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9章 039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系统本来搜司恬的名字没有搜索到对方的消息,    后来便将纪愉原世界的司恬演艺经历捋了一遍,发觉这人出道之后用的是英文名。

    于是它又用司恬出道之后的英文名再在网络里搜索了一次,果然就找到了一个已经解散的女团消息,    在那里面,    司恬既不是C位也并不显眼,女团更没什么名气,    所以即便有人记起关于那个女团的故事,    脑海里也会自然而然生出一点不确定来:

    咦?当时这个团里有这女孩吗?

    好像没有印象了?

    因为实在太糊,所以自然而然,    司恬没有围脖也并不让人意外,    系统几乎是联网搜遍了所有储存库的记忆,才勉强拼搜到的司恬的联系方式。

    还是个邮箱。

    但这也足够让人振奋了,比之先前那大海捞针却杳无音讯的绝望,    系统现在迫不及待地将消息告诉纪愉,    免得让她等太久而焦灼不安。

    听见系统说的邮箱地址,    纪愉轻轻呼出一口气,缓了好久才应出一声:

    “……好。”

    她有些走神地胡乱想着,邮箱也挺好的,    起码比自己总是指望着司恬路过,    而且还要想办法迅速从节目中离开、抓紧时间去跟对方见面要更容易一点,这样她们就可以约好时间再见了。

    可是……万一司恬不看邮箱呢?

    她来到这个世界,又是怎么样生活的呢?

    纪愉心不在焉地被这些问题堵着,    连凌澜和蒋连阙她们一同过来也没发觉,    再回神的时候惊觉自己这碟鸡丝凉面放的芝麻酱太多了,正准备把这盘留给自己——

    谁知凌澜最喜欢吃芝麻酱,    闻见这香味,    连脸侧沾了汗的发丝都没空拨开,    跟个土拨鼠一样凑过去嗅啊嗅,然后将纪愉面前这盘给端走,笑嘻嘻地对纪愉道:

    “愉美人真好!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芝麻酱的?”

    纪愉被她突如其来摆弄的新称呼愣了一下,而后有些无奈地笑笑,去给她递筷子,然后又分神往旁处看了看,发觉一向妥帖心善的蒋连阙却在旁边端着凉面发呆,不由多看了一眼。

    可惜她并没有蒋连阙那种心细如发的观察力,加之对方的异样只有片刻,所以什么也没看出来,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楚南星看见越来越多人过来,也演技一流地将自己先前的心思藏好,她暗暗观察了一圈纪愉周围的人,发觉这个在世界线里面重要程度只有三星半的小配角,周围竟然围着的都是很有实力、最后极有可能跻身出道位的选手……

    她不由眯了眯眼睛。

    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感。

    毕竟按照常理推断,这些厉害的人不该都围着自己这个主角转么?纪愉一个小配角何德何能?只不过得了孟忍冬的青睐,竟然就能增加这么多的戏份吗?

    她不由琢磨起了影响孟忍冬的新方法,同时也不肯放过纪愉身边这些人物——

    楚南星端着面背对着众人走到厨房的角落,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摸将那半透明的水幕拉开,一目十行地看起了蒋连阙的个人资料。

    不一会儿,她端着空空如也的盘子走回来,放在桌案上的同时,忽而出声问起蒋连阙她们的练习情况。

    这话题在节目里最容易引起练习生们的共鸣,何况蒋连阙一贯与人为善,基本是有问必答,两人现在都是A班的成员,本身又有强者间的认同感,相识也在短短的时间里。

    纪愉这会儿盘子里的面也吃了一半,正在听凌澜跟她叽叽咕咕地说起舞蹈的事情,她和蒋连阙选的是一首风格比较婉约,但又不是完全偏声乐和说唱方向的歌舞,她有小时候学京剧时候的功底在,所以自然有种独特的习舞习惯,谁知蒋连阙却是个奇葩。

    “阙爷真是神人,她把所有的动作记住之后……竟然一半一半地学,先把下半部分的动作全部学会,然后再学上半部分,最后把两边同时做的节拍点记住,再连贯起来——”

    “我怀疑她这脑子是不是像电脑一样,可以复制黏贴这样?”

