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去把这些罐头砸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快躲开,他这枪有……”病服女子看到那手枪,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冲夏天和宁蕊蕊喊了起来。

    可惜还是说晚了。

    啪!啪!啪!

    方块脸男子对着夏天他们直接打了三枪,狞笑道:“躲得开吗?这可是特制的手枪,子弹也是这里才有的材料,是一种叫……”    说着说着,方块脸男子的话头就止住了,因为他发现夏天他们三个人一点也不像是中了弹的样子。

    “你个白痴怎么不说了?”夏天笑嘻嘻地看着这方块脸男子,“接着说嘛,是一种什么?”

    方块脸男子惊疑不定,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手枪,又看了看弹夹,终于确定子弹绝对是打了出去:“这怎么回事,子弹明明打出去了,你们怎么没中弹?”

    “那你难道没发现自己中弹了吗?”宁蕊蕊好心提醒了他一句。

    方块脸男子听到这话,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然后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腿上、腰侧以及胸口各中了一枪。

    “啊——”

    这时候,他才惨叫出声,手里的枪也拿不住了,掉到了地上。

    那个穿着病服的女人忽然从宁蕊蕊的怀里挣脱,扑上前去,捡起手枪,对着方块脸男子就是一顿猛射,把弹夹都打光了。

    “有古怪。”宁蕊蕊蹙了蹙眉,轻声说了一句。

    确实有古怪。

    那方块脸男子中弹的部位居然没有流血,而是溢出了一些白色的液体。

    更诡异的是,这些白色液体好像还是活物一般,正在一点一点地蔓延,不多时几个弹孔就连成了一片,差不多将方块脸男子大半个身体都给包成了茧。

    “快、快杀了我!”方块脸男子眼睛里满是惊恐的神情,冲夏天他们嘶吼起来。

    夏天压根没有理他,不过那些白色的液体倒是有些兴趣了,伸手摸了一下。

    那些白色液体一沾到夏天的手指,立即顺竿往上爬,像是显微镜下的病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裹住了他的整根手指,并且还在继续快速生长着。

    “有点恶心。”宁蕊蕊看着那些虫子似蠕动生长的白色液体,有些嫌弃的冲夏天说道:“快点弄点它,看着太那什么了。”

    夏天点点头,随手轻轻一捏,那些白色液体顿时急速收缩,最后消失不见。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宁蕊蕊不解的问道:“怎么好像是活物一样?”

    “它们就是活物。”病服女人痴愣中回过神来,喃喃的说道:“或者说,就是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很可怕。”

    “这些都是什么人?”宁蕊蕊敏锐的感觉到这房子里肯定有大秘密,“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病服女人抬眼看了看宁蕊蕊,又指了指里面:“能先帮我把我男朋友先救出来嘛?”

    “行,走吧。”宁蕊蕊也没有多问,直接把病服女人扶了起来,然后她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个方块脸男人还想说什么,只可惜白色的液体已经渗进了他的嘴巴里,让他没办法发出声音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夏天他们三人朝里面走了进去。

    在病服女人的带领下,宁蕊蕊找到了一个地下室入口,门应该是刚被人打开过,还没来得及锁上,直接一拉就开了。

    “我、我就是……从里面逃、逃出来的。”病服女人身体有些虚弱,走了一会路,就喘得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宁蕊蕊回头冲跟在后面的夏天说道:“你给她扎一针吧,至少能让她好好说话,不然有些听不懂。”

    夏天没有迟疑,对于自己老婆的要求,他向来是有求必应。虽说宁蕊蕊现在还只是女朋友,但早晚都会升级做他老婆,于是就照做了。

    病服女人果然在扎针之后,气色明显变好了,也不喘了,基本上跟常人无异了。

    宁蕊蕊拉开了门,三人缓缓走了进去。

    “能冒昧的问一句你们是什么人吗?”过了一会儿,病服女人实在忍不住好奇,目光在夏天和宁蕊蕊身上游离不定。

    宁蕊蕊淡淡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我叫宁蕊蕊,他叫夏天,是我男朋友。至于其他的,你就不必知道了。”

    病服女人识趣地点点头,自我介绍道:“我叫王佳琦,是江海大海的学生,本来跟我男朋友只是出来旅游的,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发生什么事?”宁蕊蕊边走边问道。

    “就是三个月前的事,我一个同学说她家有艘游轮近期要出海,如果谁想上船,她可以给我们打个五折。”王佳琦回想着以前的事情,神情还是有些惶恐,“本来还以为占了人家的便宜,结果一上船就被她用药麻翻了,再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你那个同学是谁?”宁蕊蕊心念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她叫袁小蝶,好像是什么大家族的人,至少从不缺钱,只是喜欢猎奇的打扮,脾气也不大好,所以朋友不多。”王佳琦回答道:“我跟她同宿舍,平时比较玩得来。我一直把她当闺蜜,从来没有得罪过她,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听到袁小蝶三个字,宁蕊蕊点了点头,果然就是之前游轮酒吧里的那个装扮怪异的女人。

    “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宁蕊蕊接着问道:“你知道吗?”

