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4章 相会会稽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    韩信当然知道嬴高乐意出巡,其实他自打做了大秦的太尉之后,每天都是不厌其烦的批阅着一些东西,而且时不时的还得去见一见那些个阿谀奉承的官吏们,这样的日子韩信也真的早就过够了,他正在愁自己什么时候能像之前一样,出去放放风呢。

    所以当嬴高提出来让自己跟着他去出巡,还能带着自己的夫人的时候,韩信当然是十分高兴的答应了这件事了。

    嬴高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巡,一者的确是因为自己在咸阳宫里面待着的时间有点太长了,实在是太没意思了,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田言已经做完了月子了吗,身体上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又可以用的了刀枪剑戟了,这样一来,把田言和两个孩子安放在咸阳宫里面嬴高基本上也是放心了。

    “君上,此番出巡,不知你想要去往何处啊?”

    韩信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当时基本上就摩拳擦掌的找到了嬴高,忙不迭的开始问嬴高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

    “你倒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如今北方恶劣的地方朕也已经去过了,自然是不能厚此薄彼,江东之地,朕虽然因为战争曾经到过近处,但是当初却从来没有过去,如今大秦已经统一了多时了,而且会稽郡还有咱们的一个老朋友在,咱们自然是要好好的去跟他叙叙旧了。”

    韩信一听这话就知道了,嬴高这可不是单纯的去玩,去放松的,他要去江东,那肯定就是去看看项羽了,毕竟项羽回到大秦的地界上也有一些时候了,而且他不是像安条克三世他们几个那样全部都生活在嬴高的眼皮子底下,再者说,他还挂着个会稽郡的郡守呢。

    嬴高从会稽郡那边得到的消息就是项羽对于会稽郡里面的事儿基本上都是不过问的,他不过就是每天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喝喝酒,或者是到什么河流里面钓钓鱼,活的倒是十分的惬意,而且项羽虽然不管事儿,但是从会稽郡可是没少拿钱,按照会稽郡现在暂时代替项羽处理各项事宜的官吏的说法,已经超过了项羽在这个郡守的位置上所应该拿到的钱了。

    一切都表明了项羽在那边的生活好像是和嬴高想要达到的效果差不多,所以嬴高想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到江东区看看,当然作为一个皇帝他有看看项羽是不是真的在做着这些事情的义务,但是更多的事看一看江东曾经的那些反秦反的不要不要的百姓现在对于大秦,对于皇帝是个什么态度。

    韩信一听要去江东,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他的老将虽然不是在江东,但是距离江东也是不远的,江东总是给他一种有些亲近的感觉,这一次能带着阳滋到江东去,也算是嬴高变相的给这段时间忙活的不可开交的韩信放了一个大假了。

    “不知这次,君上是想要私下前往,还是将此事昭告天下?”

    对于嬴高一贯的习惯,韩信多多少少还都是知道一些的,一般的情况之下,嬴高可能都不会公开自己出巡的事儿,甚至于朝堂上面好几天都不见他,大秦的官吏们也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任凭嬴高消失一段时间。

    但是这一次,嬴高却微微的摇了摇头,显然是不准备暗中进行这件事。

    “此事还是要在朝堂上面公布的,而且要让项羽以会稽郡郡守的身份迎接你我二人,不过不要在我们出发之前,而是会在我们出发几日之后由萧何在朝堂上说明此事。”

    韩信一听就知道了嬴高的意思,要是提前就说了的话,万一发生什么危险,他们可是都带着夫人呢,受了惊吓可就不好了,而且按照嬴高以往的情况,一路上游山玩水的,速度肯定是快不了,这样一来,就算是等他们出发了一段时间再让这些人知道,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项羽等人一定是会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得知这个消息的。

    应下了此事之后,韩信当即表示除了嬴高带着的朱家和一部分大秦禁卫之外,自己还会调动一千大秦最精锐的骑兵,这些人不会大张旗鼓的跟他们一起行走,而是会一路尾随着他们,不会靠的太近也不会让他们路过之地的百姓知道,只要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他们肯定是不会现身的。

    嬴高其实也知道,这样的安排还是十分有必要的,大秦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什么样的人都有,敢于冒什么样的风险的人都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皇帝,还是要把自己的安全问题放在第一位的。

    就这样,嬴高告别了田言,带着冯清和韩信夫妇,还有朱家离开了咸阳城。

    田言对于嬴高的这一次离开并没有什么怨言,因为她早就看出来了,嬴高的每一次离开其实也并不是他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想要出去玩耍,而是大秦需要他到那个地方去看看,大秦真的不需要嬴高去的地方,嬴高还真的就不会轻易的去的。

    而且之前在塞硫的时候嬴高就曾经跟田言说过自己的心里话,那就是自己现在年岁和身体上还是能够经受住这么长时间的折腾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去了也就去了,要是等到二十年之后再出现需要他去的情况,那嬴高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和田言说过,自己可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他可能是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都怕死,虽然田言并不能理解嬴高这句话里面的真正含义,但是她却知道,嬴高肯定是不会骗她的。

    在嬴高离开之后的第五天,萧何在朝堂上宣布,嬴高和韩信这两个大秦朝堂上面如今地位最高的人已经前往了江东,要到会稽郡出巡,这个举动当时就让朝堂上的一众官吏都十分的惊讶。

