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2章 又一个小公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    这次刺杀与请君入瓮,嬴高并没有背着大秦的百姓,这次刺杀就发生在了大秦的都城的街道上,百姓们那叫看的一个清楚啊,但是最终的结局他们看的却是更加的清楚,那就是这些曾经吃香的喝辣的大秦贵族因为嬴高的一个政策的改变铤而走险,而最终的结果是他们的爵位和他们所拥有的所有东西都已经灰飞烟灭了,要是他们不这么干的话,他们失去的可能还只会是一个爵位而已。

    这次事件看似并不是一件大事,因为嬴高究竟遭受到了多少次的暗杀,他可是一点都没瞒着大秦的百姓,有不少大秦百姓甚至能如数家珍的说出来嬴高自从登基之后所遭受的刺杀的情况和他是怎么转危为安的。

    这样的经历不但没有让嬴高皇帝的人设有一丝丝的不稳定,反而是让嬴高的经历多了一身神话色彩,什么嬴高的身上带着大秦少见的神器防身,就算是这些人真的能到了他的身边,也肯定会被他给咔嚓了的。

    还有一部分的传闻则是嬴高的夫人田言是大秦第一高手,而且一直在嬴高的身边寸步不离,不管是什么样的刺杀,都会被田言轻易的化解掉。

    这部分传言倒是还靠谱一些,因为田言的确是大秦有数的高手,嬴高一旦出巡,也的确正是田言在他的身侧护佑着。

    除此之外,还有传言大秦的咸阳宫内有一队禁卫,那一个个的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他们就好像是影子一样一直跟随在嬴高的周边,使得嬴高一直都是安全的。

    这样的传言嬴高当然是不会去控制的,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作为这个时代的皇帝,让自己的形象在老百姓的心里面稍微高大一些是并没有什么坏处的,百姓们传这些东西总好过传咱们大秦的皇帝手无缚鸡之力,不管是遭受到了什么情况都只能是往桌子底下钻好得多不是?

    这件事结束了之后,大秦的朝堂上面的气氛显然是好了许多,因为参与到了这一次刺杀皇帝之中的人大都是之前一旦嬴高提出来了什么新政总是要站出来反驳一番的人,朝堂上面没了他们,才算是标志着嬴高完全的摆脱了之前老秦贵族对于大秦朝堂的影响,要知道,之前纵然是始皇帝在的时候,那也都是要给一些人面子的。

    这一次这些人全部都被送上了断头台让剩下的很少一部分没有参与到这一次事件中的老秦贵族知道了大秦的地界上真正说的算的是谁,而且皇帝的命令一旦下发下去了,他们就只有执行的权力,而没有想别的方法去反对的权力。

    在蒙毅的府邸中,还是那个书房,如今却只有蒙毅和蒙恬两人正在对坐饮酒。

    “这一次的风波,这就算是过去了,我蒙氏一族也算是暂时安全了!”

    蒙毅看着蒙恬,轻声的说道。显然,对于这些人的结局,蒙毅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同为之前始皇帝执掌天下的时候的同僚,蒙毅好像是并没有为他们感到有多少的惋惜之情。

    “为何不在他们尚且在府中之时把如此做的严重性告知他们?我倒是没有想到他们能够做出这样铤而走险的事来。”蒙恬对于蒙毅竟然早就看出来了这些人到底想要干啥也有点诧异,毕竟他们想要干这么大的事,要是能被蒙毅劝住的话,就不会有这一次的血雨腥风了。

    “他们早在到了我们的府中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了,一旦我们答应了他们从中斡旋此事,他们就会默认城我们和他们是同一个阵营中的,一旦我们在君上的面前斡旋失败了,他们一样会选择行刺的,而且会以我们二人的名义行刺,一旦那样的情况出现了的话,你我二人还能在这品酒吗?就算是君上顾念着你我二人对了大秦做出了贡献,恐怕也不过能保全你我一条性命罢了,君上的性子你应当是了解的,你要是支持他的话,就容不得一丁点的左右摇摆。”

    蒙恬这么一听,才知道蒙毅完全不插手这件事其实也是为了他们蒙氏一族,现在的蒙氏一族虽然也在走着下坡路,但是毕竟他们两兄弟尚在,皇帝对于他们俩也是十分的器重的,而且蒙毅和蒙恬的子嗣虽然没有当了多大的官吏的,但是在朝堂和军队里也是有一官半职的,到时候也不至于一无所有,这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十分好的结果了,他们知道自己不应该期望太多。

    当这件事传到了各个郡县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有爵位的人都闭上了自己曾经喋喋不休的嘴巴,嬴高有多狠他们是知道的,不该说的话,几乎就没有人再去说了。

    这一次,嬴高休息的时间可能是自打他登基以来最长的了,直到田言都生产了,嬴高还是在咸阳宫里面没出去过。

    他在咸阳宫里面呆着的时间长了,不但没觉得苦闷,反而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么长的时间好像是全部都被他给浪费了,每到一个地方,嬴高总是去看看这个地方的山河和风景,但是咸阳宫他却从来就没有时间好好的逛一逛。

    咸阳宫当然不只有几个宫殿和一圈的围墙,相比于咸阳城,咸阳宫可是占据了城池的很大一部分,而这一部分,换句话说就是嬴高一个人的私宅。

    这里不单有着许许多多造型各异的宫殿,还有着大片的供嬴高狩猎玩耍之用的山林,林中豢养着不少珍奇的野兽和鸟鱼,这些大部分都是始皇帝时期就已经有了的,虽然嬴高登基之后并不是非常的注重这些,但是这些东西可都是有着专门的人守护的。

    就这么一个咸阳宫,嬴高就足足逛游了好几个月,而且还差着一点没逛游完呢,每每去完了一个地方,他总是感慨一番,这实在是有点太奢侈了……但是又转念一想,这些东西既然都已经是既城的事实了,你不好好的享受一番,难道还让这些东西在那荒废着不是?

