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0章 剑走偏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    嬴高一说出来后续不管出什么事儿都按照秦律去办,曹参当时就知道嬴高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了,的确,想要搞出什么动静来的话,那些个老迈的贵族还差点意思,但是他们要是非得自不量力的话,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自明了。

    “君上这些时日还是应当加派人手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早临走之前,曹参还不忘提醒嬴高这么一句,在他的心里,永远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现在对于嬴高来说正是享受自己多年来努力所得到的成果的时候,这个时候可不能在阴沟里面翻船。

    面对曹参的提醒,嬴高也不过就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挂着的情绪永远都是自信的,让人看不出来他对于这件事的真实反映。

    而这个时候,曹参心里面所想着的那些阴沟,的确是正聚拢在阴暗的地方,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儿。

    其实这件事要是每一个老秦贵族都自己在家里面想的话,那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把这件事直接给想开了,但是一大堆负能量爆棚的人聚拢在一起的话,可就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儿了。

    蒙毅和蒙恬不管他们,他们就好像是失去了唯一一个救命稻草一样,在其中一人家的书房里,他们都在诉说着自己的子孙是多么多么的不肖,一旦自己离世了,他们没有了这份爵位所带来的身份和俸禄,绝对是难以在这咸阳城里面站稳脚跟的。

    “这些事情都是因现如今的皇帝而起,要是扶苏公子是大秦的皇帝,哪里会这般随意的折腾?”

    也不知道是谁,在被气晕了头脑之后丝毫没有顾忌什么话是他们该说的,什么话是他们不该说的。

    这话一出口众人忽然之间就全部都不说话了,这一瞬间,空气好像忽然之间陷入了宁静一般。

    “话虽如此,但是我等在这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木已成舟,我们的子孙在我等死去之后能过成什么样,我们都看不见了……”

    其中的一人听了这话之后可能是感受到了气氛有点不对,叹息了一声之后,摇摇头就走出可这个房间,紧接着,又有两三个人跟着这个人的步伐离开了。

    这几个人离开了之后,屋里还剩下不到十人,这十人相互之间看了看,好像从对方的眼睛里面都看出来了一些东西,一些好像是什么在燃烧着一样的东西。

    “为了我们的子孙,纵然我们身死,那也是值得的!”

    不知道是谁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引发了身边几乎每一个人的响应,在之前的一瞬间,这些人几乎都做出了一道选择题,那就是在自己的子孙和自己或者大秦之间选择了前者。

    “不错,要是不能趁着如今我们在这咸阳城中还能说上一点话的时候早做决断,我等的子孙的地位早晚都会被六国之人所占据!”

    他们的骨子里,依旧是只有自己这些纯种的老秦人才是这个时代的贵族,六国之人不管是再有才能,为大秦做出了再多的贡献,在他们的眼里都是一分不值的,至少和他们身上所流淌的血相比是这样的。

    “你的府中还有多少隐藏起来的门客?”

    虽然众人都没有说他们最终是想要干啥,但是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在之前嬴高完全取消了门客这个身份之后,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遣散了自己府中的门客,但是仍然有一部分人等冒着危险让自己家里面的门客以侍从等身份继续在自己的府中供养着,以备不时之需,只不过这些人在嬴高发布了遣散门客的诏命之后就全部都低调了许多而已。

    但是今天,这些门客们的价值忽然之间又来了,其实他们也都知道,他们的雇主之所有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把他们放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吃香的喝辣的的供着,所谓的就是万一有一天他们真的需要了的时候,这些门客是可以为了他们豁出去自己的性命的。

    而毫无例外的是,这些留下来的人府邸里面恰好都有之前私自藏起来的门客,这些人家里面的门客要是聚拢起来,在这咸阳城里面倒是也算是一队不大不小的力量了,更加进一步的是,几乎每一个府中的门客平日里都是像他们吹嘘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厉害,久而久之,他们可能也就真的认为自己府中的门客是多么多么的厉害了。

    众人也不说他们要这些门客干啥,就当时就是统计了一下,发现约莫有个**十人,这**十个高手,几乎就是他们全部的筹码了,所以他们知道,这一次必须得好好的算计一下,把这些好钢都用在刀刃上。

    这些人当然知道,当年咋咸阳城里面也是因为一次新政,曾经有人起过跟他们几乎一样的想法,但是结局是什么样的他们心里一清二楚。

    这一次,他们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计划可能会失败,但是为了他们的子孙,他们必须要豁出去这一次。

    这些人坐在一起一分析,现在正是嬴高在咸阳宫里面天天吃喝玩乐的时候,之前几乎和嬴高都不离身的田言又有了身孕了,显然正是做一些事最好的时机了。

    吸取了之前的那一次那些人失败的教训,他们认为任何实物的证据都是不应该出现的,他们谋划的这些事,全部都通过这些人当面说清,说清了之后再去动员自己家里面的门客,之后再寻找合适的时机出手,这样一来就算是最终失败了的话,也是应该牵扯不到他们自己的身上,之后只要给那些门客的家人一些钱财,这件事也就算是完事了。

