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98章:生擒曹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

    罗汝才当面之敌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众多陕茜老乡,全是清一色的秦军马卒,听到自己的脑袋价值五万两银子,他才恍然大悟这些老乡为何如此热情的“挽留”自己。

    就是为了争夺赏银,秦军才会主动出击,宁可从外圈包抄,多跑些路途,也要截住罗汝才所部的去路,因为在贼军跑路的时候,贼将可是不会负责断后的。

    只要能够正面拦截到贼军,有很大几率会直接与狡猾的“曹操”撞个脸对脸,实际情况也是如此,没有让秦军将士们空欢喜一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罗汝才不死,他们便会将这支贼军追杀到底。

    “献贼”跑得太快,官军马卒难以包抄到位,要想发财致富,就只能选择眼前的“罗贼”下手,是役战况已经向官军这边大幅度的倾斜,再让“罗贼”趁乱溜走,那后果只能自负了。

    “上!杀光贼兵!擒杀‘罗贼’!赏银五万两!”

    奸猾程度并不逊于贼将的贺人龙也难得的当众发狠,马卒是他的家底,不到万不得已,决计不会与贼军死打硬拼,如今就是关键时刻,必须孤注一掷才能大赚特赚。

    罗汝才周遭的亲兵与嫡系众多,貌似都会拼死护卫这厮杀出重围,想要接近猎物就必须先将这些碍眼的家伙给杀光才行。

    而且要将最终的目标与所得的收益一并喊出,这样才能让官兵们明白他们的意图所在,这次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都要一网打尽。

    “啊……”

    战场上不断有马卒遭到刺杀或中箭而坠马,发出阵阵惨叫之声,其中贼兵占了大多数,一方面是他们兵力较少,另一方面则是防具薄弱。

    官军特别是在正面拦截贼军向东逃窜的秦军在京城保卫战立下汗马功劳之后,先后在京城与洛阳得到了两次大规模军械补充,披甲率达到百分之百。

    大多数马卒都身着棉甲(布面甲)或札甲,很少有披皮甲的,这在近战的时候就会占到很大的便宜了。

    双方攻击力大致相当,谁的防御力比对方更高,谁在战场上存活的几率自然就更大。

    而贼军则是刚刚起兵,并未与官军主力决战时获得胜利,缴获的军械物资也多半是川军所用。

    之前川军之中连秦良玉的白杆军都犹如乞丐,更别说其他各部了,所用的防具并不比贼军好到哪去,连皮甲都做不到人手一副。

    要想获得足够优异的军械,贼军起码得攻陷诚都、锺庆、南充这种军事重镇方可获得,眼下短兵相接时就吃了大亏。

    只有罗汝才的亲兵才会得到铁甲,余下即使是嫡系也只能用皮甲来凑合,面对武装到牙齿的秦军,只能凭借困兽犹斗的精神来负隅顽抗。

    七千多官军马卒围攻两千余贼兵,被首先收拾掉的就是这些防御力底下的着皮甲的贼军马卒,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有近千人被杀伤,接近贼军总兵力的四成。