    王佳琦身体微微颤了颤,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醒过来之后,就跟男朋友在这里了,估计也是袁小蝶家的什么产业吧。”

    “你跟你男朋友醒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宁蕊蕊这时候像个侦探似的,一点一点地追问着,时不时还观察着王佳琦的脸部表情,显然对这女人并不是十分的信任。

    这也难怪,倒了这海底之后,一路上她和夏天碰到的人都是各怀鬼胎,难说眼前这女人不是什么人故意放出来的诱饵。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虽然宁蕊蕊喜欢帮助别人的心性没有变,但该有的谨慎还是要有的。

    “这里有不少穿白西服的人,还有一些人……大概是医生吧。”王佳琦虽然有些不大愿意回忆,不过她现在有求于宁蕊蕊和夏天,自然要回答相应的问题,以得到他们的信任,“这三个月来,他们不停往我们的身体里注射各种不明药剂,然后观察我们的反应,我想可能是在做人体试验。”

    “人体实验,那是非法的。”宁蕊蕊蹙起秀眉,仔细思索起来:“这个袁家到底想干什么?”

    夏天懒洋洋地插了一句嘴:“小长腿妹,你这不是废话嘛,不非法他何必在海底搞这么多明堂。”

    “海、海底?”王佳琦捕捉到一个字眼,顿时愣住了:“你们说海底是什么意思?”

    宁蕊蕊也有些惊奇:“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就是在海底吗?”

    “这、这怎么可能?”王佳琦万分的不信,她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被在荒郊野外的某个实验室里,“海底怎么可能有氧气,而且这里光线这么充足……”

    “一时半会不好解释,不过你要知道我们确实是在海底就行了。”宁蕊蕊也不知道怎么跟普通人解释结界啊阵法啊之类的东西,好只含糊地一句带过去。

    “难怪了,我说怎么天一直没有黑。”王佳琦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我们被带到了有极昼的什么地方呢。”

    走了没多久,向下的阶梯终于快走完了,最底下是一个比较空阔的长廊,四周排列着三四米高的透明罐子,里面全是白色的液体。

    “嗯?这些罐子里不会是……”宁蕊蕊看到这些罐子,不禁想起来,在游轮的某一层试练空间,好像也有这种罐子,里面装的都是人,虽然都是些假人。

    王佳琦神情惊慌,根本不敢去看那些罐子,轻声说道:“我们就是被关在这种类似的罐子里面的。”

    “我要把这些破罐子都砸了!”宁蕊蕊顿时怒火中烧,愤懑地低声喝道。

    “没用的。”王佳琦摇了摇头,“这些罐子的材料非常特殊,就算是炮弹轰也没用。”

    宁蕊蕊不信这个邪,捏着拳头就砸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罐子上面只留下一个不浅不深的拳印。

    饶是如此,王佳琦也被吓了一跳,这得有多大力气啊!

    “夏天,你去把这些罐子砸了。”宁蕊蕊收了拳头,疼倒是不疼,不过也发现凭自己的力气可能打不破这些罐头,于是转身吩咐夏天动手。

    夏天还是那副懒洋洋地样子,撇嘴道:“小长腿妹,这些罐子里面没什么东西,不用浪费时间的。”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宁蕊蕊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把流云铁刃,握在了手里:“我就不信砸不破。”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这时候,走廊尽头的大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手术服的青年男子冲宁蕊蕊他们三人冷喝道。

    宁蕊蕊没有理会这人,直接握紧刀柄,猛然发力。

    “住手!”那个青年医生看到宁蕊蕊的架势,不禁猜到她想干什么,虽然知道那些罐子坚不可摧,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决定出手阻止宁蕊蕊。

    咻!

    白色的刃身像是流水一样,从刀柄中涌了出来,立时变得笔直锋锐,划过几道弧,先将那个扑过来的青年医生给斩落了,再逐一划破了长廊中排列的罐子。

    罐身破裂,里面的白色液体顿时像山洪暴发似地倾泻而出,眨眼间就吞没了整个长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