    “但是她的身体就不够软,有个动作总是做不到位,她最近每天早上起来做拉伸,周围还有好多小姐姐给她递水递毛巾,还有帮她放松的,我好羡慕哦……”

    凌澜说着说着眼中就出现了向往,很有一幅也想沾光体验古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的感觉。

    末了她还摇头晃脑地点评一句:“云鬓花颜姐姐摇,舞蹈室暖度**。”

    纪愉:“……!”

    她又开始抬手捂凌澜的嘴,然后举目朝厨房外张望了一下,很是担心她这副吃饱就开始吟诗,还是吟的颜色诗句被不该出现的摄影机录到。

    她低声提醒凌澜:“收敛一点,你是不是想上热搜了?”

    凌澜也知如今节目的红火程度,扁了扁嘴,眨巴着眼睛不断朝纪愉放电,暗示她自己以后一定老实,等纪愉半信半疑地松手之后,凌澜就在她脸上吧唧一口,然后自顾自地说:

    “我也是有小姐姐的人了呢!”

    “愉美人说什么我都应!”

    纪愉单方面被她调戏了一会儿,有些架不住,不得不转头去寻求外援,正看到容柏端着面在请求外面的摄像拍下来,力求给这盘面一个完美的灯光,而且还想让摄像师傅回头等她有手机的时候,将这图片发给她,她好去跟远在国外的小伙伴分享自己在《追梦100》的精彩生活。

    而蒋连阙……她在和楚南星相谈甚欢,同时还不忘记将自己盘里的面分给其他望风而来的小伙伴。

    纪愉本来脸上还有残余的笑意,在看见楚南星跟蒋连阙开始走近时,不由皱了下眉头,总觉得楚南星又想要折腾什么了。

    她让系统帮忙注意一下那边的动静,然后又回头对凌澜笑了笑:

    “我要回教室再练一会儿。”

    “你是先回去还是?”

    凌澜对她摆了摆手:“你去吧,我这边都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得看明天导师们的评价,盘子和碗放这儿就行,我帮你收拾,等会儿我就回房间了。”

    纪愉点头应好。

    ……

    不知过了多久。

    纪愉在教室里停下,随手擦了下额上的汗水,发觉如今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她原地盘坐着,摸了一瓶水拧开,少见地没有含一口等温一些再咽下,而是咕咚咚地喝了小半瓶。

    随手将水瓶放在脚边,她就这样坐着发呆,好像放空了自己。

    直到系统小声地提醒她:“愉愉……”

    纪愉回过神,又去看墙上的挂钟,轻轻呼出一口气,应道:“嗯,我知道,但是……现在凌晨,我怕影响她休息。”

    系统憋了两秒钟,挤出一句提醒:“可是那是邮件啊愉愉……”

    除非司恬半夜不睡,时刻开着邮箱,所以才会立刻看到这个消息,既然司恬不睡,就不存在吵醒的情况,同理,司恬若是睡了,也不会被一封邮件吵醒。

    它有点不太能理解纪愉的情绪。

    纪愉自己听得也笑了,明明先前那般着急,现在给她时间思考了,她反倒生出一点近乡情怯的味道来,又或者是待审判者,生怕落下的是自己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笑完,她叹了一口气,总算决定将这纷乱如麻的思绪快刀斩断,朝系统道:“那你……帮我给她发一封邮件吧?”

    系统连忙问:“好!要说点什么?”

    ……

    四点五十分。

    市内一民宅小区出租屋内。

    深色的书桌上摆着一台边角磨损的显示屏,这长方形的屏幕也不知受过什么罪,屏幕上有蛛网般裂开的痕迹,好在只是在角落里,并不太影响观看,此刻亮着幽幽的光。

    二手的主机散热不佳,工作的时候发出的嗡嗡声就成了室内持续的动静。

    剩下的就是被磨得品牌痕迹都看不清的鼠标时不时被点击出的清脆声音。

    一个纤瘦的背影坐在板凳上,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打开的网页,一片空白之余、只有上方一道进度条慢吞吞地、使劲地往前爬,她也不恼,挪动鼠标点开旁边的页面,继续看之前的新闻。

    仔细看去,那肩并肩挨着的网页上名字赫然都是:

    “《追梦100》最新爆-料……”

    “兔区八卦组【树洞】zm节目组……”

    “你所不知道的《追梦100》选手……”

    条条框框下来,都是跟当前最火热的全民选秀节目《追梦100》有关,而这幽幽的屏幕冷光,映在正对着它的面庞上,隐约将这轮廓也镀上了一层冷意,却见那人长了一张令人眼前一亮的面容,不知是作息颠倒还是什么缘故,眼底有淡淡的青黑色,漆黑的双眸也略有些无神。

    她的长发随意地披散下来,见自己刚点的链接开了,就又点回那个页面。

    只见那八卦标题赫然是:“来说说你们对纪愉妹妹从节目开始到现在的印象吧!”

