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彻底捣毁(求推荐票,收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嬴高一看这么个情况,就知道始皇帝这一怒之下极有可能在这就把阎乐给料理了,但这样做虽然那是相当的解气,但却并不是目前他想要得到的结果。

    而且嬴高根据始皇帝脸上的神情判断了一下,始皇帝显然是把阎乐当成了这地下通道包括之前陨石刻字之事的始作俑者了,所以在始皇帝的心里,这货早晚都是得死了,倒不如我现在就整死了他,起码还能解解气啊。

    于是嬴高看着像死狗一样正在被拖着向始皇帝脚下来的阎乐,心念急转之下,连忙转身向始皇帝言道:“父亲切莫动怒,如今阎乐在此,定然能够牵出更加多的反秦势力,之前在这地下发号施令的贼首见我等所带军士英勇已然是逃得不知所踪,他们的身份,还要靠阎乐来分辨,并且……”

    看着始皇帝的脸色随着自己的话渐渐的恢复了几分的沉静和平淡,嬴高这才渐渐的松了口气,杀死一个阎乐,那就是一刀的事,而阎乐死了,自己折腾这一大顿估摸着又白忙活了,嬴高不会乐观到以为赵高的麾下就只有一个阎乐,他知道,向阎乐这样的人一定还会有,只不过可能一直都隐藏在暗处,没了阎乐,他们极有可能才会现行。

    嬴高说到这个地方之所以停了下来,是因为始皇帝很有可能是想到了嬴高要说的是什么,给了嬴高一个眼神,显然,嬴高接下来要说的,极有可能是始皇帝不爱听的……

    ‘咕噜’咽了一口唾沫,嬴高还是决定一咬牙一跺脚,把他自己的想法给说出去。

    “并且区区一个咸阳令阎乐,何德何能在这偌大的咸阳城中能制作出如此之大的一个地道,这地道想来是通往城外什么僻静之处,以高之见,若是没有数年的光景绝难以建好,故这阎乐的背后,在咸阳城中理应还有同党!”

    赢高当真已经暴怒的始皇帝说这话,那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把这么一个地方给断端掉了,在始皇帝这赢高那是只有功劳没有任何的过错,但自己非得这么画蛇添足的来上一句的话,依照始皇帝的性情,咋回事可就不一定了。

    听了嬴高的话,始皇帝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而正在这个时候,已经像一条死狗一样的阎乐被拖到了始皇帝的面前,始皇帝此时已经是把自己腰间锋利的佩剑给拔了出来,想不想现在就亲手把趴在地上这个吃里扒外的玩意给卸吧了,就是始皇帝自己的事了,赢高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嗖……”

    就在嬴高满心期待的看着始皇帝的时候,始皇帝忽然之间就挥舞起了手里的长剑,寒光一闪,奔着倒在地上的阎乐就去了。

    “完了!”

    “完了!”

    这是嬴高和阎乐心里同时涌现出来的想法,当然,嬴高是因为自己的计划要完蛋了,而阎乐则是因为自己的生命要完蛋了。

    但就在下一秒钟,两人却又同时的都松了口气,因为始皇帝的剑虽然挥了下去,但是剑尖却并没有指向阎乐的心脏或者其他的要害,而只是轻飘飘的在他身上的官服中划过,将阎乐身上宽大的官服直接破开成了两半。

    “尔等,不配着我大秦官服……”

    淡淡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始皇帝又把宝剑放回了剑鞘,看那神情,他是不屑于亲自一剑斩杀了阎乐这样的货色的。

    这一瞬间,嬴高的心里忽然之间有了一种明悟的感觉,君王之剑,天子之心,不愧是这世上最难以揣测的了,自己纵然有着两千多年的智慧和对历史的掌控力,但是这天下此时依旧是始皇帝的,只要始皇帝还有一口气在,那么他的意愿还是会左右他麾下臣子们的生死,也左右着天下黔首们的生死。

    “唉!能掌控得了当然是好,万一我这老爹忽然之间嗝屁朝天了的话,还是要早做准备啊,或者说……”

    在这么个要紧的时候,嬴高的脑袋里也涌现出了一个要紧的想法,但这个想法,可是和他原来心里的计划差的有点多了。

    “父亲,这地道庞大,我等此次虽带的全部都是精锐之士,想要将其彻底查清依旧是力有不逮,高恳请父亲先回宫内,而后下令由章邯将军带人将此处彻底搜查一番,咸阳令……能否交由高审问一番?”

    这个事上,嬴高立功的确是不小,没有他的话,始皇帝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阎乐的狼子野心,但是嬴高也知道对于这个事他不能大包大揽,大包大揽的话到最后极有可能会被人反咬一口。

    所以在密道和阎乐之间,他选择了活人阎乐,而密道的事,他相信始皇帝一旦有了结果也是会告诉他的,毕竟这段时间他已经证明,自己的确是始皇帝的亲儿子,那是事事都为了大秦帝国着想,这些始皇帝当然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了。

    “彻查阎乐,一旦有何消息,即刻入宫告知与我!”

    始皇帝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带着自己的侍卫们直接离开了这里,显然,今天发生的事有点颠覆了老爷子对于自己朝堂上官吏的认知,咸阳令竟然都在进行着这样的勾当,大秦的朝堂上还有多少能相信的人?

    始皇帝离去之后,嬴高指了指已然在地上瘫坐着的阎乐对朱家说:“抬走!待我跟咸阳令好好唠唠!”

    虽然没听懂嬴高说的最后俩字到底是个啥意思,但阎乐知道,自己到了嬴高的手里,可是不见得能比在始皇帝手里强到哪里去,当时连求饶都忘了,直接一翻白眼,又抽了过去。

    阎乐折了的当口,他的老丈人赵高已然回到了自己的府中,而在他的府里,一人正在焦急的等候着他。

    “酒肆被公子高发觉,这厮不知从何处携带了数十绝顶高手,我等不能敌,虽撤出了部分,但辛苦了数年方才开辟出的通道……怕是不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