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1章 上位第一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公子这是干啥呢?

    这边还没等朱家想明白,也就是嬴高才刚刚数出‘五’的当口,那后面的赵高忽然之间就像是疯了一样,口中快速的言道:“公子留步!”

    嬴高闻言脸上那是嘿嘿一笑,轻轻抚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然后缓缓的听了下来,连头都没回,直接就轻描淡写的甩出了一句话。

    “中车府令这一次可要思量一番啊,本公子可是没有过多的时候与中车府令在这里来来回回,给中车府令的机缘只有这一次,若是中车府令不能好好把握的话……”

    后面的话嬴高并没有说出口,但是有些事儿,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在心里想象就越是恐怖,赵高此时的心里,嬴高再清楚不过了。

    其实知道现在,嬴高还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在今天之前,自己还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秦皇子,而这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把自己心心念念了一年有余的赵高终于给彻彻底底的拉下了马,嬴高的确还需要消化消化这个事,更何况自己也是一跃成为了大秦的第一位储君,这鸟枪换炮的感觉,第一个嬴高就用在了赵高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赵高,再也没有心思去想什么我如何如何把大秦给灭了,把始皇帝给整死之类的事了,他唯一在斟酌的,就是用自己这些年来千辛万苦培养起来的一股赵国势力去换取自己痛痛快快的死去到底值不值得。

    赵高知道,始皇帝一定会对自己用上最重的刑罚,现在自己能动的地方那是相当的有限,周围更是遍布卫士看守,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为了避免自己自杀,然后让自己死于更加残酷百倍千倍的刑罚。

    “我赵国后人,确是组成了一支用于暗杀的卫队,若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等便在……”

    听着赵高说出了一处距离咸阳城并不遥远的地方,嬴高这才松了口气。

    赵高和李斯被擒之事,到目前为止都是大秦咸阳宫之中的辛秘,但是嬴高知道,虽然和赵高有关的身居高位的大秦官吏已经基本都被拿下了,但是时间一长,这么大的事是一定会传出去的,而一旦传出去,赵高麾下的人马肯定不会在傻等着了,他们一定会转移,这样一来,日后再想捉住这些对大秦有百害而无一利之人,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明日待我归来之时,便是决定中车府令领受何种刑罚之时!”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嬴高一阵风一般带着朱家离开了这牢狱之中,他现在要做的,是和时间赛跑。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嬴高风风火火的从咸阳宫中出来,身后跟着的,是一身铠甲的章邯,再往后,是一队面无表情的卫士,自然就是秘法队无疑。

    对于有点木讷但却并不傻的章邯,嬴高总有一股子莫名的好感,所以每每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兵的时候,他总是向始皇帝软磨硬泡一番看看能不能把章邯带在身边,这一次自然又是他立了一番军令状的结果。

    在短短的时间内,嬴高就只向始皇帝表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除恶务尽,赵高的确是首脑,但是赵高没了,那些复仇心切的赵国子弟们自然会选出新的首脑,而他们的目的肯定不会变,还是搅和大秦的统治。

    于是乎,始皇帝对于嬴高榨取的这点赵高残存的价值十分满意,当即大手一挥,就把章邯派了出去。

    有了章邯和秘法队,嬴高的心情那还是相当的轻松的,赵高麾下的把一波杀手虽然也的确是有两下子,比普通的大秦军士强了不少,但是面对秘法队,他们还不是个,这在之前酒肆的地下已经是证明过的了。

    一夜之间,在嬴高的带领下秘法队和数千咸阳城驻军突袭得手,一举将隐藏在咸阳城外不足百里处的五百余赵国死士击溃。

    虽说在这样的行动之中那是一定还会有漏网之鱼的,但是至少绝大部分赵高的党羽一定是消失在了这次行动之中。

    虽然别人可能不会想到,但是经历过陈县场面的嬴高是知道这足足五六百个反秦的高手要是流入陈县那样的地方会给大秦带来多么大的后患,要是有心人以这样的一队人马作为蓝本的话,日后是肯定能组织起一直让大秦极为头疼的军队的。

    而如今,因为嬴高的缜密心思,显然可以免去这般担忧了。

    当一夜无眠的嬴高和章邯打着哈欠把此事告知始皇帝后,始皇帝不由得暗自给自己点了个赞,心说嬴高这个储君,还真是立的可以。

    始皇帝心里有种预感,嬴高这个家伙的存在,那可是能让自己多活几年的良药,当然,以他对嬴高的了解,这肯定是要前提条件的,起码来说,适当的放一放权还是有必要的。

    但出乎始皇帝意料的是,当他问及嬴高这上位第一功想要点什么赏赐的时候,嬴高所言却是希望始皇帝能按照嬴高和赵高之间的约定,让赵高自行选择死法。

    虽然心里还是十分不愿的,但帝王那可是一诺千金,始皇帝前脚答应了嬴高让他尽管提条件,后脚要是就把人家这么个不难的条件给拒绝了,那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但始皇帝不知道的是,嬴高之所以让赵高自己选择死法,那可不是他有什么慈悲心肠,而是他心中另有打算。

    而嬴高所要做的,一句话,千金买马骨。

    嬴高相信通过赵高这个事,大秦储君公子高的名头定然会迅速的响彻大秦各地,而那些个反秦势力看到赵高彻底怂了的下场,怕是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再来和未来大秦的帝皇斗了。

    这一日的清晨,在咸阳城最为繁盛的大街之上,原本威风凛凛的中车府令赵高双膝跪坐于高台之上,身侧放着一樽酒水和一卷竹简。

    酒水是他自己选择的毒酒,竹简则是嬴高给他安排的,《罪己书》。

    总之,这一天过后,整个咸阳都知道了赵高对大秦做了什么,但同样也知道了他这样体面的死到底是什么换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