    但是一旦这些门客成功的刺杀了大秦的皇帝,那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功劳,一个老生常谈的事儿又被摆上了桌面,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的话,他们会立刻派人到孔雀王朝华氏城去把扶苏迎接回来,扶苏回来之后,对他们这些老秦贵族来说肯定是天大的好事。

    这一次聚集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这些人才一个个行色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他们以为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行动可能不会引发什么人的注意,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府邸的不远处,一双双的眼睛正在黑暗中盯着他们,这些都是曹参已经在咸阳城里面布置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暗哨,在这座城池之中,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贵族,只要是有一点超乎寻常的行动,曹参都是会通过自己的这些暗哨知道的。

    他们就是大秦在咸阳城的眼睛和耳朵,只有有他们在,曹参就没有不知道的事。

    “什么,他们在从蒙毅的府中出来之后又聚集了到了半夜,不知在商议些什么?”几乎是在他们散去了的同时,这个消息就已经传递到了曹参的耳朵里。

    “正是,这聚集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又是在这样的时候,怕是并不会有什么好事……”

    曹参的副手已经跟着他不少的年头了,对于曹参想要知道些啥是非常有数的,当时就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担心。

    “君上已经有了诏命了,这样的事不必每一次都像他通秉,密切关注参与了这一次聚集的每一个人,要是有什么风水草动的话即刻回报,还有,要是他们有违反了秦律的行为,直接按照秦律去办,落实了之后再去告知君上!”

    曹参对于嬴高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领会的已经是十分清晰了,他知道,嬴高对于这些人肯定是没啥好念想的,但是嬴高却还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要是他们不随便惹是生非的话,嬴高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但是要是他们不守规矩,嬴高对于这些从来就没有给他过任何实质性的支持的家伙可是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的。

    这些人当然不知道,虽然大秦现在内外基本上都可以说是高枕无忧了,而且近期对于嬴高的传言也都是日日在咸阳宫里面看看舞蹈,喝点小酒,吃一吃各地的特产,俨然就是一副享乐的模样,但是大秦这一部硕大的机器可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转动。

    他们回到各自的府邸中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跟自己的家人说,第一时间找到了隐藏在自己府中的门客,说出了自己这一次要让他们去做的事儿。

    门客之所以被称为门客,一者是的的确确的享受着奢靡的生活和不菲的收入,而在这样光鲜的外表之下,要是他们的雇主真的有可能会掉脑袋的事情让他们去做的话,他们得是能够立得住的,这是他们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的。

    虽然这是能够捅破天的事情,而且成功的几率实在是小之又小,但是这些门客却也并没有什么害怕的,他们唯一能够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让他们的雇主在他们出发之前就给他们一大笔钱,然后把这笔钱给到他们的家人手里,也许这就是这些人存在的意义。

    他们基本上都是隐姓埋名,在全新的大秦地界上没有户口,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毫无疑问的,大部分的门客都同意了干这件事,依旧是完全口头上的,这些人选择了一处和咸阳宫只有一街之隔的院落,让这些门客陆陆续续的暗中聚拢带这个院落中去,以备接下来的行动。

    这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十分的隐蔽的,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事儿在曹参麾下的人眼里就好像是发生在眼皮子底下一样。

    “咸阳令,这些人已经将自己府中的一些人等聚拢到了距离咸阳宫十分之近的地方了,再不出手的话,怕是会有变故啊!”

    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是涉及到了咸阳宫了的话,事情的紧急程度可就不一样了,万一这些人忽然之间进入到了咸阳宫,虽然传言咸阳宫里面都是田言亲自训练的禁卫,各个以一当十,但是让人进去了,就是曹参这个咸阳令的失职了。

    “不急,单单这一条,还不足以将这些人置之死地,我们依照的是秦律,而不是我们的判断,你得耐心关注,我去和朱家商议一番。”

    在嬴高的手底下干活的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点,就是不用担心责任的问题,嬴高治理下的大秦是有着几套极强的规章制度的,但是对于自己的亲信,嬴高却也算是给足了他们自由,不管是韩信,萧何还是朱家,曹参,他们都是在自己的职权之内有一些自由度的,但是嬴高也曾经告知过他们,犯了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连犯错误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次曹参之所以到了这一步都没有去惊扰嬴高,就是因为他通过之前的交谈知道了嬴高对于这些人的想法,一旦这些人不能老老实实的等待,他们就只能被彻底的从大秦的贵族中率先抹去,不然的话一旦在之后的哪一天给了他们机会,他们也是一定会继续做这样的事儿的。

    找到了朱家之后,曹参将自己的发现全部都告知了朱家,大秦的禁卫和咸阳宫的安危全部都掌控在朱家的手中,朱家当然也明白曹参的意思,二人稍微一碰,就知道了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去做这件事了,于是乎当这两个人分开了的时候,其实那些贵族和他们的门客的命运就已经算是尘埃落定了。

    他们倒是也并不痴傻,知道直接潜入咸阳宫的话成功的几率是小之又小的,所以他们也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能让他们减轻难度的机会。

    这个机会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在几天之后,大秦迎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以为老秦国君的寿辰,原本嬴高在登基了之后就没怎么注意过这样的事儿,但是这一次,咸阳宫却放出了消息,声称嬴高要亲自到宗庙中祭拜一番,并且在咸阳城中贯穿而行,为了看一看百姓们的生活。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