    里面有花样的彩虹屁,夸纪愉人美心善、实力强劲,呼吁给她投票,也有人在那里阴阳怪气说纪愉第一次舞台不尽全力、故意藏拙的事情,甚至还有不知道是哪来的水军,在底下有鼻子有眼地说自己当年和纪愉是同学,曾经看过她在读书时期做的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瞧见这条,电脑前的人轻轻地启唇,发出很淡的一声:“呵。”

    发觉没什么自己需要的消息,她正想将这乌七八糟的网页关掉,冷不防鼠标滚轮本能往下又拉了一些,就又看到了一楼:

    89L:“啊这不是我初期看过的那个F班的妹妹吗?她现在这么厉害了?没想到我竟然无意发现了这个宝藏……我会继续关注她的!顺便也关注一下我一开始提过的那个问题,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有没有好一点!”

    90L:“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的眼神呢,第一期的时候我就是因为她那眼神才注意到她的,当时我怀疑自己是职业病,但是最近手头正好有几个相似的案例,我还想着有机会给节目组提个醒,纪愉在采访的时候说过的故事,加上她第一期的表现,我合理怀疑她有抑郁的倾向。”

    在这两层楼之下,大部分的回复都是“????”

    有人想看看楼主的从业资格证,判断她是不是在造-谣,也有人认真根据楼主提供的线索倒回去看,根据纪愉说出的经历分析了一下,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而屏幕前的人将这一切的辩论都看在眼里。

    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浏览的动作,盯着这上面的话看了很久,直到——

    右下角突然跳出来一个邮件提醒。

    她本来以为是什么垃圾广告,正想点叉,又瞥见那里面简短的内容,开头就是一句:

    “司恬,我是纪愉……”

    鼠标便陡然不受控制地将这邮件整个点开。

    里面的内容特别简短,只有几句话:

    “司恬,我是纪愉。

    你过得还好吗?

    我的电话号码是:xxxx

    希望你能看到这封邮件,也希望你能知道……我很想你,我等你联系我。”

    特别简单的几行字,却不知道纪愉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来的,司恬反复看了几遍之后,心中忽然有些触动:

    原来有人知道自己还活着。

    原来还有人关心她过的如何。

    这些关怀、温暖,仿佛已经与她隔了很远,以至于她回想起来,都已经记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温度,好似在冰泉里泡的太久太久,已经遗忘了暖和是什么感觉了。

    她抬手去摸了下屏幕,仿佛纪愉给她写的不是一封邮件,而是纸张上的信件,能通过这抚摸碰到里面一字一画的情意。

    然后,司恬又很轻地笑了一下。

    眼中却依然没有什么神采。

    多好的人啊——

    她曾经每一天,看着纪愉在自己的身边打转,用那双漂亮的、温柔的桃花眼专注地看她。

    可又并不是在看她。

    司恬想,若是让纪愉知道,她一直惦记的人其实并不是自己,那纪愉该会有多失望啊?

    念及方才看见的那网页里的事情,想到纪愉如今的状态并不太好,虽然不知道自己和纪愉都是怎么到这个奇怪的世界,自己又是怎么没死成的……

    但司恬忍不住思考,她是不是不该再给纪愉打击了?

