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章 瘦的脱了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利用着自己头脑里的记忆和这段时间的调查,赢高终于有些敢于肯定赵高并不是真的一心一意想始皇帝之所想,急始皇帝之所急了,这家伙不过是在麻痹我们的千古一帝,而且是二十多年如一日的麻痹,这一针麻药,换谁谁都受不了。

    但是,对于赢高来说最麻烦的无疑就是他到这个时候手里依然是没有证据,他脑袋里的历史只有在他的脑袋里才是历史,说出来到了别人的耳朵里那就是扯淡了。

    赢高相信,就算自己和始皇帝请命把那个酒肆的邯郸老板给抓起来,从他嘴里也得不到任何的东西,特别是这件事要是关乎国恨的话,有些事,不发生就永远也不会有所为的证据,但是发生了,证据又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了。

    赢高操着这么大的心,人却在乖乖的熟悉和指挥新宫的修建,这一晃又过了一个多月,这时候的新宫所在地,和一个月之前那可是大不相同了。

    一旦有人从渭水南渡,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座已经颇具规模的前殿,正是后世人口中的阿房宫本尊,前殿之后,不少宫殿也是纷纷起来了一半有余,虽没有开始打磨美化,但是大体的样貌却已经呈现了出来。

    但在这样的结果下,要是一个月没见过赢高的人见到他,那也是会大吃一惊的,这短短的一个月,赢高可以说是从一个身形有点宽厚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脸上身上全都棱角分明的年轻人,而且按后世的话说,还深了两个色号。

    这些变化,当然是为了让始皇帝满意而拼出来的,但是看着铜镜里自己现在的模样,赢高还是非常感谢这一个月的劳碌的,和之前的形象相比,这样的赢高和前世的本尊才贴了那么一点点的边,提前好几天就完成了自己之前定下目标的赢高心情大好之下,决定就保持如今的这个形象了,至少在大秦的诸多皇子中,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至于为什么能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取得这样大的进步,那一方面是赢高的努力,另一方面就要得益于后世工作中那些为了提升效率的方法了,其中鼎鼎大名,时常被人唾骂的一条赢高依稀的记得叫做:倒排工期。

    通过筛选出那些用时短,见效快的活计,又给这些活计倒排了工期,再加上赢高日日夜夜的监工,终于在始皇帝到来之前达到了这样的成果,看着自己面前这些看似巍峨的木质建筑半成品,赢高心里松了口气,他知道,这次的考试,自己应该是没啥问题了,当了一个月的工程师,接下来,还是得回归正题。

    得知了东郡这件事,赢高就知道,要说赵高用了之前的二十多年时间围绕着始皇帝和整个大秦布了一个珍珑棋局的话,那么从东郡这件事开始,他就算是开始移动局中的棋子了,要是自己不能相应的破解,那等到始皇帝当真死在出巡的路上那一天,一切可能就都晚了。

    按照赢高的想法,自己要是能在始皇帝逝去之前把赵高的狐狸尾巴彻底当着始皇帝的面就揪出来,那自己也就算是功成名就了,等到始皇帝逝去,扶苏继位之后,自己自然也就可以在站在他的身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了。毕竟这大秦的山水,自己来一回要是不玩个遍的话,那岂不是赔了。

    但是赢高不知道的是,大秦的病并不在赵高一人的身上,在大秦广袤的土地上,比赵高小的惊雷多得赢高都是不能想象的。

    比如此时刚刚因为押送刑徒不利而一溜烟跑到了芒砀山的那个小小的亭长,比如六年前始皇帝东巡的时候途径古博浪沙时差点被大铁锤砸死的幕后主使,比如虽然才二十岁却已经八尺多高常常对自己的叔叔说等我干死了始皇帝皇位就是你的的少年,再比如天天在地头干活却心向鸿鹄的农民……

    但是这些种子,显然是赢高现在无暇顾及的,在这一个月里,他也通过自己的遥控让朱家对和那间酒肆有关联之人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挖掘,而且取得了一些让赢高精神为之一振的结果。

    更让赢高兴奋的是,在赢高远离咸阳的这段时间,朱家找到了两个志同道合的游侠,并且连忽悠带蒙的把他们拉入到了自己的所做的事情中,当然,他们还不知道赢高的存在。

    五天后,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清晨,赢高接到消息,始皇帝的车马仪仗已然近了新宫之地,赢高不敢怠慢,连忙拉着冯清和阳滋,还有不少自辅佐自己的官吏,穿戴整齐后直奔新宫的外围等候始皇帝,自打赢高到了大秦之后,但凡面对始皇帝,在礼节上那是一点都不带差事的,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那也是要面子的,子孝才能父慈嘛!

    “高因在前殿督造,故接驾来迟,还望父亲恕罪!”

    一见始皇帝的面,赢高直接就是带着一众家眷下官呼啦啦全都跪下了,嘴里说着恕罪,那态度才叫一个恳切。

    早在往这边走着的时候,始皇帝的面上笑容就没断过,因为那些已经起来了不少的建筑他当然已经看在眼里,他不懂建筑,他要的就是速度和气势,而如今乍一看,这两点赢高显然是都做到了。

    一挥手给赢高等人全都免了礼,始皇帝一看自己几个月没见的儿子,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揪,在他眼里,赢高简直就是瘦的脱了相一样,就是向来以勤政闻名的扶苏,也从来没这样过,这一瞬间,在始皇帝的心里,自己的这个儿子,和其他人的确是不一样的。

    但赢高的这幅德行看在阎乐的眼里,不由得一阵诽谤,心说赢高这家伙这一个月这在用了什么诡计,竟然平地上起了这么多的建筑?明明在他接到赵高通知的时候派人来看,还说赢高的督造进度远远落后,这个戏法是怎么变得,反正阎乐是一脑袋的浆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