    跟随罗汝才与黑云祥杀出的士卒皆为征战多年的精锐,可对面的官兵亦是如此,纵然他们奋力拼杀,仍旧无法从正面突破秦军的阻击防线。

    罗汝才派上去的由三百名嫡系所组成的突击队,只与对方激战了片刻,便被消灭干净了,连一骑都未能跑出去,如此险峻情况使“曹操”的心都凉了半截。

    秦军这次完全是有备而来,人手一根长枪和一把大刀,长枪可以挑一个,折断或脱手之后,便可以用长柄大刀来劈砍。

    倘若贼兵避其锋芒,绕远而行,则可用箭矢来施射,有的更是携带了威力强大的三眼铳,总之远程与近战武器皆有配备。

    这直接导致贼军不论远近,都不是官军的对手,这支负责突击的小分队在兵力上还处于绝对劣势,没等有所作为,就被庞大的秦军马队吞没得连渣都没剩下。

    换成是由西楚霸王项羽带队,数百久经沙场的楚军马卒或可一战,如今这点贼兵,面对十倍于己方的官兵,连塞牙缝都不够。

    罗汝才收兵撤退时仅存一千两百左右的马卒,这下一次性打光了两成半,跑去负责断后的三百马卒,也只剩下不足六百人可以保护他脱身了。

    可想从此地走脱是非常困难的,四千秦兵的目标就是他这将近六百人,双方兵力甚至达到七比一的悬殊地步。

    反倒是“整十万”黑云祥那边倒还容易突围,毕竟官军将领们也是识数的,在他们眼里,黑云祥就是个“便宜货”,死不死都无所谓,大不了以后再抓。

    秦军将领们倒是想把两条大鱼都给留在自己的锅里,可是罗汝才迟迟不死,附近的黑云祥也就顾不上了。

    而且留给杨御藩、姜名武、马祥麟这三位同僚去抓这厮,也算是顺水推舟,送个人情,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

    在进剿之初,孙少保就当众宣布,秦军的首要目标就是擒杀罗汝才,这是重要性仅次于“献贼”的朝廷一级钦犯。

    若能在是役一举击毙“罗贼”,加之前番在郧县、房县两地大败贼军,秦军就等于将朝廷交予的任务完成了一大半。

    贺人龙等总兵官虽然平素飞扬跋扈,自恃甚高,但脑子并非一根筋,反而是活泛地很,知道所部在什么时候该拼尽全力,讨好上司。

    今番便是最好的机会,不管是如何行事,只要能围杀掉罗汝才,便是大功一件,如何分功就是战后的事情了。

    在诸多因素的作用下,由于对方兵力越来越少,将猎物团团包围的秦军开始加速绞杀包围圈里的贼兵。

    “主人!狗官兵越发众多!”

    罗汝才的牙将已经战得浑身是血,面色狰狞而焦虑,仍旧无法杀出一条活路,只能心有不甘地跑回来向其禀报。

    “你等尽力便好!若是不行,可降官军,也好免过一死!”

    到了这个时候,罗汝才顿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黑云祥是不会前来搭救的,要是所部不能扭转乾坤,自己便要横尸当场了,不过还是需要最后用激将法来试一试。

    “主人切莫如此劝说!额等不才,愿舍命护卫主人从此地逃脱!”

    平时罗汝才一直宽厚待人,对这些下属更是关怀备至。牙将与周遭亲兵闻言立即感激涕零,形势虽然急转直下,可众人仍旧愿意保护“丞相”杀出重围。

    “跟额冲!护送主人!杀出去!”

    眼看就剩下不到三百骑了,牙将在罗汝才的默许下,最后再组织一次冲锋,这次也不用断后了,断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有人都向东突围。

    能活着杀出去,就算命硬,往后可以继续追随“丞相”喝酒吃肉。杀不出去的人也能各安天命,怎么办都是自己的事情,是乞降,是自刎,还是死战,都可以任凭抉择。

    罗汝才所部就像是被狼群围攻的野牛,明明是伤痕累累,已经奄奄一息了,可还是鼓起最后一口气,打算奋力一搏,寄希望于可以诞生奇迹。

    在“丞相”感人肺腑的言辞的激励下,余下的士卒个个都血灌瞳仁,拿出了以一当十的勇气和决心,成群结队地向东侧的秦兵纵马冲杀过去。

    他们这些人才是义军中的精锐,说是王牌也不过分,只要军械护具到位,战力完全不逊于官军主力,甚至堪比关宁铁骑。

    此次若能突围成功,到了他地,招兵买马,充实数千青壮,便又是一支可以令官军头痛无比的劲旅了,也能让“丞相”东山再起了。

    “莫要让‘罗贼’跑了!扎紧防线!莫让一个敌骑脱逃!”

    李国奇见到穷途末路的贼军还要执意冲杀,急忙喝令所部士卒必须全力以赴,只要再加一把劲儿,这里便是“曹操”的葬身之地。

    任凭你这贼寇再狡猾诡诈,屡次从官军围剿中得以逃脱,这次也冲不破官军的天罗地网,让你从今往后只能去阎王爷那里赎罪去。

    “开弓放箭!射翻战马!”

    在罗汝才的激烈下,寥寥无几的贼军仍然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完全出乎了秦军士卒的意料,一时间居然被杀得连连后撤。

    眼见贼军居然有冲破防线的迹象,左光先立即命令官兵放箭,只要先把战马射翻,他们就肯定跑不出去了。

    凡是向东狂奔之人,一律视为敌骑,不管如何,先放箭射翻再说,要真是误伤到了,那就算你倒霉好了。

    “噗!”