    这一天,到了田言生产的日子,嬴高和冯清正在田言的宫中焦急的等待着。

    虽然这已经是嬴高的第二个孩子了,但是嬴高却好像比之前冯清第一次生产的时候还要紧张,因为冯清的生产让他意识到了这个时代的生孩子,那可是真正的在鬼门关上面走一遭。

    在自己之前的那个时代,一旦生产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医生都是有着不少的办法去解决的,但是这个时代的接生人员那可真的就是简单的接生,她们就是在那等待着孩子从肚子里面出来,要是万一这其中有什么变故的话,可就全部都要靠着田言自己支撑了。

    “君上不要担心,田言妹妹身子可比我不知道要强悍了多少,这生产之事在寻常女子那可能是一件大事,但是在她那里,肯定是要轻松一些的。”

    听着房间里那急促的呼吸声,再看看嬴高脸上那严峻的神色,冯清自然知道嬴高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而在这个时候,别人都没有资格安慰嬴高,除了冯清。

    嬴高听了冯清的话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神色才稍微的平稳了一些,的确,身体好的话对于生产是有利的,这件事嬴高还是能够理解一二的,起码冯清并不是在这忽悠他。

    二人一直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等着,终于在一个多时辰之后,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之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冯清的脸色终于是放松了下来,但是他转头一看,却发现嬴高的脸色依旧是十分的凝重,果然没过多久,一个接生的妇人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到嬴高就立刻说道:“恭喜君上,喜获一……”

    “先告诉朕夫人如何?”

    “这……夫人身体康健,除了生产之后身体稍微有些虚弱之外,再无其他!”

    “好!好!接着你之前的话说吧。”

    “恭喜君上,这又是一个小公子!”

    “好,速速将小公子抱回去吧,让他和夫人在一处,尔等一并好生照料!”

    这接生的妇人并没有参与之前冯清生产时候的接生工作,所以对于嬴高的这一个又一个的命令显得是非常的不适应,在这个时代,普遍都认为刚刚生产的妇人有些不干净,所以孩子都是要先由乳母喂养一段时间的,但是在嬴高这,显然不是这样的,就算是由辱母喂养,那也得是在自己的生母旁边。

    “走!咱们去看看田言!”

    紧接着,嬴高转头看向冯清,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首先就向里面走去,虽然身边的不少人对于嬴高的这个举动都是十分的不解,但是哪有人敢于阻拦,这里真正说的算的人就是他,他就是想要上天,不是也得让他去吗?

    冯清虽然对于嬴高的这个举动也是有些诧异,但是她转念一想,自己当初生产的时候也是嬴高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现在一想,情况可能跟现在是一模一样的。

    于是冯清二话没说,跟着嬴高就进入了田言生产的房间去了。

    “君上?你们怎么来了?”

    虽然田言的身体的确是有点虚弱,但是身体相当强悍的她还真的就比一般的女子不知道强了多少,这个时候就已经能够坐起身来了,看样子就算是下地走上几步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对于嬴高的到来,她当然是十分的吃惊,但是更多的还是喜悦之情。

    “你如今需要的就是好生歇息,小公子就放在你的身边喂养,没有你的允许任何人都不会将其带走,等到你的身体好些了,朕会多陪你在这咸阳宫中游玩!”

    嬴高这话说的可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皇帝,只是一个刚刚收获了一个儿子的父亲的肺腑之言。

    田言见嬴高如此,激动的都要掉眼泪了,嬴高知道这个时候她的情绪就是十分的容易激动,于是乎也没敢多说,直接就带着冯清离开了。

    其实在离开之前,嬴高发现了田言有好几次都想要说出来一些什么事情,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没有开口,对于田言想要说的事情,其实嬴高的心里面是有数的,只不过他没有点明罢了。

    对于田言,其实嬴高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冯清是他到了这个时代就已经存在的夫人,虽然冯清对于自己的贡献也是十分的大,而且是十分的有正事的,但是田言才是唯一一个自己选择的夫人,所以就单单说在志趣相投上面,嬴高还是和田言是更加的契合的。

    按照嬴高的吩咐,一个月之内都要让田言好生的修养,对于她生出来的小公子也是多让别人照料,自己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恢复自己的身体上面,虽然这个时代好像是并没与坐月子之说,但是嬴高觉得后世既然都这么办,这个事儿肯定就是有着它的道理的。

    而田言给嬴高生出来了第二个小公子的事情,不长时间之后就几乎传遍了大秦的大街小巷,因为嬴高只有两个夫人,而且并不像之前大秦的那些国君一样,那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生,所以嬴高有了小公子这个消息的含金量可是十分的大,一时间就成了大秦街头巷尾热议的一个话题。

    而这个话题一直从大秦各个城池的街头巷尾议论到了大秦的官吏们嘴里,以至于在小公子出生之后的第十几天,萧何在一个深夜出现在了嬴高的大殿。

    萧何这样的人深夜出现了,那不用说肯定是有了比较重要的事儿了,但是现在的大秦,嬴高实在是想象不到能有什么值得萧何这么等不及的事儿。

    “左相此来,所为的何事啊?”

    “所为的乃是我大秦千秋万代的大事,所以我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在这个时间到了君上的面前。”

    “哦?说来听听。”嬴高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动,但是还是之前那副模样,问出了这么一句。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