    要知道,会稽郡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反秦最重的灾区了,当初项羽和项梁在会稽郡起兵反秦,江东子弟几乎算是云集而响应,那场面当真是十分的让大秦的官吏们害怕,而现在,除了会稽郡当地的官吏,恐怕没有人知道会稽郡的百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而且嬴高又在不久之前把之前反秦的始作俑者项羽给安放在了会稽郡,并且直接就给了郡守这个职位,不少人都在想,万一项羽在会稽郡的地界上暗中做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儿的话,嬴高和韩信这一去岂不是有点危险了。

    但是当这些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显然嬴高和韩信已经出发了,多说无益,他们也只能默默的叹息一声,心里面想的几乎都是对于嬴高这个决定的不能理解,现在嬴高完全就可以什么都不管的在咸阳宫里面享受一辈子的生活了,不管他想要什么,只要是这个世界上有的,都是能够给他送到他的身边的,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他大可以不用自己总是往危险的地方跑。

    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嬴高既然选择了会稽郡,他当然就有着自己的信心,他也一定不能凭借着自己对于项羽的了解就知道项羽肯定不会反,而是根据自己这些年在江东建立的强大的情报网,项羽在干什么嬴高虽然一次都没有干预过,但是他在咸阳宫里面却也是知道的。

    而且他之所以敢于把项羽放进江东里面去,就说明之前他对于江东的百姓现在对于大秦和他自己的心态已经完全摸清楚了,要是项羽还想着自己之前和他的叔父干的那一套事儿的话,他估摸着永远都不能在出现在嬴高的面前了。

    不过不长的时间,这个消息就传递到了会稽郡中,项羽还是通过会稽郡其他官吏的口中才知道了这件事,嬴高是过来干什么的,项羽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嬴高能放心的把他放在这个地方这么长时间而没有派人来看。

    “君上次来,不知道是有何事啊?”

    “这倒是不知,但是根据现在正在朝堂上主持朝政的左相萧何所言,君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十分重要的政务,不过就是想要到这看看百姓的生活,还有……据传是和郡守叙叙旧。”

    这名官吏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偷偷的看了一眼项羽,他总感觉这句话好像对于项羽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一样。

    但是项羽却丝毫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他听了这话之后,微微一笑之后说道:“既然君上是想要到这来跟我叙旧的,自然是不能让君上白来,你且去准备几坛我江东的好酒,我这些时日都会到湖中去垂钓一番,至于能不能赶上上好的大鱼,就要看君上的造化了啊!”

    说完了这些之后,那个官吏一脸蒙圈的被项羽打发去弄酒去了,他不知道为啥项羽会觉得嬴高真的就是来跟他叙叙旧的,但是他也不敢问啊,所以只能按照项羽的吩咐去准备江东的好酒去了,毕竟项羽现在才是这会稽郡最高的官吏,虽然项羽平时不参与郡中的大小事务,但是人家说的话他还是得听的。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项羽果然每一天都要自己驾着一个小舟到附近的湖中去垂钓,有的时候回有些收获,有些时候则没什么收获,有收获的时候,他会把自己钓到的鱼拿回自己的府邸,由自己和虞姬亲自烹饪,之后二人对坐品尝,尝尝自己之前做的鱼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二人也是十分的高兴,好像是找到了新的兴趣一样。

    就这样过去了能有二十来天的时间,这一天项羽一如往常一样去钓鱼去了,虞姬堵独自在府中照料他们还很小的孩子,她生出来的事一个女孩,为此虞姬还情绪低落了许久,是因为项羽的劝解才在最近渐渐恢复了恬淡的模样。

    忽然之间,一阵扣门声传来,虞姬让自己家中的一位老仆人去开门,门打开了之后,却见门口站着五六个人,一看到当先的四人,虞姬连忙站起身来,因为那正是她当初在咸阳城中有过一面之缘的嬴高,还有嬴高的夫人冯清,韩信她也是不止一次见过的,只不过对于阳滋她并不是很熟悉,不过一看她也就明白了来的都是谁了。

    门一开,嬴高和韩信夫妇四人就走进了院落,朱家和两个禁卫在门外守候,显然早就已经得到了嬴高的嘱咐,不能打扰了他们和项羽之间的交流。

    因为之前已经听项羽说起过嬴高和韩信要来的事儿了,虞姬对于这个场面倒是也没有太过吃惊,但是她对于他们竟然直接到了自己的府中而不是把项羽召到县寺里面去也是十分的吃惊,毕竟嬴高可是大秦的皇帝啊,而项羽只不过是一个郡守罢了。

    这样的情境不禁让虞姬觉得嬴高好像是把项羽当成了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一样,之前项羽曾经说过嬴高来找他是叙旧的,现在看起来,还真的就是叙旧了。

    “君上……”

    虞姬刚要施礼,就被已经匆匆上千的冯清给扶了起来,显然,嬴高这一次到这也算是微服私访的范畴只内了。

    “不知郡守是否在府中啊?”

    “夫君得知君上要来的消息,日日到湖中去垂钓,今日已经去了几个时辰,怕是就要回来了……”

    虞姬的话音还没落呢,就听到门口一声门声,一身蓑衣的项羽直接就出现在了门口。

    “君上……”

    项羽一看这个架势,脸上倒是微微一笑,就好像是自己猜出了什么一样,但是紧接着想要下拜的时候却被嬴高给扶起来了。

    “朕已经说了,这一次就是和你叙旧一番,可是没有别的意思,左右这会稽郡的事务朕问你你怕是也不知道啊!”

    “会稽郡的事务我确实是不知,但是今日君上来的却是十分的凑巧!”说着话,项羽从自己的身后取出一个沉甸甸的鱼篓子,嬴高低头一看,只见几条个头十分大的鱼还在那里活蹦乱跳呢!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