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5章 凭你们也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第1835章凭你们也配

    仙云大陆,日月仙门,月宗总坛。

    宋玉媚独自一人在静室中翻阅门派中珍藏的典藉,这些书都是刚从藏书阁搬过来的,起码有几万册,既有像玉简、灵册之类要用神识查阅的高级材料,也有线装书、绢帛甚至竹简这类粗陋材料,上面记录的东西也是纷繁复杂,相当的凌乱。

    好在宋玉媚本身就是学霸,过目不忘对她来说只是最基础的学习技能,经过夏天洗髓伐骨之后,记忆力更是达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她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喜欢泡在图书馆看书。

    只是这些材料看得她有些隐隐有些火气飙升,不但记录凌乱,其中还丢失了不少关键部份,而且还有不少史实是经过篡改的,导致她没办法捋清楚整个门派的传承历史,显然有人在暗中阻挠着她做这件事情。

    不过,宋玉媚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她已经弄清楚日月仙门与缥缈仙门之间的关系,还有为什么日月仙门会分成日宗和月宗两个总坛……只是这些事情只是有所了解即可,不需要深入研究,最关键的还是日月仙门的核心功法传承。偏偏就是这一部分的记载没有了,据传说是在十二年前那场门派大劫中被问天君给毁了。

    宋玉媚对些颇有些怀疑,十二年前问天君屠灭日宗的事情,她当然是知道的,毕竟那件事的根源就是夜玉媚把月清雅给弄到地球上来了,但是她不觉得问天君有必要连带着把功法传承之类的东西给毁了。

    “宋姐姐,那些日宗的人又来了。”这时候,一道长身玉立的倩影轻轻推门而入,却是与宋玉媚一同来代替夜玉媚接管日月仙门的宁洁。

    宋玉媚头也不抬,随口说道:“让他们候着就是。”

    “只是这样晾着他们,也不是长久之计。”宁洁微微蹙眉,提醒道:“夜姐姐这几日都不曾露面,他们已经有所怀疑了。那个日宗的卢长老到处在收拢势力,已经吞并了几十个小的修仙门派,势力有些尾大不掉了,只怕其志不小。”

    为了不引起修仙联盟的注意,月清雅早吩咐所有人都必须压制自己的修为。不过由于个人性格的原因,每个人压制的程度略有区别,辟如夜玉媚就是以分神期大圆满的修为接管了日月仙门。宋玉媚自然只能再低一些,压制到了元婴期。至于宁洁干脆直接以金丹期示人。

    所以,日月仙门的人无比畏惧夜玉媚,但是对于代掌门宋玉媚,以及宁洁,暗地里还是有些轻视的。

    “有了怀疑又如何。”宋玉媚语气淡然,“一帮有心无胆的跳梁小丑而已,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金丹期,不足为虑。”

    “好的。”宁洁倒也不是真的担心那些人能闹出什么事来,只是性格使然,不太擅长做决定,更合适做辅助类的事情。以前在地球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夏天那个大魔王,估计她仍旧是普通的上班族,平平凡凡地过完一生。

    嘭!

    房间蓦地被人粗暴地踹开,只见一个颇有威势的白袍老者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众日月仙门的弟子。

    “夜玉媚在何处,快点让她出来见老夫!”白袍老者须发一张,甫一进来便大声喝道:“今日不给老夫一个交待,她这个掌门只怕是做到头了!”

    宁洁瞥了这些人一眼,眉峰就皱了起来,冷声道:“卢长老,这里是掌门居室,你就这么带人闯进来,只怕有些逾距吧。”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白袍老者瞪了宁洁一眼,满脸傲然的说道:“我卢开城乃是日宗三老之一,跟随前任掌门出生入死数百年,即便是夜玉媚那妮子见我也要弯腰低眉,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宁洁正想说话,宋玉媚随即递了一个眼神给她,于是她移步退到了一边。

    “夜掌门外出了,日月仙门一切事宜,由我代掌!”宋玉媚微一抬眉,淡淡的说道:“卢长老,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原来你就是夜玉媚指定的代掌门宋玉媚?”白袍长老对宋玉媚的态度稍有缓和,不过语气还是相当傲慢:“那好,老夫也懒得拐弯抹解了,直接跟你说了吧。”

    宋玉媚微一颔首:“直说无妨。”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白袍老者很满意宋玉媚的识相,笑着说道:“日月仙门分为日月二宗,这正是象征着阴阳大道。我日宗弟子皆是男性,自然是阳;你们月宗全是女弟子,自然是阴。天道法则,自古是日强于月、阳盛于阴……”

