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食物中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新宫开始建造才刚刚几天,两千人要是真倒下一半耽搁个十天半个月的话,那可真是要了刚刚在咸阳宫里跟自己的老爹把牛皮吹得响当当的赢高的亲命了。

    在赶往新宫的路上,与冯劫相熟的那名医者一直在担心是否会是瘟疫之类的疾病,因为这些服役之人全部都是来自不同郡县的黔首,他们经过长途跋涉聚拢到了一处,是很容易相互之间染上传染病的,并且据那医者所说,在大秦不长的历史上这样的事还不是第一次出现。

    赢高听了这话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心说要不是这样的事之前就出现过几次,就凭阎乐的头脑他也弄不成这么一出!

    显然,赢高虽然还没到现场,也没见着那些上吐下泻的人,他已经把这件事算在了赵高和阎乐的头上,他才不信前几天自己亲自检查过的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服役之人会恰好在自己离去的几天里就纷纷感染上了所谓的瘟疫。

    按照赢高的估算,赵高和阎乐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在督造新宫这件事上顺顺利利的,他也早已经做好了应对他们一些手段的准备,但是应在了这里,他还真没有想到,事到如今,用防不胜防来形容此事,无疑是最应景的了。

    急匆匆的到了新宫建造之地,赢高二话不说直接带着那名医者到了服役之人歇息的地方。

    赢高放眼望去,只见还在外面干活的人也就剩下六七百之数,显然其余的全部都染了病。

    到了他们歇息的大帐中,映入赢高眼里的是一个个已经躺在榻上的百姓,他们的脸上并不算怎么痛苦,但是却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腹部,并且不少人的嘴唇都少了一些血色,显然是有点脱水的症状。

    见了这样的情形,赢高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这些人的症状他还是熟悉的,前世经常带领着没什么经验的学弟学妹们去探索一些墓穴进行考古工作,不少年轻人就因为准备不充分而导致胃肠感冒,连拉带吐最后和这些人的模样也差不了多少。

    并且一来到这里,赢高就发现了一些端倪,修建新宫毕竟是一个庞大的工程,虽然赢高是督造之人,但是他当然不能天天盯着烈日吃着灰到这些服役之人的眼前去看着他们,所以赢高的手下还有着不少的官吏,负责着这里大大小小的事务,赢高也不过是起一个统筹调度的作用罢了,但是当然,一旦出了问题,赢高才是责无旁贷的第一责任人。

    赢高一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些自己手下的官吏很明显的在行为上有着不少差别,有一些离这些服役之人要多远有多远,仿佛怕真的能从他们身上沾上瘟疫一样,并且在赢高准备进入这些人所在之地的时候还有人提醒了几句。

    但还有那么不到十个人,一直在这些服役之人所在地的周边转悠,赢高来了之后他们更是紧紧的跟着赢高,表现得对这件事格外的上心。但赢高可不相信他们是为了大秦的公事着想,暗暗的把他们都记在了心里。

    在赢高观察的当口,他带来的那名医者也已经对数个染病之人进行了一番诊断,走到赢高的面前刚要说,却被赢高一把拉住,向自己的大帐走去。

    到了自己的大帐后,赢高命侍卫在门口站定,这才问道:“情形如何?依我看这应当并非是瘟疫吧?”

    那医者闻言连忙点了点头,言道:“的确是虚惊一场,我接连看了三人,极有可能是因天气太过炎热,食用了腐坏的食物所致,公子只需吩咐准备吃食之人注意便是,但这些人已然吃了那些食品,还要反应上两三日,等到恢复了体力,怕是七八日也就过去了。”

    显然,这医者也知道赢高是在赶工期,但是他的言外之意显然是这些人必须得停工七八天了,不然以他们的身体,强行出工不但什么都搬不动,还有死亡的危险,且不说赢高不能那么干,就算他那么干了,死几个没事,死的多了,可又是他头上的一笔糊涂账了。

    “这他妈的定然是阎乐给我设下的连环套!”赢高听闻此言不由在心里狠狠的骂道。

    现在的情形已经十分明晰了,赢高可不信什么吃了腐坏的食物这样的猜测,他心中已经断定这些人的饭菜中一定被动了手脚,并且应该很难像那医者所说的那样几天之内就能恢复,阎乐既然动了,那这些人半月之内能恢复都算是好的了。

    片刻之后,朱家出现在了赢高的身边,这家伙体壮如牛,果然和赢高预料的一样,没什么事,见到赢高的时候,脸上也满是焦急,显然有什么事要告知赢高。

    但现在对于赢高来说当务之急却并非找到他们为什么这样,而是赶紧将他们治好,于是没等朱家开口就急切的问道:“尔等是何时开始有这样的症状?”

    “就在今早吃完餐食后不多时!”

    听到这话,赢高微微松了口气,因为他赶到的及时,事发到现在还远远没到两个时辰,他们吃进去的东西大半可能还没消化,要等到完全消化了,怕是剩下这几百人也遭了秧。

    想了片刻,赢高心中有了些门路,连忙又转向那名医者问道:“可有即刻便能使这些人呕吐的药物,本公子要将他们今早所食的东西尽皆吐出!”

    “这……有是有些,但是如此大量,怕是要数个时辰才能准备齐全。”

    数个时辰?那时候胃里的东西都变成粑粑了!毒物也早就被吸收的差不多了,吐出来还有什么用?

    赢高心里想着,脸上也是露出了焦急的神情,这里是大秦,可不是两千多年后的医院,说催吐就能催吐,没有药物,他也只能干着急。

    但就在此时,朱家却是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站在赢高的面前,显然是有什么话不知道该不该说,犹豫了片刻,见赢高着急,终于咬了咬牙道:“公子若想催吐,某倒是有一民间办法,只是有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