    她这人天生就不是什么好命,父母厌恶、老师朋友也不喜欢,后来哪怕是借着“孟忍冬”的能力在工作中取得了优异成绩,甚至还走向了那光芒万丈的舞台,可是……可是在“孟忍冬”这个人格消失之后,一切就跌回了沉泥。

    司恬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都做不好,也依然十分惹人讨厌。

    原来这个世界从来没变过,她也一样。

    她是不会得到什么救赎的,所谓的奇迹也不过是老天给了她希望、狠狠戏弄她一番之后,又再次收回的把戏。

    她从一开始就不该来到这世上,所以在苟延残喘这么久之后,还是选择了默默了断。

    但老天偏偏好似没看够她的笑话。

    又让她活了过来。

    甚至还要让一个这样耀眼的女孩儿重又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好像想要看见她忍不住伸手去求救,想要努力从黑暗里爬出来,去握住光源的样子。

    但这光本也不属于她,甚至还可能因为她将最后的光芒熄灭。

    司恬静静地盯着邮件很久,随后就很淡定地将这页面关闭,仿佛从来没有看见过,小时候她总被骂是“扫把星”,好像总给身边人带来灾难,也总陷于不幸。

    她想,如今应该离纪愉远一些,因为不知道怎么告诉纪愉,总让你牵肠挂肚的那人已经消失的事实,如今生命重来,她还是不敢说。

    她太知道抱有希望,却陷入绝望是什么感觉了,那会让纪愉长久以来的那根弦倏然崩断的。

    所以就这样吧——

    让纪愉一直希冀着。

    而她,一如既往,在这无聊的世间独活,只很偶尔抬头看看遥远的光芒就行。

    ……

    早晨十点四十五分。

    纪愉坐在舞蹈教室角落,看着其他组的人又跳过一轮,听见老师在点评,而她低着头,问系统:“有消息了吗?”

    系统憋了一下,说:“可能人还没睡醒呢?毕竟她曾经在娱乐圈每天昼夜颠倒,现在说不定过的比较轻松,所以偷了个懒?”

    纪愉却有些忧心:“她会不会是风餐露宿啊?”

    说着她就开始想到很多凄惨的故事和画面。

    系统及时止住:“不会的愉愉!你不是说你们以前曾经一块儿找过工作吗?现在她有很多技能傍身,不至于混的那么惨。”

    纪愉:“可是……”

    她又啰啰嗦嗦了一些,才勉强将话题止住,耐心地等时钟一分一秒过去。

    ……

    下午六点。

    纪愉有些担忧地问系统:“人一般不会睡这么长时间吧?”

    系统绞尽脑汁:“可能她是出门了,暂时没有上网的习惯,又或者是这个邮箱她弃用了呢?”

    纪愉有些失落:“也对,她可能是没看到。”

    ……

    次日。

    纪愉又在脑海中开口了:“系统……”

    系统依然没有收到答复,但它既不想让纪愉听见难过,也不愿让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主动转移话题道:“愉愉!我们来抽奖吧!你好久没抽奖了,这都十五连了!”

    纪愉意兴阑珊地“啊”了一声,以为是系统又憋了什么礼物和惊喜给它,也不忍拂了系统的意,只好点头应下,但在系统说卡片都有哪些种类的时候,她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反而在系统声音落下很久后,又出声道:“她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说到这,她自己先呸呸呸几声,随后眉目里的神情明显暗淡了下来。

    系统只好小声地跟她道歉:

    “对不起,愉愉。”

    “可能我找的邮箱她都不用了,早知道我就先联系上她再告诉你的,不然也不会让你白高兴一场。”

    纪愉听系统道歉,勉强地露出个笑容,摇了摇头,分心安慰系统一句:“我要谢谢你才对,我知道你在尽力帮我了,是我自己总是心急,还连带着让你也着急——”

    “没事了,我总会找到她的。”

    系统“嗯嗯”地附和,又鼓励了她好几句。

    ……

    直到纪愉练舞到汗流不止之后,夜里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失眠很久,忽而问它:

    “系统。”

    “她一定也会来找我,对吗?”

    要是司恬看到了邮件,一定也会来联系她的。

    因为知道她有多着急,多想见她。

    司恬一定不舍得看她这样着急,对不对?

    系统大声回答她:

    “对!”

    “因为能让你这样喜欢的人,一定也舍不得看你难过!”

    <a href="https:///book/10/10198/6876575.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0/10198/6876575.html</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  ,...:温馨提示;使用百度和QQ浏览器的书友们注意拉!阅读本站书籍一定要退去畅阅模式,否则最新章节只会显示一半,退出畅阅模式体验极致阅读快感。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