    “卢长老,我时间宝贵,没空听你在这里长篇大论。”宋玉媚直接打断了卢长老的废话,“开门见山吧,别兜圈子了。”

    “也好!”白袍老者沉默着打量了宋玉媚几眼,又看了看跟在身后的一众日宗弟子,“那老夫就直截了当的说了,请你将掌门之位交还给我日宗。”

    宋玉媚听到这话,不经觉得好笑:“卢长老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白袍长老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指着宋玉媚道:“掌门本就是由我日宗世代传续,再说了这世道哪有牝鸡司晨的道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万年前创立日月仙门的明玉仙尊就是一位女子吧。”宋玉媚敲了敲桌子上堆积的资料,冷笑道:“而且最初也没有什么日宗,只是后来有个内附的小门派趁明玉仙尊陨落之际悄然夺权,这才有了……”

    “放屁!”白袍老者激动不已,脸色涨得通红,怒吼道:“宋玉媚,你不要扯开话题,老夫只问你一句话,这掌门之位,你交是不交?”

    身后跟着的一众所谓的日宗弟子顿时叫嚣起来:“交出掌门之位,复我日宗神威!”

    “凭你们?”宋玉媚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异常平静:“也配?”

    “既如此,别怪老夫了。”白袍老者蓦地放开喉吼,使用传音之术传整个月宗总坛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十二年前的事情吧,那时候问天君忽然杀上门来,真传弟子几乎死尽,连掌门也重伤不治。掌门临终之际将日月仙门托付于老夫,这十二年老夫苦心经营才使仙门苟延残喘至今。后来夜玉媚忽然回来了,而且修为大涨,老夫看她毕竟是真传弟子,才将仙门暂时交给她掌管。如今,我已查明当年正是因为夜玉媚那贱人惹怒了问天君,才使我宗门惨遭灭门之劫。”

    宁洁听着这人说话有些巅倒黑白,还对夜玉媚口出不逊,忍不住想出手毙了这人。

    “让他说。”宋玉媚冲宁洁摇摇头,一脸泰然的说道。

    “如今,那狐媚子早就是缥缈仙门的人了,还想拿我们日月仙门做投名状。”白袍老者激昂慷慨,说得也是唾沫横飞,“我日月仙门与缥缈仙门向来势同水火,现在又有灭门之仇……我宗门万年基业,岂容那贱人如此糟踏!今天老夫就要夺回掌门之位,清理门户,再灭了缥缈仙门,重振我日月仙门的盛名。”

    “清理门户,复我日宗。报仇雪恨,威名永振!”那些跟龙套差不了多少的日宗弟子又齐声叫喊了起来。

    “念你们也不过是夜玉媚的爪牙,老夫可以饶你们一命。”白袍老者见这情形,甚是得意,指着宋玉媚和宁洁:“你们两个立即滚出日月仙门,顺便给那狐媚子带句话,她已被逐出宗门了。”

    “说完了?”宋玉媚淡淡一笑,“卢长老没什么要补充的吗?”

    白袍老者眉峰一皱,显然宋玉媚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隐隐感觉有些不妙,但又觉得不过是两个女人而已,而且修为也跟他差不多,有何惧哉。

    宁洁这时候说道:“卢长老,不管你是受人指使,还是真有此意,我劝你还是就此罢手为好,否则对你没什么好处。”

    “哼,你们果然冥顽不灵!”白袍老者听到这话,顿时气涌上头:“老夫前几日修为有了突破,如今也是元婴期大圆满,离分神期也不过一步之遥。老夫奉劝你们,莫要自寻死路!”

    宁洁也懒得再劝,冲宋玉媚道:“宋姐姐,这人看来是说不通了,怎么处理?”

    “杀了,扔出去。”宋玉媚一脸淡然地坐了下来,“我不想再有人打扰我处理这些文件。”

    “老夫可是门中资历最老的大长老,就连掌门也是我的晚辈。”白袍老者气得肺都要炸裂了,指着宋玉媚道:“你竟敢如此敢轻视老夫,看老夫一掌劈死你们这对贱……啊!”

    话还没说完,白袍老者就像是断线的风筝,倒飞出了房间,重重地砸在了外面的地上,像条死狗似一动不动。

    那些日宗弟子一个个地惊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一个个的被踹飞,摔在了白袍老者的边上。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敢去探白袍老者的鼻息,果然已经没了。

    “你们还有谁想要夺掌门之位的,可以出来试试。”宁洁缓缓走到门口,冲那些日宗弟子道:“只要能在我手底下走过一招,这个掌门就可以让谁来做。”

    众人看了看已经死透了的白袍老者,无人敢应答。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