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2章 叶君爵应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白靖擎离开了国防,他离开没多久,聂梓御重新回到办公室。

    他推门进去发现甯玥还没有离开。

    “聂首长。”她站起来和他打招呼。

    “坐吧!”聂梓御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方向,“相信你也见过总理了,关于事情的详情你也了解到了。”

    “没错。”

    甯玥点了点头。

    “你的身份问题没什么想问我吗?”聂梓御提醒她。

    甯玥看了他一眼,“我承认我心里有很多的好奇,但是我更加好奇,凭什么我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无名小辈能够跟在老师身边当个助理,那个位置是多少博士,硕士挤破头都无法争取的。”

    “首先,我要给你纠正一下,你能够成为助理并不是身份和背景,你老师什么脾气什么性格你非常清楚,是个按照规矩办事的人,管你是什么身份,入不了他的眼谁都不行。其次,我想和告诉你,既然今天你问了你的身份和背景,有些事也该是时候宣布了。”

    聂梓御看着甯玥的目光非常的清澈。

    甯玥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表情认真。

    “请说。”

    “你的名字叫顾念,这个不假,你的父亲姓顾,你母亲的名字里带着念字,于是把你取名叫顾念,说实话,我和他们认识很久了,不过你父亲和母亲在一次任务当中殉职,这是真的,那时候的你大概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后来,你父亲去执行任务,在任务中殉职,你母亲是军医,在一次意外中跟着殉职,你托付给一户人家照顾,后来我们知道你的存在找过去的时候,那户人家已经搬走了。”

    聂梓御回想起十几年前发生的事,一切好像就在昨天。

    甯玥的印象里没有那些回忆,她的所有记忆全部被催眠了。

    “为什么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聂首长说的每一个细节我这脑子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用拳头砸了一下脑袋,动作非常用力,“聂首长,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被我催眠了。”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医生就站在那里。

    “顾念,你还有个名字叫甯玥,甯胜裕是你的哥哥,但是并不是亲生的,她是甯家从孤儿院里领养的,我对你的确存在着特殊的感情,因为你妈妈是我的初恋,当年如果我能够劝她留下,或许现在她不会死,而你也不会在外面流浪了十几年,有时候我恨你爸爸,恨他毁了你们母女俩,但是,为了G国,总该有男儿扛起手里的枪,保卫国,保卫家。”

    医生站在办公室门外,一双湿润的眼看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的甯玥。

    甯玥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被催眠了。

    “老师,我想知道真相。”她看着医生,表情严肃的说道。

    医生没有拒绝,“如果你做好了心理准备,那么我愿意帮你唤醒所有的记忆。”

    甯玥看着医生,她重重地点头,“拜托你了。”

    “跟我来吧!”

    医生说道。

    没有多久,甯玥走出了聂梓御的办公室,他看着他们离去,心里不是滋味儿。

    有些事历历在目,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但愿,甯玥能够解开内心的郁结,早点找回想要的一切。

    白靖擎开车前往叶枭炴和云若兮住的别墅,他把车子停在庭院,一进去就发现气氛不一般。

    “你们这是怎么了?全部表情看上去有点奇怪的样子。”

    他站在客厅里,看着沉默的他们。

    叶枭炴的黑眸睨着他,“我父亲前往海岛了。”

    “这不是……”白靖擎感到懊恼,皱着剑眉说道,“小元不是已经有了计划吗?他是去添什么乱呢?”

    蓝惠美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道,“也许,他心里有事,我们却不知道那件事是什么。”

    叶枭炴和叶希辰交换了一个目光。

    他们俩一致认为蓝惠美的说法,她应该是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内情。

    “母亲,父亲的事……”叶枭炴开了口。

    “他应该是去海岛了,至于去做什么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蓝惠美欲言又止。

    云若兮能够理解她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这种表情她以前经常在叶枭炴的脸上看到,如果男性特别靠近她的话,他就会表现出敌意以及吃醋。

    她能猜想叶君爵的离开也许是发生了某些旧情的事,只是蓝惠美不说清楚,他们唯一能猜到。

    “现在小元的计划已经实行了,为什么你父亲还要去海岛呢?”白靖擎表示想不通。

    “先等那边传来消息。”

    叶枭炴打算等弗莱克。

    “也只能这样了。”他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豪华游艇上,弗莱克带着一行人出发前去海岛。

    他坐在大厅里,夜枭卫队队长走过去,“弗莱克管家,小少爷此番行动你怎么看?”

    “海岛上现在情况复杂,我收到消息,英国那边的陆霆骁也到了,现在海岛上有几股势力,我们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把老爷送过去换孙少爷。”弗莱克说出计划内容。

    闻言,夜枭卫队队长点点头,“把老爷交出去换孙少爷这点倒是不难,只是那个男人肯上当才好,要是不肯上当呢?”

    “放心,小少爷的计划我还是相信的,你看这个抓眼线一事不就很顺利吗?真好啊,我这十几年没有放过假了,这次得感谢那个眼线秘书长,要不是此人,我到现在还没有尝试过什么叫一觉睡到大天亮的舒畅感受。”

    弗莱克得了便宜还卖乖。

    “弗莱克管家,抓眼线这件事你不是应该感到委屈吗?”夜枭卫队队长不是很理解他的思维。

    他只是不想让人知道他那几天过的并不好。

    “不然,下次有什么眼线需要处理,我向小少爷推荐你?”弗莱克抬头,冷冷地目光看着他。

    夜枭卫队队长连忙摆手。“不了不了。”

    “好了,别喷嘴了,等到了海岛我们需要打醒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少爷那边的情况估计不乐观。”

    弗莱克交代了一声。

    “弗莱克管家尽管放心,我们的目光就是救回孙少爷,并且做到万无一失。”

    “最好是这样。”弗莱克再三道。

    “对了弗莱克管家,孙少爷的事需要解决,那么老爷的事呢?”

    夜枭卫队队长起了八卦心。

    “这件事小少爷会看着处理的,计划范围内的细节太详细,我们没有办法面面俱到,但是我们有办法注意一小部分的细节,剩下的大操作小少爷会处理。”

    弗莱克非常相信叶柏仡的安排。

    “希望这次的事能办的顺顺利利。”夜枭卫队队长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只要听小少爷的指挥,不乱来,绝对不会有问题。”他非常有信心。

    游艇的隐蔽角落,叶君爵藏在那里,他不想让人发现此时也上了船,并且要去海岛,对于他来说,去海岛属于秘密行动。

    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何淑仪三个字就好像是一个秘密的标签,他想把当年的事做个了解,人要是不亲自过去,事情根本得不到解决。

    海岛上。

    叶明禹带着叶语安在琴房,他弹奏钢琴,她闭着眼睛悦耳倾听。

    叶柏仡推开门走了进去,“小子,你这是在开音乐会吗?”

    “怎么样哥哥,弹的还凑合吗?”

    他双手在黑白琴键上熟练的穿梭着,笑容满满的看着叶柏仡。

    “三儿,你弹钢琴的造诣哥哥我自然不如。”

    叶柏仡走进去。

    查理斯顺手关上了房门,琴房里有了叶柏仡的加入,气氛一下子变得温暖。

    “糯糯,你应该好好休息,出去走走晒晒太阳。”叶柏仡关心的说道。

    “等听完三儿的音乐就出去,听他的钢琴曲也是一种享受。”

    叶语安看着弹琴的叶明禹。

    查理斯看到房门外面有人经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