阳,又如何能到如此这般田地?”

    见周文死了,吴广懵逼了,田臧倒是来了一番马后炮,在他看来,周文也好,吴广也罢,全都是白痴一样的人物,这些大军也只有在他田臧的手里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如今再取洛阳已然不是良策,周文已死,十万大军四下逃窜,不知你有何计较?”

    吴广之前也不过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罢了,兵书战策人家压根就不知道是啥,如今一下子就没了十万大军,吴广原来自信满满的心态也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心说这万一要是再拿不下来荥阳,自己这一趟可就全完了。

    如此的情况下没了周文,他纵然再看不惯嚣张的田臧,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我军虽人多势众,但铠甲兵器却并不占优,故若想在王离的六万大军守卫之下夺了荥阳,也非易事,你先将十五万人马交于我手,我当做先锋对荥阳试探一番,若是王离率军出城,你便可在后方突袭,取了荥阳!”

    田臧之所以看不起吴广和周文,是因为他的的确确是识字的,而且稍微见过一些个兵书,于是乎当时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引蛇出洞的计策。

    但他又怕自己一旦把王离给引出来之后不能抵挡,所以左思右想的,管吴广直接要了十五万的人马,心说这么一来就算是王离追杀出来,硬顶也能顶一阵子了,至于取了荥阳之后的套路,田臧的心里也是早就想好了。

    “十五万人马……”

    听了田臧说出的这个数,吴广心里还真就有点犯了嘀咕了,因为给了周文的十万人马已经打了水漂,自己这满打满算就还剩下二十万,这要是一下子给了田臧十五万,自己带着五万人心里可就有点没底了。

    “或是某率五万人马前去袭城,假王去与那王离交锋,亦是可行。”

    见吴广脸上显现出了犹豫的神色,田臧也不强求,直接在边上来了这么一句。

    这一下子,却是搞得吴广银牙一咬,向田臧言道:“就分十五万之数给你,定要将王离大军吸引到他处,我率领这五万大军,足矣攻破一座空城!”

    吴广想一想自己要是面对王翦的孙子王离的话,不由得就是一身的冷汗,生怕万一败了自己变成下一个周文,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等田臧把王离引开了之后,自己再去干那猴子偷桃的活计。

    吴广和田臧在这边商量的热火朝天,殊不知,当嬴高发现他们有夺取荥阳之心的时候,他们的结局就已经定下来了。

    在洛阳,嬴高的确是以这大秦的黔首为先,没有轻易的伤害任何一个人命,但是在荥阳,嬴高却不得不采取另一种策略了,因为有的时候,对于敌人的仁慈,那只能说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

    这个时候的王离,已经得知了吴广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到了荥阳近前之事,但是他却并没有任何一点的惊慌失措之情,因为就在一两天之前,他收到了嬴高的书信,信中的内容,正是指点他如何对付这吴广的二十万大军,同时到来的,还有一份大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