    “啊……”

    放箭命令果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敌骑被连人带马射翻在地,侥幸继续狂奔的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破秦军的包围圈了。

    义军士卒们发现即使他们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撕破官军布下的天罗地网,眼下就剩不足百人了,周遭的官兵已然围得水泄不通了。

    刚刚突击出来的空间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秦军马卒填的满满当当,余下的空地也在弓箭的射程之内,完全没有跑路的机会。

    “杀光贼兵!生擒‘罗贼’!”

    意识到有抓活物的希望,郑嘉栋高声命令官兵做最后的清理工作,毕竟“活鱼”和“死鱼”的价值虽然相同,但多少还是有一点形象上的区别的。

    收拾千余罗贼部曲,秦军付出了不下五百人伤亡的代价,折损了一成多的士卒,是役的损失不可谓不高,但也是非常值得的。

    这条价值五万两的“大鱼”终于被活活困死在嘉陵江畔了,刚才拼死折腾了一番,也仅仅跑出去了半里地而已。

    现在终于没有折腾下去的力气了,经过官兵的再次围杀,目测仅存不足五十骑了,想要活命,就只能下马乞降,寄希望于朝廷特赦了。

    “……唉~!”

    知道大局已定,失去任何逆转可能的罗汝才变得落寞起来,起兵时的自信早已荡然无存,在郧县被官军大败之后,他还想着找机会扳回一城。

    在房县又遭重击,罗汝才就不打算再与官军阵战了。此次入川作战,义军连胜五阵,罗汝才又重燃信心,可是嘉陵江一役,却让他连翻本的机会都丧失了。

    面对官军的围追堵截,所部左冲右杀,也没有杀出一条活路,反而是被不计其数的官兵给围堵在了江边附近,真是棋差一步,满盘皆输啊!

    要怪就怪自己识人不明,被叛徒“一条龙”薛成才给出卖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被官军生擒,跟高迎翔一样押解到京的话,下场不言自明……

    想到自己要被磔示,罗汝才便陡然感到毛骨悚然,英雄虽然豪迈,可有的人也是怕疼的要命,起码罗汝才是不想被千刀万剐的。

    旋即抽出腰刀,看着锋利的刀刃,脑海里飞快地思索着,既然无法逃出,便打算当场自刎,也算是死得自在了。

    “额命由额!不由朝廷!啊……”

    就在罗汝才将腰刀的刃口加在脖颈上,打算狠狠地给自己来一下的时候,忽然从对面射来一箭,正中他举刀的手臂,疼得他大叫不已,腰刀也掉在地上。

    “这……救额!”

    陡然飞来一根套索,极其精准地将猎物捆住,然后将其脱下战马,向一边急速拖拽起来,惊得罗汝才大声呼喊求救。

    在他打算自刎的时候,便把双脚从马镫上离开,这也使得被套索捆住之后,没有因为马镫的关系而被卡死在马腹之下。

    罗汝才身边的亲兵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面的官军明显是不想让“丞相”自刎,还想抓获的。

    他们还想加以搭救,但秦军并不会允许这样做,正好罗汝才被拖到了地上,当前在马上之人都是没多大价值的货色,索性一并射杀好了。

    区区几十骑当然抵挡不住成百上千的箭矢突袭,最外层的人直接被射成刺猬,里面的人也没有幸免,活着的也是个个带伤。

    这还是秦军手下留情了,不然所有人都得被当成射死,目前还不能确定被拖出来这位就是罗汝才,必须经过再次确认才行。

    官兵只能从装扮上判断罗汝才的身份,要想验明正身,就要找认识罗汝才的家伙,要么是罗汝才的亲兵侍卫,要么就得让薛成才过来辨认。

    但凡着装与普通贼兵不同,而且还苟活下来的家伙,全部都被官兵抓获,经过简单的包扎,被区隔开来看管,万一是“小鱼”,也能从少保大人那里兑到银子。

    四个部人马合力擒获罗汝才,每部至少能分得一万两千五百两之多,而且孙少保也不会按照账面来奖赏,起码也会算上出兵的费用。

    这么算起来,每位总兵官可领取一万五千至两万两赏银,全都是现银,而不是什么口头奖励,这是让秦军上下最为开心和舒坦的事情。

    (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